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背叛

    “好的,那哥哥你小心点,我怕你出事呢,”惜君担忧的看着我,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笑姑娘应该也是,我也不会让她出事的,”

    “一天,那个……笑伯伯和苏伯母怎么样了……”龙玥看向了我,有些忧心忡忡,她现在面色惨白,也掉到了五重仙左右,伤势还没好,正拿着一枚仙晶恢复修为,然而,她似乎更担心笑千剑的样子,

    我看着龙玥,摇了摇头,龙玥不善言辞,但察言观色又怎么不会,看到我难过摇头,她两行泪珠就落了下来:“我……我……”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你也别太难过了……我也知道你在那边住了一段时间,和笑姑娘也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笑掌门和苏伯母平时想来也很关心你吧……但大道坎坷,人生也是一样,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

    惜君的眉心也沉了下来,也是很难过的样子,但现在我不能再停留安慰她们,而是转身缩地术直接离开了,

    无论是人还是妖,都不过都是一种情感动物,人性本善,妖类也是,毕竟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都有自己的衷心,他们不是死物一般没有感情,有了牵绊,互相之间就有了开心和伤怀,所以妖类和人类之间,是能够共存的,

    我看了一眼云冰心给出的路线图,默默记下后,就开始往惜君点出的笑梦彤所去方向飞去,笑梦彤分成了两队,一队带了财宝,由她带队去了边境,那里会有关外郡的人来接应,而一队数量不少,带的东西都不是很宝贵,往另一方向而去,ёǐ  .с О М

    关外郡边境的仙气乱流相对其他州要弱很多,只要不是太弱的修炼者,都能够找到窍门通过,所以敌人要防范起来,并不容易,因为边境线太宽广,除非是有人通风报信,否则找到笑梦彤等同瞎猫碰上死耗子,

    但我并不能因此而放松心情,因为笑梦彤带着太多的宝藏,而且麒麟马的目标也不小,委实让人担忧,

    一路疾行,半天过去的时候,已经是黑夜了,天空的云层很密集,导致了星光透不下来,我一路只能放开了天眼和感应,查找不寻常的地方,然而多数是修为和实力不强的逃难者,数量还不少,

    而大概凌晨,也快要到达最接近我的一个仙气乱流点时,一阵非常强大的气息忽然从我身边很远的地方掠过,速度非常的快,

    我心生警惕,不过仍然瞬间缩地术拦在了这股气息的面前,可刚拦住对方我就惊讶了,因为这股气息不是别人,而是身穿星袍的黑衣人,

    “你……你怎么在这里,”那黑衣人声音带着一丝诧异,而很快他就看向了背后,

    “我找笑梦彤笑姑娘的,你又怎么会往回跑,”我脸上多了一分凝重,这显然不合常理,他应该是带着宝藏前往边境,找到接应的中州大军才对,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我这不是逃命么,唉,这事说来话长了,我们赶紧把这些老家伙甩掉吧,这事也怪我,早知道我在边境等着,还跑去找那小凤凰做什么,”黑衣人叹了口气,然后拉着我就往回跑,

    “什么意思,你没看到笑姑娘么,”我连忙问起来,然后认真的看着他,

    “没看到,我也是今天傍晚那时候到的仙气乱流,但还是来晚了,那边给堵死了,我抓了个稍微弱的对头,问了缘由,结果好消息坏消息都有,我这也正纠结怎么办呢,结果就给几个老怪物发现了,只能一路往回逃不是,你先跟我走,有什么事一会说,”黑衣人扯着我说道,

    我脸色发白,好坏消息都有,那就是坏消息了,不过这条路本来就危险,如果全是好消息,肯定不可能的,毕竟一路上到处死麒麟马呢,

    “赶紧说说,一边说一边走,”我想了想,拉着他往西边缩地术,而很快,后面立即有几道气息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追过来,

    “小凤凰她们在东南面,”黑衣人说道,见我点头,他了然的跟着我往西边飞去,还问道:“你想先听好消息还是先听坏消息,”

    “给我好的消息,”我立即说道,一路下来都是坏消息的多,我总要听到点好消息才行,

    “好消息……嗯,好吧,好消息就是笑梦彤这姑娘倒是聪明伶俐,到了边境就化整为零了,让九霄神剑门的长老带着弟子冲入了仙气乱流,应该都有人接应下来了,我在那边已经让关外郡布下数十万大军,只要冲出乱流,它们就安全了,毕竟要那些老怪物压制等级去养猪场,人家肯定不会干对不对,而且那边数十万大军云集边境线,基本封死了所有的点,这些宝物肯定是进入中州了,”黑衣人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松了口气,只要过了乱流区,宝藏肯定会毫无疑问安全了,不过这是好消息,那坏消息呢,我连忙说道:“坏消息是什么,别告诉我是龙玄天来了,”

    黑衣人看了我一眼,然后沉默了下,说道:“龙玄天倒是没来,唉,其实你也别这么看着我,这事情实在让我有些不好跟你说,而且毕竟也是从俘虏那听来的消息,真假真的很难琢磨出来,”

    “有话快说,”我看他欲言又止,心下顿时一沉,而黑衣人果然摇摇头,说道:“笑姑娘应该是陨落了,而李破晓追入乱流,也消失不见了,这孩子也是命苦呀……”

    “什么,,”我顿时站在了原地,脸色惨白下来:“不可能,她这么聪明,怎么偏偏是她出事,李破晓难道是去看热闹的么,”

    “冷静点,我不是说了么,这事情现在还没下定结论,很可能是那家伙胡说八道的,做不得真对不对,”黑衣人看我激动,就安慰起我来,

    我脸色阴沉了下来:“你让我怎么冷静,她父亲笑千剑死了,母亲苏画也跟着殉情了,你觉得我还能冷静下来,”

    “什么……”黑衣人语气中透着一丝震惊,但很快就叹了口气:“我就知道……这次我们真的是做错了,宛州原本有个修炼者,是我们组织重要的一员,后来因为和我们产生了意见分歧,消失不见了,因为时间久远了,我们都以为他陨落了,结果没有,前几天老大那边才发来消息,说有人在越州那边看到他了,给那边的道门重重保护着,但显然我们发现太迟了,宛州的组织成员几乎给拔了个精光……唉,笑千剑这家伙,最后还是选择和九霄神剑门殉道了……”

    “那叛徒……叫什么,”我咬咬牙问起来,这叛徒害死了步玉心,也害死了笑千剑,我必须要帮他们报仇,

    “姓晏,红尘问道前任掌门,这事也是我们疏忽呀……”黑衣人叹息说道,

    “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我就知道这承天门兜搭上红尘问道这条线必然有猫腻,看来是有爹在那边当了叛徒,儿子准备在宛州享福呢,他给我杀了,真的不怨,”我咬牙切?,这晏浩云和他爹都不是好东西,

    “我们也不知道他是这种人,居然会把我们在宛州的线都暴露了出来,而且是在这关键的时候,组织已经派了人去越州处决他了,应该会很快有消息的,虽说成功率不会太高,”黑衣人说道,

    “在道门的层层包围下,要干掉他确实困难重重,若是我有机会前往越州,定然手刃此獠,”冤有头债有主,几位好朋友间接都死在了这叛徒的手中,我当然有责任要给他们报仇,但眼下确认笑梦彤的生死才是最重要的事,所以我又说道:“前辈,你现在还是去帮助惜君她们往中州那过境吧,我替你拦截一下后面的老怪物,把他们引走,大家分头行事一段,笑姑娘的事,我还要好好调查一番,我真不信运气会这么背,”

    黑衣人点点头,但还没等我们分道扬镳,一团黑云一样的影子就朝着我们头上笼罩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