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围杀

    然而,蔽天轮和玄机炮一样,都是以人体作为炮弹,轰飞一切的招数,因此在速度上,都继承了阴阳家法术的特色,快得离谱,

    轰隆,

    一击轰出,周围一片空间的天地也变成了红色,

    君意行离我并不远,他脸色苍白的同时,不断叫嚣周边的人拦住我,而那些万神教盲目阻拦的信众,有好几个还真的想拦在我面前,结果没有出乎意料之外,都给我一一轰成了粉碎,而这一击,也顺利无比的捕捉到了君意行,

    君意行避无可避,也连续几次给蔽天轮撞上,并且护身罩给一碰即灭后,他恐慌到了极致,但物极必反,他很快就怒吼着转身,然后拿着那座塔,直接推撞向了我,

    轰鸣声和震动声把这片区域震得抖动起来,这一刻,大家都知道这里发生了事情,毕竟天坑里面稍有点动静,都会回音不绝,爆炸更是声闻百里,应该会让周其平和东边的伏兵都注意到这里,

    君意行在蔽天轮下避无可避,直接给打成了飞灰,这堪比凤凰城池老太的君老魔,也没能抗住我的绝杀,彻底湮灭在了冥道地坑之中,

    一群九重仙都怔住了,脸上露出了恐惧,当然,万神教还没受到绝对的打击,围攻我的决心还是有的,因此开始念起了咒语,准备要将我封死在术法海洋之中,  醉心章、节亿梗新

    我二话不说就摸出了封界环,直接丢上了空中,一簇金光立即照了下来,把左近大半的修士都囊括在了里面,让他们的道统法术在这一刻彻底都失效了,

    大家召唤了一半,这一下浪费,对他们心灵的打击可想而知,而我也在这时,对他们进行了时空剑气的攻击,加上先天魔气的辅助,万神教的九重仙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一路上我追着他们,就跟老鹰抓小鸡似的,逮到一个就砍死一个,再无一合之敌,

    “你,你,魔,是魔,”韩爽这老头又惊又怒,看到我飞向他,立刻往后面飞逃,

    “嘿嘿……”我冷笑起来,时空剑势轰出,将他一击打成了飞灰,而后面的林策和尚佳也没能逃过我的毒手,毕竟他们在刚才已经受制了,我要杀他们易如反掌,

    杀了一圈后,很快一道可怕的气息就急速的出现在了我后面,我回过头,一身黑袍,双目透着猩红血光的周其平站在了空中,脸上露出了愤怒的表情:“夏一天,你,你还杀上门来了,”

    “我说是谁,这么眼熟,原来是周前辈你呀,宛州一别,得好久了吧,您老居然没死,”我回过头看着他,

    一群的修士都在逃跑,发现周其平来了,顿时都停了下来,并且投来了希望的目光,

    周其平看着周边发生的一切,脸色难看到了极致,那不满周围的额头,弯成了一道道的波纹:“你杀了君意行,”

    “是杀了,难道不行么,外婆说来接替你们幽冥鬼道了,我当然要做个排头大将,”我冷声说完,收起了封界环,并且用天眼扫了一眼他,

    这一扫不要紧,心下却不禁怦怦跳了起来,这周其平现在果然是真身前来,十重仙,八倍的道统,

    “你外婆也来了,”周其平看向了左右,目光中不禁露出了一抹犹疑,然而瞬间,他双目又眯了起来,而我这个时候,已经缩地术飞往了幽冥鬼道所在的南部,

    媳妇姐姐适时拉了我的衣角,我还不跑,这周其平不得杀了我,他这样的实力,我可不敢和他对抗,

    “跑什么,你不是有鬼道至尊庇佑么,又是十倍的道统,应该能够轻松对付我才对,”但下一刻,周其平却快速的朝我追来,并不打算放过我,

    “呵呵,周其平,你也不用藏着掖着了,你背离祖宗,忘了周家以鬼道出身,而转投邪鬼的事,以为我不知道,现在肯定是换了道统吧,邪气森森的,骗得了别的人,却骗不了我,”我已经看到周其平漆黑的鬼道能量下隐藏的一抹血光,这邪神可不简单,道统里是有鬼气,但戾气却太重了,和媳妇姐姐给我的却不同,这股戾气中,带着邪恶的念,让人避之惟恐不及,

    “哦,这你都能看出来,小辈,你倒是有点本事,居然连万神教的君老魔都干掉了,你让我吕邪月怎么办好,这可让我们澜州的门派少了位同盟呀……”一个阴恻恻的女声忽然响起,而很快,一道蓝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来,

    “囚牛,”我立即看向了那抹蓝光,让囚牛也疾射而出,

    轰隆,

    炸响引来了猛烈的能量波纹,震得整个空间都抖动了,囚牛给弹飞了,而那抹蓝光也弹飞了,但蓝光停住后,蓝色的靓影已经站在了蓝光上,

    这蓝光是把小型的棱光,而上面的女子,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七八左右,扎着一头瀑布似的黑发,双目如光似电,

    十重仙的入境期,八倍道统,

    我倒吸一口冷气,这叫吕邪月的女子倒是厉害,竟是一位剑修,这周其平请来的,可都是一门一派之长,如果我不来,外婆要对付周其平就够呛了,再加上这两位,胜负的天平倾向哪边都不好说,

    但如果仅仅是周其平和吕邪月,那外婆加上我,要对付他们两个,就算是有些危险,但绝不是没有胜利的可能,我要对付吕邪月,凭借自身的实力,还是能掌握胜券的,而我相信外婆对付周其平也不会落了下风,毕竟还有葬神棺在呢,

    可还没等我高兴太早,就发现一道比吕邪月还要猛烈的气息出现在天坑顶上,

    抬眼看去,一个身穿白衣的公子哥,正倒坐在天坑的石头上,端着一把玉箫轻触那嘴唇,随后发出了淡淡的箫声,这声音轻重缓急都有着强烈的节奏感,让我忽然间就有些头昏目眩起来,

    “你外婆强势到了澜州,码头都没拜过,就天天喊着我灭我幽冥鬼道,啧啧啧,真当我们澜州十大门派都是吃斋念佛的对吧,殊不知呀……啧啧啧,今天她说是我的末日,那我周其平还想说是她的末日哩,你说呢,夏一天,”周其平脸上带着一抹嘲讽,看向了吕邪月还有头顶天坑上的男子,

    天坑上的男子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而吕邪月更是微微一笑,说道:“听闻周师兄遭遇了邪门歪道的围攻,澜州十大派都是愤愤不平,同仇敌忾约好要来呢,这不,还有连师兄、段师兄、蓝师姐他们因为路途遥远还没到来,要不然,怕人多的他们这些邪门外道连门都挤不进来呢,”

    “哈哈哈……这可不是么,还是吕师妹和莫师弟够意思,这么快就赶过来了,就是可惜了君师弟,居然一个不慎而分神给这小子打毁了,可惜呀可惜……回头我定然会备上厚礼,好好的给他赔礼道谢去,”周其平一副得意的表情,看向我的双目,带着居高临下的蔑视,

    我心中一惊,如果周其平和吕邪月说的是真的,十大澜州门派来都已经收到了外婆要打幽冥鬼道的消息,并且毫不犹豫的就赶来,那可就真危险了,我们不但要面对现在的三大完整门派还有万神教的余孽,这后面要来哪个门派堵出口,更是雪上加霜了,

    而想什么来什么,还没等我想象该怎么办,出口那边已经传来了爆炸声,外婆那边似乎遭遇了攻击,我暗道晚了,这周其平果然没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