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鬼奴

    浑身力量澎湃的我因为光阴力量加持,有了玄机炮的护罩,而剑光也在这个时候,伸展而出,如穿梭光阴白云的飞剑,要将敌人斩杀当下,

    轰隆,

    我一剑劈开对方的护罩,直接将她背后的手给轰飞好几个,但这天鬼道至尊却完全没有惧意,那尖锐的獠牙仍然闪过猩猩的白光,那双目更是想要将人生撕活吞似的,无数的鬼手更是抓向了我,让我的防护罩发出砰砰之声,

    这声音震撼心神,同时威力也是无语伦比的,几个不知对方深浅的道友瞬息而至,本来想要一剑屠了这恶神,结果刚到对方面前,就给鬼手抓住,直接捏了个粉碎,最后成了补充对方法力的滋补品,

    我震惊无比,想来如果给她跑出去,亦或者没有媳妇姐姐压制她的道统实力,她将是什么样的可怕存在,就算是三流野神,现在也不是我能够对付的,而听这野神的说法,媳妇的实力应该会很强,但现在削弱得非常厉害,让她已经不是特别的惧怕了,又由此可想到真正的道统大神,到底是何等的可怕,

    “大家都退后,这里由我和神将对付就够了,都去拦截周其平和周峰,”我大声说道,手脚却是不停,不断的攻击着这可怕的天鬼道至尊,

    正想着要跑还是要留的周峰一听到我这话,脸上全是恶毒之色,想也没想就往外面逃去,而一群的道友得到了我的提醒,大部分都追着他去了,剩下一部分,则去对付周其平了,  醉心章、节亿梗新

    我用光阴剑舞不断轰击对方的身体,而那战胜的神将也同样不留余力的攻击,霎时间就让我们占了上风,但我这剑招舞完,看向媳妇的时候,她又闭上了双目,只是封住了周围的气息流动,已经封印了恶神的大部分力量,

    我自己剑法虽然强横,但总需要念咒的时间,而葬神棺的神鬼却是厉害,不但攻击强劲,速度也十分的快,连续的攻击让那恶神缓不出时间来召唤鬼物,还能让我有了发动法术的时间,所以有他的帮忙,我相当于有了一个前排的死士,帮我遮风挡雨,让我没有顾忌的发动攻势,

    轰隆隆,

    强大的神将不停的挑飞对方的鬼手,但同样身上也给抓伤了好几下,伤口如同猛火灼伤,铠甲和皮肤都化飞灰而去,我知道就算是神将,也并非是无敌的,我需要更加努力的战斗才行,

    “得之大道不胜难,心切求之谈何易,千道万道皆空想,一念一剑天地藏,天一道,一念一剑,”我再次把自己拿手的剑法施展出来,

    泰阿剑在我受伤消失,周围不动的气流,也在这一刻动荡起来,嗡嗡之声霎时不绝于耳,无数的念剑也在恶神没有预料到的地方砍了出来,

    破道之剑的威力让这恶神十分的忌惮,因为好几次都差点砍中了她的要害,但因为压力的加大,也让她更加的疯狂起来,

    “你们敢这么对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天鬼道至尊怒吼着,咆哮着,身后的手更是跟生长不停的触手,给砍断又出来,给劈飞又会增加,简直无穷无尽,

    但我的天眼告诉我,她的力量正在因为我们的攻击而急速掉下,只要再坚持一会儿,我们就能够获胜,将这恶神砍死剑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仙力因为连续动用绝招也宣布告饶,化妖丹的力量居然也跟着消失了,我心中一凛,猛然放弃了一念一剑的轰击要向后撤离,准备等待魔气再度充盈,已经用九重魔晶恢复自己的力量,

    可还没等我撤出去,本来受到压制而分身乏术的天鬼道至尊却狂笑了起来,大手一挥,一直鬼奴迅猛的朝我冲来,我全力以赴,一剑劈向了这鬼奴,但却给对方直接撞到了剑上,整个人弹飞地上,浑身剧痛无比起来,

    看我给撞飞到地上,而那鬼奴仍然不依不饶,那鬼道至尊大笑起来,并且又伸手一挥,一群的鬼奴跟着从黑暗中跑出来:“哈哈哈,鬼道至尊……好,好呀……你以为控制住了我的信鬼,而我就奈何不了么,今天就让你尝尝,什么是困兽犹斗的滋味,我死,你也不会好过,我这就杀了你的庇身之所,让你暴露在天地之间,”

    媳妇姐姐眉仍然无动于衷,仿佛没有听到这话一般,而我虽然因为受伤而浑身难受,但也不会就这样停手,就算没有仙力施展法术,但普通攻击还是可以的,

    面对冲过来的鬼奴,我脚下一蹬,整个人倒飞而出,在鬼奴追击我的时候,我的时空剑势也跟着释放了出来,

    轰隆,

    鬼奴因为媳妇的道统威压,远不是当时杀死穆老的那种强悍可比,我的时空剑势轰出,这鬼奴立即消失在汹涌的魔气之中,

    但这恶神后面还有无数的鬼奴,却不像是她的信众那样,给媳妇姐姐威压就能够压制的,这些鬼奴就算是给削弱了,但仍有着常修无法比拟的力量,除非是十重仙,否则要对付他们还是很困难的,

    又有几个道友给鬼奴击杀,而葬神棺的神将也浑身是伤了,恐怕用不着外婆送他入六道轮回,他就得死在这场战斗之中,

    不过面对恶神,这位神将恍如有决死之心,竟无论是否有我在后面应援,他都无所畏惧,我真不知道他在上面犯了什么事,竟会给抓入了葬神棺里等待神魂俱灭,

    我手中握着九重的魔晶,急速的恢复着自己的力量,以及用魔气灌溉化妖丹,准备下一次爆发,将那恶神送入地狱,

    然而,数不尽的鬼奴现在却占了上风,无数的道友死在鬼奴的攻击下,也有数不清的人受伤,虽说大部分都是分魂而来,亦或者是对自己寿元已经没有期望的人,但无论谁死了,我心中都会感觉到无比的愧疚,

    就在大家都新生绝望的时候,忽然这些道友们中的其中几个欢呼了起来,并且犹如焕发了第二春一样的发动了反击,我心中好奇,连忙沿着他们刚才所看的方向看去,这一看,我也跟着兴奋了,因为天坑那边,又飞来了一群的修炼者,远远看过去,大都是穿着一身的黑袍的,当然,除了前面黑袍的后面外,后面还有穿着其他门派的无数杂家,他们不知为什么,竟都过来增援了,

    “夏道友,别来无恙,你可还好么,”为首的黑衣人大声的问起了我,我想了想,这不是那位之前的穿星袍女鬼修么,她怎么来了,

    旋即一想,这里是澜州,正是旁门左道汇集之地,她出现在这里也实属正常,而她肯定是赶来帮忙的,我就说道:“多谢前辈关心,也多谢前辈及时来援,”

    “希望没有来得太晚,”她说罢,拔出了一把细剑,直接把冲到她前面的鬼奴一剑劈飞了,

    女鬼修身后,星袍的黑衣人也来了,而他后面,还有好几个黑衣人,都开始了对鬼奴的围剿,这些修士或是妖精,或者是鬼,又或者是魔修,但无论哪一个,实力似乎都很强,鬼奴并没有在他们手底下走几个回合,就给消灭了,

    “倪诗,你这妖妇,你还有脸回来,”外婆看向了其中一个黑衣人,不知道怎么的,就算遮头盖脸的,外婆还是一眼认出了倪诗姑婆,我看向了那给外婆叫破的黑衣人,心中升起了暖意,还别说,倪诗姑婆也救过我几次,外婆和她是一码事,我跟她也是一码事,不能相提并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