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欺善

    “站住,没看到正在办案么,”我直接闯入了一群修士的范围里,只身前行的突兀感让大家全都看了过来,其中一个八重仙直接伸手过来要拿我,结果刚伸出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直接就落空了,这让他脸色顿时大变,显然他不知道我进入了杀道中,

    “这……这怎么回事,”那八重仙修士脸色一变,再次伸手朝着我抓来,而所有修士也看到我这低阶修士的闯入,但毕竟抓我的是八重仙,所以他们本能的等着对方的大手,能够把我跟拎小鸡一样拎起来,

    然而结果却出乎了大家的意料,这八重仙的手再次落空,我根本没有给抓住,手再次穿过了我的身体,这吊诡的一幕,让更多的人惊呼起来,

    “怎么回事,吵什么吵,”一个站在赵灵辉身后,看起来像是管家的九重仙脸色难看的瞪了一眼身后,

    “白老,你来看看这小子,”那八重仙的修士脸色惨白,显然的有些拿不准我到底是谁,

    “哪来的野修,竟敢来这造次,”叫白老的九重仙瞬间欺身而至,大手一伸,立即朝着我抓过来,

    结果嗡的一声,我整个人以杀道快速闪现的方法,移动到了赵灵辉的身边,赵灵辉面色一凛,手中一把宝剑立即朝着我挥舞过来,我瞬间飞离,并且站在了严婆婆的前面,

    “是你,”严婆婆双目中露出一丝奇异,但一时没想到我为什么能够在这么多修炼者中穿梭自如,

    “严婆婆,这次的事情以后,就带着母女二人和在下去中州好了,”我淡淡的说道,然后看向了母女俩:“澜州虽然是你们的故乡,但想必能够容得下你们的地方真的不多,”

    严婆婆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而那母女俩都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似乎觉得不可能的样子,

    “呵呵……既然知道是她们的故乡,为何还想着让她们离开,我说善城才是她们该留下的才对,”一个九重仙冷冷的说道,

    “人走可以,东西要留下,否则,谁都别想走,”另一个九重仙也怒哼道,

    “你们说的是这个么,”我拿出了临摹而出的书卡问道,这东西一出,立即让一群修士震动起来,一些人一时没认出真假,直接说东西在我这里了,倒也可笑,

    “城主,东西必然在他那里无疑,这人扰乱社会治安,必须抓起来,”白老怒喝起来,

    “不仅如此,这人一定是唐巧儿的奸夫,设计让骆智杀了他男人,现在要带唐巧儿去中州了,这小子太阴损,这是要一石二鸟呀,偷人老婆,夺人宝物,咱们还跟他客气什么,”一个阴损的长老一副认识我的样子说道,这顿时引得一群人交头接耳,

    整个善城修士队伍全都惊讶交谈起来,大有越描越黑的态势,这长老的表现让赵灵辉和白老都很高兴,估计事成之后是免不了一顿奖赏的,

    但严婆婆就怒不可为了:“当着孩子的面撒谎,算个男人么,”

    “道友是谁,为何多管闲事,”赵灵辉上下打量着我,表情里露出了一丝不信和犹豫,他应该知道刚才我遁入杀道躲过他那一剑的涵义,但让我走,却也不可能,

    “我是谁重要么,我如果说我是周其平,你能否让开一条道,行个方便,别再纠结那张书卡了,你们得到了也守不住,徒增杀戮而已,”我冷冷的说道,

    “道友说笑了,周前辈这样的贵人我还是见过几次的,前些日子他老人家还力邀我共襄义举,只是在下并无争霸天下雄心,只想着守住一隅,而未曾答应他罢了,所以道友怎么可能是周其平,”赵灵辉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扫向了其他的修炼者,大家全都朝着他看过来,想来只要有什么命令,都会在城主一声令下而倾巢出动,

    “呵呵,连争霸天下的雄心都没有,也敢动净世青萍剑的主意,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骗,”我冷笑起来,叫破了他的想法,

    “是个硬茬,大家全力以赴,”赵灵辉脸色阴沉下来,挥手就让所有人进攻,他可能也知道净世青萍剑的消息,所以才想要忽略这事而封我的口,

    看到那白老目光全钉在赵灵辉的脸上,我知道这两位是穿一条裤子的了,

    而这一架,也不得不立威一次,才能断掉这些人的想法,我看向了严婆婆,说道:“严婆婆,保护好她们,这里我来对付就可以了,”

    我的话说完,严婆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这什么话,我能让你一个对付这么多人,知道你心意就好了,年轻人别太出风头,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一边去,”

    我愕然了下,这严婆婆还真是个面恶心善之人,她保护这两母女,竭尽全力,对付敌人,也丝毫不退缩,或许是她自己的正义,但毫无疑问让人佩服,

    就在严婆婆即将要出手的时候,我的化妖丹也爆发了,魔气在这一时刻喷薄而出,一把把能量利刃在背后涌现,我立即冲入了九重仙化境,再次和十重仙的分水岭接驳在一起,而泰阿剑也在这时出现在了手里,随着我的移动闪现凶光,

    赵灵辉让我用缩地术欺身而至,脸色霎时间就白了,他十重仙的入境期,道统的颜色还是相当漂亮的,应该是六倍的道统了,怪不得不敢跟周其平去作死,如果敢来冥道天坑那,我早就第一个杀了他,

    不过,现在也不晚,

    嗡,

    时空剑势和魔气刹那间发动,一道恐怖的流光直冲赵灵辉,而赵灵辉也不是笨蛋,明知道我这次爆发出这么刚猛的力量,自然不会等着挨砍,所以不要命的往另一个方向逃去,但时空剑势吸附和调动能力都无比强大,赵灵光直接给时空剑势吸附了过来,而紧随其后魔气也直接击中了他,让他整个人都消失在黑光之中,

    原本正准备攻击过来的所有修士都愣住了,眼看着这惊天动地的一击,没有一个脸色不惨白的,包括严婆婆看着我事,瞳孔不禁一缩:“你……你……你到底是谁,”

    “严婆婆,我是夏一天,是来救你们的,”我没有必要隐藏名字,反正无论好坏九州都已经传遍了,加上站得越高,就代表肩膀会扛得更重一些,所以这都是相对的,

    “夏一天……夏一天,这名字怎么好耳熟的样子,”严婆婆怔怔看着我,而听到我自报姓名的人,已经有不少目露恐惧,并且大叫这朝外围逃去,

    “是……是夏老魔,就是那个在宛州杀得越州修士和妖修人昂马翻的夏老魔,”几个听过我名字的,当场就吓跑了,剩下没跑的,是一时之间没从赵灵辉之死中反应过来的,

    这要是听到我在澜州也杀了不少,估计逃得更快一些,不过光是秒杀赵灵辉的事,就让整个陇坞镇没过半盏茶功夫,也都平静了下来,这些修士大都是欺善怕恶之辈,好坏不一而足,只看跟了谁而已,赵灵辉一死,也就作鸟兽散了,外婆要重新打理澜州,能省下不少功夫,

    “囚牛,去把叫白老的人带过来,”我命令起了囚牛,而囚牛很快就飞出去了,将逃出去最快的赵灵辉管家白老逼了回来,

    看着对方给囚牛轻易逼回来,我心中冷笑起来,问道:“你知道净世青萍剑的事,”

    那白老愣了下,本来是摇头的,但看到囚牛越逼越紧,他当即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