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策反

    但云冰心有心拦我,全婵妤却不会让她得逞,立即就将法相召唤而出,拦在了她的面前,

    遭到了拦截的云冰心只能再次和全婵妤纠缠在了一起,而为了挡住强大的云冰心,韩珊珊的十几门诛仙大炮,还都瞄准向了她,

    嗡嗤之声不断,数之不尽的激光扫射出来,云冰心立即以藤仙剑抵抗,但诛仙大炮经过升级,一击就能轰杀七八重仙,这样的力量一道可能对云冰心无效,但多起来后,就十分的恐怖了,所以一时之间,战火烧得越发猛烈了,

    我爆发了妖元后,十倍的道统顷刻让我如光辉灿烂的烈阳,符光面对我,脸色比昊阳真人还要凝重,他抽出了一把青铜斧,默念了几句咒语,然后和我对轰起来,

    我站在他面前,时空剑气和玄天魔气当然全都轰出,这一击立刻造成了一道恐怖的黑暗雷光,直接杀向了符光,

    看着符光中剑不断的倒退,我心中不禁一喜,或许这一剑就会将他了结了,

    “呵呵,小友,看哪里呢,人家那把是以盘古斧为原型炼制的神器,哪是你随手一击就能打碎的,悠着点,这不还有老夫么,”昊阳真人神枪刺出,霎时间青光如喷泉一道,猛然就打向了我,

    我回剑一击,给震得倒飞不止,而昊阳真人还打算追击,但囚牛已经炮弹一样冲出去,紧急的解了我的围,  

    这两个老家伙战斗经验都几近成妖,还没等我定住身形,那拿着伪造盘古斧的符光就冲了过来:“不错嘛,怪不得云冰心都拿不下你,你这一剑,换成了别的宝物,怕一击即碎,不过很可惜,我这把磐仙斧却是不同,乃是上古材料所锻造而成,虽然应敌不怎样,但却是专门用来对付你这样靠先天魔气攻击的,”

    我心中一惊,想不到老怪的宝物居然这么狠,不过我也不是全无办法对付,就算不用先天魔气,要对抗他们也是不难,我看向了昊阳真人,冷道:“他有磐仙斧,你有么,”

    我这一问,昊阳真人脸都抽了一下,立即抬起神枪,在前面卷出了枪花,怒叱一声:“小友,敢小看老夫,你一定会后悔的,”

    “囚牛,先助我拦住此獠,”我立刻命令囚牛攻击符光,而我自己缩地术直接到了昊阳真人那,说道:“前辈,妖族乃是我们共同大敌,我身怀祖龙气运,你却不分轻重与我为敌,这违背了阐教的教义吧,万一你把祖龙激活出来,你能承担祖龙怒火么,即便你侥幸走了狗屎运没死在祖龙嘴里,你觉得回到越州,能交代么,”

    “废话这么多有甚么意思,小友快出手,老夫等你好久了,”昊阳真人给这么一策反也是气结,同时也看向了刚躲避了囚牛一击的符光:“符道友,我们齐心合力,也不说别的,这次怎么的,大家都别负了大家,如何,”

    符光犹疑的看了一眼昊阳真人,但还是说道:“你不负我,我负你做什么,我们都一把年纪了,脸皮还是要的,怎么会听几句小娃子的话就改初衷的,”

    我绕开了昊阳真人一击,然后趁机说道:“呵呵,昊阳前辈,越州我肯定是会去,但总不能空手就去对不对,不如你和我联手,让我拿下这叫符光的妖修,作为见面礼如何,”

    “你,小子,巧言令色,我岂会听你,”昊阳真人气坏了,在符光面前更是卖力的攻击我,但我的剑法和他不相上下,连续几次攻击他也没能立即拿下我,

    “你要不愿意,那我就跟符前辈合作好了,把你杀了,你看好不好,反正他现在也是寸功未立,还折兵损将的,要是能拉你去填坑,可是大功一件呀,你说呢,”而我光守不攻,让他寸功难进,让昊阳真人也有些焦急起来,生怕刚刚拉拢的妖修符光出点什么幺蛾子,

    “臭小子,早听说你本事不行的时候就知道算计对手,今日一见,果然是如此,符某早有先见之明,我看你如何说服我,”符光皱了皱眉,磕飞了囚牛,立即放出一把寒光四射的飞刀,直取我的头颅,

    昊阳真人一看这飞刀,立即大笑起来:“好,付道友连这索头飞刀都召出来了,我也不会不信道友的真心,那我们合力打伤这小子就是,”

    “囚牛,”感觉到媳妇拉我衣角,我立即就知道这东西不好对付,当即缩地术就跑到了另一边,而囚牛飞追那把索头飞刀,竟落后了飞刀一大截,我心下一凉,暗道这飞刀果然是符光的大杀器,速度竟比囚牛还快,

    看那索头飞刀旋转着来索我头颅,我立即缩地术飞出了很远,而那符光也是大笑:“哈哈,我这索头飞刀可是有来历的,虽然用一次得大半年的回炉重练,但只要启动它,它就是追到天涯海角,都会把你脑袋割下来,”

    我心中一凛,这两个老怪物还真是百宝尽出,我一人肯定斗不过他们,看向了去帮助其他人的三道鬼,我立即有了召回他们的念头,但想了想,一旦召唤会他们,大家的压力肯定会增加,就丢掉了这念头,

    眼看那索头飞刀又过来,我立即缩地术出了二十里外,而两个老怪都速度飞快的追过来,我脸色铁青,冲入了仙气乱流里面,

    只要遇到厉害的仙气龙卷风,没准就把那索头飞刀卷走也说不定,我再次又逃了起来,甚至等那飞刀快到了眼前而遁入杀道里,准备躲避它,结果媳妇还是在拉我衣角,我就知道这东西远不是遁入杀道能解决的,只能又带着两老怪四下里乱窜,

    “哈哈,我看你逃到哪里去,符道友,你可掌握点分寸,可重伤他,让他无法动弹,但切不可真拿了他脑袋,”昊阳真人看我给这比囚牛还快的索头飞刀追杀,明显高兴坏了,

    “知道,我不会让祖龙大神出来,放心好了,”这符光也不是笨蛋,他就是要把中州势力里最难缠的我解决了,

    其实可以选择把飞刀磕飞,然而能比囚牛还快的东西,我实在也没把握,毕竟天眼看那飞刀,简直就是寒光一闪的势头,快得惊人,我哪里敢硬撼它,而且听说还是几个月炼化后才能再使用一次的,没准碰到就炸了,谁敢去试它,

    但就在我于仙气乱流中处于两难之时,忽然,一个鬼魅一样的身影瞬间就到了我附近,随后怒喝一声,金色的长剑直接就轰向了那索头飞刀,

    轰隆,

    一声巨响,那飞刀果然炸了,而来人倒飞出去,直接撞入了仙气乱流之中,并且卷走消失,我看着仙气乱流中的蒙蒙迷雾,两眼顿然发直,

    而在后面追过来的符光和昊阳真人也当场怔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也没看清楚几乎和索命飞刀硬撼的人到底是谁,

    “是谁,,”符光怒吼一声,本来以为飞刀能奏效的,结果半道里跑出个程咬金来,这让他气疯了,

    而昊阳真人也是一愣,但很快他似乎认出了来人,说道:“是李破晓李师侄,”

    我立即朝着刚才那金光人影卷入的仙气乱流那边飞去,而才飞了一半,一个人影就晃晃悠悠的从那边飞过来,

    来人果然如昊阳真人所说,正是李破晓,

    但此时此刻,李破晓浑身上下竟全是伤痕,有剑伤,有刀伤,更有各种武器、法术的伤,仿佛之前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大战,而他那身道袍,也几乎只遮住了自己下盘部位,至于上半身,则全裸在人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