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葬神

    天坑底下,声音刺骨冰寒,回音恍如九幽中传来,荡开,可听在我耳中,却只如天籁之音,它让我如沐春风,只因为声音的主人,是永远站在我身后的女神,

    “媳妇姐姐,”我回过头,因为双眼给魔气所遮掩,只看到漫天的血红,

    她凤冠霞帔,一身浴血红衣,站在那儿时,血炎一样的裙摆,如飘扬到九天边上,而那无边的气势,也恍如布满了青云,遮得天下的人都喘不过气来,

    “你……”天鬼道的至尊沉吟着,目光缓缓的看向了媳妇姐姐,双目中淡淡的有了一丝疑惑,她身着红衣,也如血色的能量,飘来荡去,但和媳妇铺满天地的气息相比,却俨然要差了一些,

    媳妇闭着的双目依然闭着,但那股气势,却已经震撼着天鬼道的至尊,正在召唤着葬神棺的外婆,此时此刻停止了召唤,双目圆瞪,指着那天鬼道的至尊,叱喝道:“鬼道至尊在此,邪鬼外道还不跪下,”

    “鬼道至尊……邪鬼外道,呵呵……哈哈哈……”回过头看向了外婆,天鬼道的至尊从冷笑转而进入狂笑,旋即又转向了媳妇:“果然是你……果然是你,对……如果是以前,你御临天下任何地方,我当然都会跪下,甚至是顶礼膜拜,而邪鬼外道,更无不退避三舍的,可惜……可惜呀,现在我还需要跪么,”  醉心章、节亿梗新

    “不过是个三流野神,竟已经无视界定了么,是谁给你的胆子,”媳妇原本闭着的双目,忽然乍现出一道金光,而这道恐怖的威光,一瞬间将周围的世界仿佛都冻结了起来,

    嗡的一声,我所看到的世界,恍如在那一刹那震了一下,而那天鬼道的至尊在这一刻,双膝竟微微发颤,下意识似乎就要跪下,

    但就在这时候,她难看的表情上,却多了一分的硬撑,使她她真正没有跪下来,

    没有跪下,却不代表不难受,我能明显的看到,她的实力正在急速到消耗着,因为需要强制支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媳妇施压,也已经让我透不过气来,这力量几乎是压倒性,

    三流野神,无视界定,我琢磨着这两句话,心中有了一个轮廓,这天鬼道的至尊,在道统大神里,应该不是多厉害的存在,而是有什么更强的道统大神指使了她,借给了她对抗媳妇的胆子,所以才会敢公然和媳妇叫板,

    怪不得之前道袍媳妇就曾经隐晦的说起了这事,而且从蛛丝马迹中我也能够猜测出来,这绝对不光是强夺信徒信众那么简单,毕竟牵扯到了鬼道的至尊之事,敢去抢至尊的信徒,谁会这么公然找死,

    而加上现在的一幕,已经可以确认了这件事的真假了,

    我感觉到媳妇儿的世界,在我面前即将呼之欲出,这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世界,神仙遍地,信徒天下,亦或者是残酷的弱肉强食,争斗不休的世界,

    我不知道,但我想要去看一看,媳妇儿所在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

    媳妇双目中的光芒越来越炽烈,仿佛染红了整个世界似的,而那天鬼道的至尊脸色越来越苍白,力量仿佛随时要崩塌一般,

    “你……你自身难保,虽身居鬼道……至尊……但逞什么威风,你马上就要完蛋了……”那天鬼道至尊给威压压得透不过气来,但仍然咬牙切齿的硬撑着,似乎真有什么幕后黑手正在推动着她,

    我猛然想起了下界的时候,媳妇就不常出来的情况,以及在九州里,也并不是随随便便就会现身的事,难道更上一层的世界,还有谁在觊觎着她,

    以至于让她因为担忧我现在的实力而不出现,我心中一凛,看向了天鬼道的至尊:“你背后站着的幕后黑手是谁,,”

    那天鬼道至尊看向了我,紧咬的牙关蹦出了话来:“她……敢出现……我已经是必死之局了,你觉得我可能会……告诉你么……”

    仅凭借强大的威压,天鬼道至尊的力量已经急速的消耗,可以想象要不了多久,她必然会因为力量衰竭而消失,这就是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吧,

    “你有自己的小世界,有自己的信徒和信仰,若再过百年千年,或许就能成为一方的信神,为何不惜神命而下来,是谁许诺了你什么,让你如此的痴狂,”媳妇淡淡的说着,双目已经睁开了一半,我想要从她眼里看出什么来,但却因为强大的威压感而不得不避开双目,

    媳妇的力量就恍如祖龙的力量一样,有种洪荒浩瀚之感,让人无法直视,相对于我们九州的最强力量,它们已经远在天边了,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像我这样的……三流野神,在你们这些强大者……的面前,有什么尊严可言,不也是受你们……胁迫,压制的下场,多言无益,要杀就尽管来,我也不会……束手待毙,”天鬼道的至尊脸色阴狠,张开了嘴时,利齿獠牙也冒了出来,似乎要和媳妇姐姐争个高地似的,

    “恶神,还穆老命来,”我泰阿剑一抖,一张符纸贴着剑身上的道统精血滑落:“十三弦落月沉珊,绵剑飞翎做青烟,人生畅快哪能久,不悟红尘怎化仙,天一道,仙剑飞翎,”

    天空缓缓变成了黑色,弦声铮铮,落月西沉,高举长剑站在空中的我大喝一声,霎时间明月沉落,剑如棉、如青烟、如飞翎,而于空中随月而坠的我,心神在这一刻敞开,力量如约绽放,脱开红尘包袱,化仙而来,

    轰隆,

    我长剑直指天鬼道至尊,直接撞上了她,

    上百只鬼兽从她身后乍现而出,全都抓向了我的泰阿剑,但给媳妇姐姐削弱之后,这天鬼道至尊俨然已经没有之前那样的强大,给我这一冲撞,最先触碰泰阿剑的十几只鬼手顷刻就给震碎了,落月之剑仍然飞坠而下,这股惯性压制着她一路撞向地面,

    “葬神棺,”外婆也在这时候发力,棺椁里的黑色气流越聚越多,最后黑烟中闯出了个手持漆黑长枪,神披战甲的鬼神,那鬼神看向了周围,最后目光定格在了外婆的双目上:“汝有何诉求,”

    “请替我斩杀了这野神,便让你入六道轮回,”外婆指向了此时此刻正和我正面撞在一起的天鬼道至尊,

    “信守汝之承诺,”那神将看向了天鬼道至尊,目光瞬间猩红,随后欺身而至,怒叱一声,一枪直贯入对方的胸膛,

    轰隆隆,

    恐怖的力量一下子震得我随风飘摇,恐怖的力量就跟毁天灭地一般,而刚才就在一旁不敢动弹的周其平,看向媳妇姐姐,又看向了即将败亡的天鬼道至尊,想都没想就往外面逃去,速度快得离谱,

    然而早就盯死他的外婆也动了,化作黑光拦在了他面前,手中的黑色球珠高举,无数黑光笼罩下来:“诸位道友,此时不灭杀这人,更待何时,,”

    有媳妇压制这天鬼道至尊的力量,老祖婆和一群的道友全都开始发动攻击,有的要将这周其平斩杀掉,有大胆的直接就挑战起了道统之神,

    而我一招未竟其功,已经退离到那神鬼的身后,一张符纸再次打出,咒符发光,剑咒再次释放,浑身都包裹在一层阴阳力量之中:“恶神受死,千峰万峰遥相连,迎空笑步清尘烟,光阴一道如云剑,飞去天外不记年,天一道,光阴剑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