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内情

    “兵分两路吧,我和全姑娘到前面去拦截宝藏部队,天哥和商姑娘去看看这队的情况,大家尽量不要战斗,”赵茜的移动速度和我一样,加上界力转移,她在一些特别的地方会如入无人之地,

    “好,我们一起先过去,你再转移追击宝藏部队,”我明白赵茜的想法,觉得这个点子不错,大家立刻就迎了上去,

    很快,我们就冲入了一片米雾蒙蒙的竹林中,因为这些人竟都隐藏了起来,所以我们到来的时候,只听到喊杀声响起,我们就给包围了,

    “杀,大家不要犹豫,肯定是对家来报复的,”

    赵茜带着全婵妤转移去了前面,而我和商宛秋,当场就给这群鬼道的人围在了原地,

    我二话不说把封界环丢了出来,霎时间就封住了所有人的道统,但即便这样,还有无数已经发出的法术朝着我们轰过来,因为对方实力不是很强,我直接拿出了泰阿剑,和商宛秋一起轰飞了这次的攻击,或者直接躲开攻击,并且也把自己的实力晾了出来,

    这些鬼道修士实力都不弱,最少都是八重仙起步,而更有的是九重仙和十重仙的实力,穿着方面,则是一身黑衣,典型的鬼道修炼者打扮,

    因为大家都知道这里埋伏了人,所以我的封界环释放得恰当,攻击并没有发出多少,他们就发现自己无法连接鬼道的道统了,同时看到我居然有这么大的能耐,都感到了惊讶,

    “前面的道友,我们没有恶意,还请领头的出来说个话,我们质询一些事就走,”封住了所有人的道统后,再说出这话显然具有的威慑力大了很多,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追了我们这么久,”而就在这个时候,竹林里缓缓的飞起来一个人,这人脸色惨白,眉心处有一枚类似朱砂的东西,看着我的时候,露出了一丝的怀疑,

    “我是夏一天,追你们,是因为你们是鬼道的人,而前面那些鬼道的,应该是你们杀的吧,同室操戈,这是为何,”我当即问起来,

    “我们并不相同,何来的同室操戈,”一个九重仙立即站出来驳斥我,而剩下的九重仙当然也都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而这个时候,竹林里缓缓的飞起了一个女子,问道:“你是夏一天,有何凭证,”

    “寰宇叱吃太风雷,黑灵血煞道仙骨,紫瞳红绫冰雪心,灵途三鬼此地临,天一道,道鬼降临,”我大手一挥,身后立即三道黑光闪现,而三道鬼立即出现在黑光里,

    “师叔,是鬼道三道鬼,他只用一招就招来了,”一个男子当场就诧异的看着我,并且看着红绫女帝、炼狱剑帝、吞天鬼帝两眼发直,

    “真是三道鬼,他也是鬼道的人,难道是对家派过来的,这么年轻,还能用我们闻所未闻的鬼道法术,”一个九重仙鬼道修士当即说道,

    三道鬼是我领悟的绝招,这需要有媳妇的支持,要不然无法省略这么多的步骤,

    “行了,都别说话,他是鬼道的无疑,但是不是夏一天,我们就不知道了,不过,你用了凤凰城的封界环,应该连自己都不能用鬼道法术才对……”刚才飞起来的女子上下打量我,似乎在这里颇有地位,虽然九重仙,但很得那十重仙的鬼道男子所器重,

    我看向了她,并且说道:“我外婆周瑛,你们认识么,”

    那十重仙看向了九重仙女修,那女修点点头,问我道:“你真是夏一天就把证明身份的东西亮出来,毕竟我们都是从对家那里投靠过来的,可不知道谁是夏一天谁不是,就算你说是周瑛是你外婆,我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辨认你的身份对不对,”

    “好的,我有证据,身份证在这里,”我当即拿出了下界的身份证,然后飞掷给他们,当然,如果手机还有电,我打开相册就更简单了,

    “看不懂……”那十重仙瞄了一眼身份证,当然是看不懂这上面的文字,不过他很快就说道:“但我觉得你应该是了,九重仙,十倍道统,这世上应该没谁了,凭你刚才召唤三道鬼,我就该信你,只不过我不能因为这样,就让大家因为认错人而陷入险地对不对,”

    “前辈说的不错,正该如此,”我点点头,然后看向了那女修:“你说你们是对家那边过来的,对家鬼道,莫非说的是周其平率领的,”

    “是,周其平是统领那边的鬼道,而我们这次出来,明里是要去抢劫宛州的柴夫,实则却是策反者,得到了财宝后,我们半路里进行了策反,截杀了一群冥顽不灵,还不愿意投靠正统鬼道的人,”女修说道,

    之前我认为一个十重仙,带领了一群的九重仙和八重仙去打劫周其平的部队,时间点掐得这么准,但想不到我们都想错了,这些人,居然是要去投靠外婆的对家鬼道的人,或者是外婆之前策反的队伍,

    “哦,怪不得没有人认识我,原来诸位道友都是刚从对家那边来的,那一切都释疑了,”我淡淡一笑,把封界环招了下来,而一群修士看着我,或者还有不明白的,但也都没有继续攻击了,

    “不然你以为呢,”那女修上下打量我一会,随后低声和那十重仙的鬼道说了几句话,那鬼道点点头,招呼大家都停手,

    商宛秋看大家都没有要继续打起来的意思,嘀咕道:“这么多鬼道,确实很危险,还好没打起来,”

    也怪不得商宛秋会这么想,鬼道比一般的修士狠戾,而且还能进行招鬼,甚至控鬼,一个通常就抵三四个同阶的,别说在澜州称王称霸了,就是横着走都没人敢否认,

    这也是越州不敢进犯澜州,而是去对付宛州的原因,澜州那是块石头,而宛州是软柿子,不捏软柿子难道要玩鸡飞蛋打不成,

    大家释疑后,我离着远远的就问起来:“对了,不知几位道友怎么称呼,又为何投靠外婆呢,”

    “小友,我叫戴泽良,至于理由不需要,因为周瑛前辈才是正统鬼道,这周其平,早晚会给灭掉,这没什么可问的,”那十重仙阴阳怪调的说道,

    我一时听得懵了,而商宛秋毕竟和这十重仙是平辈,立即问道:“戴道友,为何周婆婆的就是正道,而这周其平却不算是呢,”

    “原因很简单,最近两年周其平有些发疯了,各种的难为我们,而且让我们这些人四处去找东西,找一些诡异的材料,而那些东西要么是稀世珍宝,要么就是一些非常难以找到的东西,你说我们有可能找得到么,”那女修当即说道,而商宛秋立刻又问起了为什么要找这类东西,毕竟事出要有因,谁平白无故要发疯,

    “呵呵,我们猜测到了一些,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说周其平好几次分魂出去游历,都撞上了法术不灵,原因是他给我们鬼道至尊嫌弃了,然后就开始四处的找东西打算给他自己重新沟通我们鬼道至尊吧,”一个九重仙的修炼者笑道,

    “可不是么,我们都觉得他肯定要完了,总不能老是给他驱使吧,而且我们不是本家的修炼者,他也不会在意,他最近信一个下界上来本家,可算气人,我们这些无法完成他任务的,都或多或少都领了惩罚了,那你觉得对还跟着他干,这不有接应的人,我们当然要反,”另一个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