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福缘

    猛烈的力量一路贯通,把前方一大片的竹林全都毁得一干二净,那为首者,什么都没剩下,只留下一阵的青烟,代表他来过、存在过,

    “书卡就在那,你们有本事可以去取,没本事,我逼你们去取,你们看如何,”我脸色阴沉的站在他们首领毁灭的位置,看向了正飞在半空中,一副想要抢书卡的人,

    那四个人中,两个人听了我的话,顿时停住了身形,立即说道:“前辈饶命呀,我们奉命行事,一切都是我们师兄教唆的,不关我们的事呐,”

    而另两个里,一个发了狠,直接九十度转角飞离,似乎要仗着自己的飞行速度逃命,然而还没等他飞出去多远,轰隆一声,正扭头看我有没有追他的家伙,直接撞上了隐去迹象而从他对面轰来的囚牛,

    轰隆,

    这一下对撞,就仿佛小牛犊撞上了列车,瞬间炸起了一滩血雾,直接化作粉尘消失不见了,而囚牛击杀了一位,立即转而攻向了还在计划强夺书卡的人,

    我冷笑起来,这四个人也都会死掉,毕竟他们杀人不问缘由,我没有留下他们的必要,

    轰隆,

    又是一滩红烟,对方中又有一个死于非命,整个过程并没有什么恐怖的画面,而是如同绽放的红花,把地面打得湿漉漉的而已,所以躲在疾行鬼上面的华珂,虽然闭着眼睛,但我发现她也正在担忧的偷偷看我,

    媳妇儿看这孩子正在偷看,很快飞了过去,伸出那双细致的手,遮住了她那双眼睛,并且将她抱在了怀中,我放下心来,看向了剩下的两个修士,

    如今,他们脸色惨白,目光中游离不定,正想着会不会给神出鬼没的囚牛一击打成飞花了,甚至其中一个吓得跪了下来:“前辈,我是本尊前来,还请前辈饶命呀,”

    我怒看着他,扫向了另一个,那男子想都不想,瞬间逃出了小半里远,结果囚牛完全没给他机会,当场就把他打成了血雾,

    “本尊来,那撞上我,可真是时运不济呀,先自报姓名,来历,然后再说说,这次本尊来,除了满世界找这书卡,还有什么目的,”我上下打量着他,这让那修士双目只剩下空去,

    “好,好,在下姓焦大名一个明字,只要前辈饶命,什么都说,”那修士脸色本已惨然失色,看我点头,他方才缓了过来:“我们仙路门来至上三州的逆州,封掌门令寻找净世青萍剑的碎片,我们师兄和我,都是负责澜州的地界,而其他师兄弟,负责的是其他州的,结果我们在澜州找了很久,这不刚刚有了消息追过来,就遇到了前辈,至于前辈的妻子和老奴,完全是师兄自作主张杀的,说是什么既然不给,还威胁他,那就一不做二不休什么的,唉,”

    “你们找净世青萍剑做什么,你们仙路门实力如何,九重仙和十重仙有多少,分散九州,难道实力很强,手中的净世青萍剑碎片有多少了,还有,你们的弟子里,是否有万松小那么个人,”我又丢出了一串的问题,把叫焦明的人问得一愣一愣的,

    “我们掌门找净世青萍剑也不知道是做什么,至于我们仙路门是上三州里也算排得上号的门派……因为我们仙路门有好几个山门和分舵,并不是一个山门,所以消息不畅,至于九重仙,更不知道多少了,反正不少就是了,叫万松小的……好像是我们山门的,又好像不是……但这名字很熟,真的很熟,至于我们山门里,目前还没找到过碎片,但我们出山的时候,听说主山门那边已经找到了一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却大肆宣扬了,应该不是假的,”焦明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一副害怕我杀他的样子,

    我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想不到这仙路门居然好几个山门和分舵,那就宛然是一个超级大派呀,毕竟人家的九重仙都是论个位数的,他们负责澜州的九重仙,居然就已经不少了,怪不得刚来就能够搅风搅雨,闹得沸沸扬扬,

    “就算你们门派再大,但这书卡不集齐九张能有什么作用,详细告诉我你们知道的,”我拿回两枚漂浮在空中的书卡,细细的敲击了两下,结果这一敲击,发现两枚书卡竟发出了清脆的石头抨击声,

    那焦明连忙摆手制止我:“前辈使不得,使不得如此敲呀,这东西是易碎品,这才用书卡包着不是,传说里面是薄薄一片净世青莲的莲花瓣,玉做的,这么敲可没准就碎了,”

    我皱了皱眉,一副不以为意的说道:“莲花如此脆弱,招来的剑能厉害到哪里去了,碎了正好,让你们大家都找不齐全,也就不能为祸人间了,”

    “不不不,这东西跟前辈想象的应该不一样的,在下听说……呃,只是听一些师兄说的,您也别当真,其实那东西一片就能够用了,它可以说是剑,又不能说是剑,因为他只有虚形而无实质,不过威力却大的离谱,这九枚碎片,只要有其中一枚,就有摧毁一方地界的威力,当然,咒语这东西要有,但听说只在大掌门手中……至于为什么要找它,其实有一位来至主门的师兄给我们稍稍露了底,他说是当时我们仙路门的大掌门吧,偶然得到了一枚碎片,就秘密的实验了它的威力,没想到不用就算了,一用就轰飞了一片山峦,大掌门发现竟如此可怕后,这才倾尽一门之力去寻找所有碎片的,”焦明这人看起来胆小,但实质上口才却不错,竟把这事说得神乎其神,颇具有将故事的天赋,

    我想了想,看着两枚书卡,脸上多了一丝凝重,想不到这么一块碎片,连山峦都能摧毁,要是用在一门之中,怕真有毁门之力,不过咒语居然只有那大掌门有,那对于现在的我似乎也没什么用,就果断把它们插回了灵宝谱,

    焦明看着这两枚书卡,贪婪的舔了舔嘴唇,我看向他,冷道:“怎么,现在还不走,难道还觊觎我手里的书卡,”

    “啊,哪有,哪有,我只是看这本书古朴,应是了不得的宝物,不禁多看上了两眼,对了前辈,那带上孩子手里那枚书卡,您可有三枚书卡了吧,那可要小心点,你知道,我肯定不会多说,但财不外露,前辈还是小心为妙呀,”焦明一边看我,一边察言观色,看到我瞪了他一眼,立即飞似的跑了,一路上还不断的看过来,生怕我反悔的样子,

    我飞了回去,看着华珂手里正拿着一枚书卡翻来覆去的看,心中叹了口气,这东西福缘深厚的人才扛得住,她父母虽然都是修炼者,但福缘仍差了点,所以没能抵得住气运的冲击,最后双双殒命了,反倒是这孩子留了下来,这间接证明了孩子的气运也很强,至少异于常人,前途当然也就不可限量了,

    不过就算是福缘深厚,也无迹可查其底,所以我不能让这孩子再陷入任何危险之中,同样,这也是我放过焦明的用意,至少让别人知道三枚书卡都在我手中,让他们都来找我,如此才能换来孩子的安全,

    “爸爸,爸爸,这里还有一本书呢……妈妈说,等我长大了,能够看懂书里的内容了,就能知道爸爸在哪里了,”华珂在怀中捧出了一本薄薄的书页,装模作样的翻给我看,

    我看了一眼书里面的内容,惊得脸色微变,怪不得,唐巧儿无论如何,都不把书卡给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