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招魂

    “掌门呢,,”我当即问起来,那吓坏了的弟子怔了一下,就说道:“前辈……我……我也不知道,当时乱作了一团,那些越州门派忽然就大军压境了,看到我们没什么人,听说问也没问几句就发难了……我本来是后山的洒扫弟子,我生于斯长于斯,以为我自己也能够殉道而死……可……可我最后还是怕死逃了……一路从后山那边逃下去,我看到,底下到处都是敌人……”

    “那你怎么逃出来了,”我脸色惨白,这弟子是知道自己要殉道的,这就说明笑千剑回去后,确实遣散过弟子了,而门中应该还有不少土生土长的弟子不愿意离开,把那里当成了自己殉道之地了,包括笑千剑恐怕也留在了那儿,

    我也没想到笑千剑会走这步棋,同样没想到越州的道门会直接进攻,并且打算占领这九霄神剑门,这几同劫掠了,

    “你知道的,有座悬空岛是连接后山的,我就是从那下的山,几经辗转才逃到了这里,我看妖族都逃往北边,我也就往那边逃了,也没想那么多呀,”那弟子情绪稳定了许多,但仍然是惊魂未定的样子,他知道的看来也仅仅如此了,我只能问道:“你们笑掌门送我回去后,都做了什么安排,”

    那弟子愕然了一会,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普通弟子,只知道掌峰下了命令,说门派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计,选择离开的,都可以按照辈分和职务,领到一定的仙晶补偿,然后离开门派,我当时觉得我什么都不行,二十岁了,仍旧是个后山洒扫的弟子,也领不到什么补偿,而且如果离开了门里,茫茫宛州,我可去哪里好啊,所以就觉得自己干脆死了算了……”

    “门里弟子上万,走了多少,去了哪儿,”我连忙又问起来,我从北方下来,竟没有看到有弟子往北边逃的,或许是错过了路线,亦或者他们并非这个方向了,

    “在门中仅留一千多人,剩下的人星夜偷偷往东南那边走了,听说有密道,能跨越那边的仙气乱流,进入越州地界,毕竟现在北部和西部都很危险,还不如反其道而行,走走越州,没准还能闯出一番天地来,几个掌峰和大长老带队,掌门并没有离开,后来……后来我逃下山好远,回头的时候,呜呜……我们九霄神剑门到处都起火了,漫天都是人影……”那弟子哭诉起来,

    九霄神剑门所藏丰厚,但要遣散弟子,宝藏难免都做了补偿,或者由其他掌峰带去了越州那边,而笑千剑带领遗老门,在九霄神剑门里殉道了,

    殉道,在九州并不奇怪,之前红尘莫问同样也有这样的事情,只不过殉道者会因为门派是否只得留恋而成比例而已,九霄神剑门存留星火,却还有这么多殉道者,也是罕见了,不愧是宛州第一大派,那种骄傲,恐怕别的门派也拿不出来,

    看着那弟子无头苍蝇一样乱转时,衣衫早就破破烂烂,还一副惨然无主的样子,我叹了口气,拿出了几枚零碎仙晶和一张通讯符给他:“逃吧,往北边去中州也好,往哪里都行,这是一张通讯符,如能到中州,将此符交给边境任何一郡的官员,都能得到妥善安置,但中途若给人或者妖抓住,你就自求多福了,他们如问起你,你就说出我的名字,若还不肯放过你,我就一定会为你报仇,明白么,”

    那弟子颤抖着接过了符纸,噗通跪倒在地,哭道:“知道了……呜呜,我本就不想活了,若不是碰到前辈……我这就去北方去中州,”

    罢了,那弟子立即逃命去了,我抬头看了看天色,像雾似的雨,丝丝缕缕落了下来,如缠绵而又断开的丝线,让人极度的压抑,我重重吸了口气,鼻中的传来了腥涩之感,宛如血的味道,

    没有丝毫的逗留,我快速飞往九霄神剑门,经历了一天一夜的疾驰,在破晓的天空下,九霄神剑门那座巨大的石剑大阵,出现在了迷迷蒙蒙的烟雨中,

    我站在了巨石剑阵的剑柄位置,抬眼看向了那巨无霸一般的浮岛门派,怔怔出神,烟雾缭绕的门派,已经没有了争斗的痕迹,只剩下四下里偶尔冒出的一丝斗法残余能量,昭示之前这里曾经的血战,

    地上,不少穿着白色衣衫的弟子正在四下里搜索什么,而一些弟子正抬着穿着九霄神剑门弟子衣衫的尸体,往后山那堆放,

    没有什么比竭尽全力赶来,最后仍然发现于事无补更残酷的事,我双目中布满了血丝,十几天未曾无故停留过,却仍然是离大战迟了一天的时间,在那弟子的口中,我虽然已经知道了结果,但看着眼前一幕,仍让我心里冰寒一片,

    “谁在上面,给我下来,”一个弟子发现了站在巨大无比石剑上的我,立即叫了起来,

    我看向了他,冰冷的脸上失去了所有的耐心,脚尖一垫,立即往前面巨大的浮岛上飞去,那弟子当即引自己的师兄弟追来,而我忽然的闪现,就出现在了十几里开外,九霄神剑门最大的浮岛上面,

    整个浮岛到处都是硝烟,四处坑坑洼洼的,广场中间的那座挺立的石剑都从中断掉了,而山门牌楼,更是给轰塌当场,战场曾经上演的激烈,由此可见,

    而四处,都是殷红的血迹,在细雨下,渐渐流淌到地砖的夹缝中,亦或者坑洼中,

    一群越州的弟子发了我这穿着异于他们的人,所以全都看了过来,而正中央的掌门殿里,也同时走出了许多穿着纯白道衣的越州门派领导者,他们或者长相老成,看起来老谋深算的样子,或者正值中年,有着威慑人的气势,亦或者一本正经,站在血海里,仍如正义之士,

    但在我眼中,他们无一不该死,

    “你们越州的道门……是不是都觉得,九霄神剑门全都是废物……你们一来,轻松都给灭杀掉了,一个都不剩了……”我一步步走向了这群越州门派中的领衔者,表情越来越阴沉,

    一个九重仙处境的女子站了出来,呵斥我道:“什么叫越州道门,哪来的道友,如果再口出不逊,莫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你们是不是觉得,你们拥有绝对的力量……想要灭杀谁,就能灭杀谁……不会有人敢来报仇,不会有人能对付得了你们……”我继续问道,而为首另一个九重仙也站了出来:“原来是来给九霄神剑门招魂的,我道是什么厉害的人呢,九重仙入境期……啧啧,这是要飞蛾扑火么,”

    一个年纪稍大的九重仙女修站了出来,跺了跺拐杖,随后指向了我:“笑千剑对抗组织,围剿不力,勾结妖类,还参加了邪教颠覆宛州,此事已经调查清楚,怎么,你这个时候来替他招魂,是故意为之,还是一腔热血而不明是非,”

    “为了吞并宛州……为了杀灭异己,无论什么……你们都敢去吞,去抢,觉得一切历史都由你们书写了么……”我又往前踏出一步,而这个时候,几个弟子立即过来要按住我,我脚步一抬,人瞬间就到了前方,离着这些领导者只有十多米左右,

    “喃喃自语,不知道说什么,我看你和这九霄神剑门的笑千剑一样,都是魔道,”另一个越州门派的首领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