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干净

    虽然距离太远没有让我感应到那边战况的激烈,但距离这么遥远仍有爆炸传来,可见其威力巨大,至少也得是十重仙级别才能引动这样的攻击,

    漆黑的坑洞里,出口方向出现了无数的白光,而我这里,周其平表情十分的得意:“小子,你身怀祖龙气运,我也不难为你,你外婆那边,应该遭遇了青阳谷段叔文道友和仙楼连徒海道友的截击,两个门派都带来了精锐,你外婆这次必死无疑,”

    “说是十面埋伏都不为过,那周瑛真以为周师兄你只不过是找了一两个门派帮忙,却没想到十大门派,居然给你全说动了,呵呵,这么多年下来,我莫潇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高规格围剿,这包围网也够是紧密的了,”白衣男子收起了那只玉箫,背手走在了天坑的顶上,然后昂起头俯视我:“背负祖龙气运的孩子,早早的投靠我们就好,我们澜州马上要新建立一个组织,到时候你加入进来,定然就是管理层之一了,争霸天下,吞吐九州皆可随心所欲也,”

    地面那边,很快一个个黑色的人影飞向了空中,这些人衣服皆是不同,大部分都是幽冥鬼道,而只有大概五分一左右是属于吕邪月和莫潇的门派,但虽然只有五分之一,但数量也不是我可以对付的,至于幽冥鬼道,经历了戴泽良带领的小股叛逃后,如今竟还有不少,跪求百独一下潶*眼*歌

    “不错,越州所属阐教,虽然人多势众,但我澜州何曾不是,都说修道起源越州,但发扬光大着,不正是澜州么,我澜州有修者数百万,早就超过越州,正该让我们统一九州,”吕邪月说道,

    “小子,现在知道了吧,你外婆想要统一澜州,而我周其平同样也想要统一澜州,不同的是,我鬼道入主澜州不知道多少岁月了,和澜州各个门派之间,早就同气连枝,一方有难而八方相助,而你外婆,竟妄想着要吞并我鬼道,捡现成便宜,天下哪有那么轻松愉快的事,,”周其平得意的笑起来,然后说道:“不过,现在我们虽然掌握你们的生杀大权,但却并非有意杀戮你们,也给了你们一条路子,那就是……你只要加入我们,并且保证以后为我们组织所用,我就答应你保住你外婆,让她加入我们鬼道之中,成为我们的一员,到时候我们澜州实力之强,势必所向睥睨,最终统一整个九州,”

    “九重仙的上百,十重仙哪个门派没来,纵然是分神,那也是大家辛苦凝聚而出,皆是为了我们澜州同盟而做出的努力,而门中弟子,听闻消息,更是来了上万之众,如此众志成城,越州如何能够比拟,而其他州,包括妖修,恐怕也不会如此的团结吧,”莫潇如空中漫步,从上方走下来,眸中精光扫过,有种强烈的自信,

    我倒吸一口冷气,我到了外婆那,加上自己的同伴,还有一群外婆带起来的修炼者,以为已经非常多的九重仙和十重仙了,但没想到这莫潇一报出这数量来,我还是倒吸了一口,

    这么一来,外婆带来的人,恐怕还是如同以卵击石,真不知道接下来如果我们猛攻,会发生什么事,

    “周其平,你脱离了鬼道道统,转投邪魅魍魉,还打算让大家跟着你,外婆就是为了消灭你这样的邪鬼,把澜州归于正统,方才发动了这场战斗,大家不明所以跟着你,是因为不明白你背祖忘宗,转投其他的邪门歪道,不要告诉我,你现在还是鬼道的道统,”我冷冷的说道,随后缩地术立即到了他身前,时空剑气轰出,而所有的魔气也在这个时候爆发而出,

    周其平并不擅长近身战,大吃一惊之下拿出了两把黑色鬼爪模样的武器,往正前方以十字的形状推出,霎时间一只巨大的鬼类出现在了他前方,并且朝着我张牙舞爪而来,

    这巨鬼长相狰狞,牙?有四排之多,尖锐得跟刀剑似的,而双目猩红如血,爆射出瘆人的凶光,

    我一看这古怪的鬼类气息,就知道不是媳妇姐姐那一系统的,鬼道至尊是只有一个,但至尊之下,并非只有媳妇一个道统,就好像森林里,有一颗会当凌绝顶的参天大树,也会有无数不同的大树存在,

    媳妇招来的鬼类不乏善类,而这邪鬼却只有暴戾,凶残无比,显然这周其平早就改投别家了,

    轰隆,

    但就算招来邪鬼,我又有何惧,毕竟周其平刚才一直说话,念咒的时间都没有,而我的时空剑势,已经等同别家一道咒语了,一击之下,邪鬼覆灭,而周其平整个人也不禁退了好一段距离,惊愕的看着我,

    吕邪月和莫潇也给我这一击镇住了,但很快就飞过来要帮忙,

    周其平虽然实力要比之前昊阳真人厉害许多,但一个不擅长近身战,一个却是用枪的能人,不可同日而语,

    吕邪月的飞剑也在这时候朝着我飞来,而囚牛立即飞过去拦截,至于那莫潇,也拿起了玉箫,开始吹奏起了摄魂的灵歌,

    这灵歌虽然没能对我进行直接的身体攻击,但我发现听了这摄魂灵歌,手指一掐法诀,顿觉头昏目眩,咒语竟召唤失败了,

    我心中一凛,这莫潇简直就是封印法术的能人,就是为了防止我施展剑诀的,我立即遁入了杀道,而周其平看向了吕邪月,说道:“吕师妹,你负责拦截他,我要召唤邪鬼,我们尽量俘虏他,只要抓住他,她外婆就会不战而降,这是我们的机会,”

    听罢对方的话,吕邪月犹豫了下,看向了周其平,问道:“周师兄,你真的已经转换了道统,改投别道了,”

    周其平皱眉看了一眼吕邪月,淡淡的说道:“吕道友,如今可不是说这事的时候吧,况且澜州修道者,兼顾多门道统者不计其数,周某这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为我澜州道门服务,适才被迫如此,你可以对周某不屑,但总不会就此要与周某划清界线吧,”

    吕邪月知道触怒了周其平,当即说道:“这……周道友,在下并没这个意思,”

    莫潇看向了吕邪月,说道:“吕道友,若是有选择,谁愿意捐弃原来的道统,我们都是为了澜州,为了九州能有一片湛蓝清澈的天空不是么,”

    “莫道友所言极是,是在下多想了,”吕邪月知道再说下去,肯定会让周其平记恨,就打算掩过此事,

    而因为莫潇忽然的发言,我得以将缩地术咒语念出,并且瞬间已经到了身前,时空剑势和先天魔气顷刻间爆发而出,轰向了他,

    “呵呵,同样的招数,以为对我有用么,就等着你近身而来,”莫潇虽然连君意行都不如,但似乎有什么后手在,所以脸色露出得意的神情,还念了几句咒语,

    我等着就是他念咒,所以同时左手也打出了封界环,一道光照向他,瞬间破坏了他沟通道统,这顿时让莫潇狰狞的脸上,忽然间就变得惊怒交加起来,

    轰隆,

    莫潇临时给破坏了咒语,要逃命已经来不及,半个身体都给我轰飞了,魂体立即变得淡薄起来,最后逐渐消失不见,

    我板着脸,看向正在继续召唤邪鬼的周其平,以及拔出了一把红色长剑过来帮忙的吕邪月,直言道:“吕邪月,澜州十大门派,我已经宰了君意行和莫潇,你可以帮周其平,但这战之后,你们联军若不能打死我,你就洗干净脖子在你门中等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