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四十四章:大敌

    这女子身穿黑袍,和黑衣人差别不大,应该也是截教的一员,但我怎么看怎么别扭,因为她攻击的时候,到处都有我似曾相识的影子,而且姿势和法术的发动的实际,都让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如果非要说差距,可能是属性,也可能是一种不多的陌生感。

    我摇摇头。旋即看向了黑衣人:“关键时刻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现在还知道来!”

    那黑衣人愣了下,然后看向了我,随后笑了起来:“嘿嘿,我之前不是还有事么,临时接到了命令,这不才死赶慢赶的来澜州了,而且也要帮你去调查一些事,要不然现在也就没这么让你高枕无忧了。”

    “好吧,你知道你的话我反驳不了,那既然来来,就赶紧帮帮忙吧!我要去外婆那儿,她现在一个人面对周其平和千军万马呢!”我立即说道。

    有了黑衣人,我现在应该可以去外婆那帮忙了,总不能在这里继续混战下去。和黑衣人对话的时候,他身边我一直注意但没敢去乱猜测的黑衣斗篷打扮的女子,此时此刻也看了过来,和我对视一番,她并没有说半句话就继续去攻击敌人了。

    看来只是我的错觉,我俩并不认识,只是我把她忽然和故人联系在了一起而已。

    “你去吧。这里有我就行,对了,你要真那么能,把前面那个穿着蓝衣服的砍了,也省下我们点功夫好了!”黑衣人指着前面和孟婆婆、商宛秋对战的仙楼掌门连徒海说道。

    这人离得我们最近。黑衣人一眼就看到了他,所以才会让我去暗杀对方,我二话不说,当即缩地术直接到了连徒海的身畔,浑身力量再度爆发出来,时空剑气瞬间释放,把前面一大片地方轰成了黑色的禁区!

    连徒海连渣滓都没剩下就消失了,而黑衣人看着我怔了一下:“十倍道统,啧啧,你小子快要上天了,这魔气爆发怎么回事?又是哪里学来的古怪法门。”

    我没有回答他,现在关键还是去帮外婆要紧,毕竟要不是外婆所在的方向偶尔还传来爆炸声,我早就飞过去了,希望我到那边的时候不会太晚!

    “我和你去?”商宛秋得到我的帮助,现在暂时没有了对手,而孟婆婆已经去帮助单龙了,我想了想说道:“你去帮全姑娘吧,这里还需要你们,我和外婆足可顶住他们。”

    那边还有吕邪月和周其平,强者应该没几个了,但外婆现在决战用的葬神棺还没使出来,应该是在防备什么,我一点都不能掉以轻心,这也是我要去看外婆情况的原因。

    我缩地术继续往那边赶去。中途有不少的敌人都瞅准了我追过来,结果都给黑衣人带来的大军拦截了,这些援军身穿的衣服各式各样,门派也是各不相同,我虽然没有去问到底是谁。但多少能猜出一些,周其平能够叫来澜州十大门派,截教组织自然能够叫来十大门派之外的二三流门派,这澜州也不是十大门派独大,第十一、十二厉害的。可都瞅着什么时候能够挤上去呢,所以现在落井下石正是好机会!

    但这些都不用我去操心,黑衣人能够四处游说,会剩下我不少功夫,但我仍然对那位女子心生好奇,难道这世间还有相近的人存在不成?

    不过也说不定,在地球,都说世界上会有一个和自己样貌接近的人,存在于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想来九州也是一样。而且九州何其大,人口何其多,这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恰巧就让我撞上了而已。

    想着这些事,我已经到了外婆和周其平的战场之中了!

    整个战场已经狼藉一片。竹林早就给两人鬼道的法术轰成了白地,而此时,周围全都是鬼类,数量多得惊人,外婆那边人形的鬼类居多。一些熟悉的鬼类都出来了,数量不少,正在酣战周围的敌人。

    而周其平那边,多是一些邪魅和鬼物,凶神恶煞。数量不多,但看过去令人肝胆发寒!

    外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继续念咒,而是以恢复仙力为主,她拿着一枚如同保龄球一样的珠子,黑烟滚滚的。也不知道是什么邪门玩意,让拿着幽冥鬼爪的周其平双目不断的盯着这枚珠子不放,似乎有什么惊人的东西会突然从里面飞出来!

    看到我来,外婆点点头,说道:“是其他门派的来了么?压制住他们没有?”

    我想都没想就说道:“都压制住了,所以就赶过来了。”

    外婆立即笑起来,看向了周其平,说道:“周其平,你要招来援兵的事,我早就知道了,你能去叫人,我同样也会。”

    “哼,别高兴地太早,谁能笑到最后还不好说!”周其平说完,看向了吕邪月:“吕道友。你带着门人弟子,还有万神教的诸位道友去驰援外边,撑到另外几个门派到来,这里由我和鬼道门人在就够了。”

    我朝着吕邪月看去,这一看,发现鬼群中的她身上已经到处是伤,警惕的站在周围,而她身边,让我惊讶的是,居然有个不亚于她实力的带面具老者。还有戴面具的青年!

    “我道是谁,大舅公,别来无恙嘛。”我脸色阴沉,如果到现在还想不到这面具老者是周善,那青年就是周峰,那我也不用继续在九州混下去了。

    “好,那周师兄小心。”吕邪月虽然受伤,但也并非太重,很快就带着弟子门人往另一个方向迂回,准备去外围。

    我却已经把她当成了这次攻击的目标。瞬间就到了她身前,说道:“吕邪月,你可以死了!”

    吕邪月知道我的厉害,立即长剑一抖,准备应战,而这个时候,周善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既然知道大舅公来了,不若和大舅公,和你表哥打声招呼,毕竟都是长辈嘛。你说呢,一天?”

    “呵呵,你们借西园寺的大乘佛教塔上界,短短数年居然突破到了这个程度,本事不小。似乎胆子也大了起来,以前见了我跟老鼠见了猫的事也忘记了?”我冷笑的看着忽然出现的周善,目光里充满了鄙夷。

    周峰也顷刻而至,但这货可不是周善,还会跟你唠嗑上两句。他直接伸出手,往我前方一按,而恍然间,一只毛茸茸的巨大鬼手忽然就朝着我抓了过来!

    我脸色阴郁,而囚牛也在这个时候如炮弹一样轰出,直接把鬼手撞出了一个大洞,而我整个人一动不动,从鬼手的空洞那穿了过去。

    周峰愣了一下,我看着他,如看着个死人:“周峰大表哥,不用这么狠、这么不待见我吧?对了,你打完了没有?该轮到我了吧?”

    “孩子!快退后!”周善听罢我的话,似乎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立即命令自己孙子避开我。

    周峰表情阴沉起来,立即往后面退去。而我时空剑气也在这时候轰出,将前面砸出了一道黑色的光束!

    得到警告才躲过一劫的周峰看着一边衣袖不见了一半,浑身抖了一下,随后看向了我:“十倍道统!怎么可能!”

    “你想不到的还很多呢,要不要试试?”我冷冷的说道。

    “你们两个记住,不要小看了这小子,要不然可就阴沟里翻船了!”周其平和外婆正在招鬼对垒,看到周善和周峰对上我吃了亏,脸上反而有了一抹安然,他知道只有这样,这爷孙俩才会认真的对待我。

    本来觉得自己稳操胜劵的周善和周峰,立即才迈开了马步,如临大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