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法阵

    吕邪月在我对战周峰和周善的时候,从我身边绕了过去,但囚牛在破了周峰的鬼手后,立即转而攻向了她,吕邪月只能放出了飞剑迎敌,而自己快速的逃向天坑外,

    “吕邪月,现在你们东仙居,还不打算和幽冥鬼道划清界限么,别晚了想要再过来,到时候我可翻脸不认人了,”我冷冰冰的和吕邪月说道,

    吕邪月没有吱声,快速往后面飞去,但到了半道上,她忽然停了下来,犹豫了下,说道:“你确定你能胜,”

    “你觉得我能么,”我反问道,外面杀声震天,双方酣战激烈,吕邪月看不到胜负,但却知道我能来所代表的意义,所以她犹豫了,

    “但你知道,我东仙居就算和幽冥鬼道划清界限,也不会帮你,”吕邪月说道,

    “好,如果你带着尘法门和万神教的道友离开,这里的事和你们无关,也连累不上你们,我甚至可以保证,只要他们掌门不找我,也不会秋后算账,”我毫不犹豫的回答了,只要她不攻击,我就少一方敌人,要获胜也会多一分指望,而对于万神教和莫潇的尘法门余孽,我同样也抱着这想法,

    “行,那我们三派退出战斗,”吕邪月远远的看着我和周其平,又道:“周师兄,我们三派在这一战里损失惨重,虽然在下也想要再助你一程,但很可惜,我们就算战斗到最后一人,你也未必能够获胜,与其同归于尽,在下或许要选择逃命了,若是有缘,后会可期,”

    吕邪月这么一说,剩下的尘法门和万神教都愕然了,但毕竟莫潇和君意行死了,这还有大长老什么的在呢,大家何曾想要在这送命了,当即都出声说起了客套话,然后想办法溜了,

    周其平默默的看着这一切,顿然的冷笑起来:“呵呵……呵呵呵……就知道你们这帮家伙不可靠,有福时候同享,有难的时候跑得飞快,但你们可曾想过,我获胜了,你们会是什么下场么,”

    “周师兄,现在何必说这些话呢,大家帮你各有损伤,也各自担当了责任,用仁至义尽这个词也足够了,况且刚才一战你也未曾占上风,显然周瑛前辈面对你九十九对阴阳鬼童尚游刃有余,既然知道要面对败局,我们就算一死,以全大义,又能有什么意思,大家门中皆有亲近门人弟子,何苦来由,”吕邪月看得很通透的样子,这让周其平双目微微的一眯,

    “呵呵……目光短浅之辈,就这样来臆测老夫之输赢,殊不知老夫后面已有留手么,”周其平仍旧一副不服输的样子,但吕邪月已经摇头了,明显觉得他自己是在给自己脸上贴金罢了,

    “纵有后手,我们也无从可见,就此罢了,周师兄,再会,”吕邪月是本尊而来,怎么可能和周其平同归于尽,她的想法无外乎想安全回去而已,但周其平却不知道什么意思,居然还说自己有后手,

    吕邪月立即带着一群的弟子打算往另一个方向逃命去了,这让周其平咬牙切齿,但如今他和外婆对垒,分不出手段来的样子,并没有直接去阻拦,

    外婆却眉心紧皱,对我说道:“孩子,你小心点,我总觉得不大对劲,他似乎在拖延时间,”

    “难道是幽冥鬼道那里有什么,”我心中一凛,外婆这么一说,让我心中有了新的想法,他们抛弃老巢以这里作为战场,莫非真是在拖延时间,那老巢那不会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吧,

    而且我这话一出,周善和周峰本来犹疑的身形,明显一滞,这更让我确定了这事,就说道:“外婆,我去幽冥鬼道那,”

    “嗯,你去看看,不过凡事需得小心谨慎,你可还记得祖云这人,他和我弟弟一样,最是擅长借力打力,很可能在那边布下什么大阵,引我们前来这天坑之地,而且前面一段时间,他们可储存了不少奇珍异宝,眼下名字败局,仍然决定让吕邪月走,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秘密,”外婆让我去幽冥鬼道老巢看看,她不是很放心,

    “好,那周善和周峰怎么办,”我泰阿剑爆发凶光,想要将这两个跳梁小丑杀了再说,然而外婆却说道:“他们不是真身而来,障眼法而已,要不然刚才就不只是在外面和我叙旧了,外婆想要前进却始终给他们拦着,他们肯定背地里在搞什么,”

    我心中一凛,看向了周其平,而周其平原本愤恨的脸上,这个时候竟缓和了起来,并且说道:“这都能让你猜到,周瑛呀周瑛,你作为我们周家本家的后代,为什么要背叛我们周家,而是去追求自己的道,我们修道之人,发扬光大本家,不才是应该的么,”

    “可笑,你们背宗弃祖,却跟我说把周家发扬光大,那不知道老祖宗是要我发扬周家的什么,你们连周家鬼道都不拜了,是要我给你们宣传你们的丑恶,”外婆呵斥起来,丝毫没有因为周其平是周家的老祖而有任何客气,

    诚然,连鬼道道统都抛弃了的周其平,确实没什么值得人尊重的了,

    “周瑛,你对待老祖,还是客气点好,要不是这混小子乱搞,我们岂会这样,”周善立即反驳起来,

    “一天,你先去总坛,这里外婆能解决好,”外婆懒得理会周善,转而是命令我立即前往幽冥鬼道的总坛,

    “那外婆小心,”我说着,立刻就往鬼道的总坛那飞去,

    “呵呵……你们以为,真的能够阻止我们,我早就算出了你和你那混小子回来了,觊觎我澜州,妄想替代我,成就自己的霸业,哈哈……你们……”周其平一边的笑着,一边的伸出双手,而这个时候,黑色的雷霆噼噼啪啪的打落下来,原来安静的鬼群,立即暴躁了起来,更有不少全都朝着我追过来,

    大鬼易躲,小鬼难缠,我期间不断用缩地术躲开追杀而来的鬼类,遇到一些忽然出现在身边,能够瞬移的鬼,我自然毫不犹豫停下来击杀,而这么一来,周善和周峰的截击也随之而来了,

    “我们要拜天鬼大神为祖师爷那一天,就注定了你们的毁灭,一天,今天你们谁都逃不掉了,束手就擒吧,”周善怒喝一声,双手在自己胸前连续打了几个咒语,一只巨大的骷髅就从天而降,拦在了我身前,

    而周峰同样没有闲着,他身形快如疾风,刚到了我面前,衣服就炸开了,露出了长着漆黑毛发的身体,

    我正好奇这家伙怎么由一个帅哥长成了黑猩猩,下一刻,他的异变让我惊呆了,开始慢慢巨大化的他很快便成为了一只双眼赤红,长着独角的邪鬼,并且张牙舞爪的朝我冲过来,

    “囚牛,”我连忙喊了囚牛攻击,随后拿出了封界环,迅速的照向了周善,这周善的骷髅刚刚准备过来攻击我,给封界环扫到,骷髅整个都垮了,连他身形都不稳,差点往地上掉去,

    我哑然失笑,快速收起了封界环,闪现到了他面前:“这驱鬼之术,对我没什么用,我这就找你本尊去,”

    轰隆,

    泰阿剑横劈一剑,将这驱来的化身一剑劈成了两半,而跟着囚牛缠斗的周峰,这个时候还想要扑过来,我依样画葫芦,也把它照得原形毕露,这封界环对天鬼道统,简直就成了照妖镜,一照一个准,

    囚牛穿透了周峰替身的额头,最后继续爆射往幽冥鬼道而去,

    但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法阵,忽然在天坑的顶部出现了,血红的液体似乎正在填充坑口的法阵,而有什么东西,仿佛就要在法阵中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