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国教

    阴火乌鸦已经给我取消,而这些黄泉杀道的修士倒也没有立即攻过来,而是做出半月形的包围状,我饶有兴趣看着他们,想要知道平时不出现,连听都没怎么听过的黄泉杀道,怎么会在这时候跑出来了,

    “州禁,数百年前倒是出现过,只不过震慑宵小的效果不是很好,但今时不同往日了,我们黄泉剑道作为国教,承继中州道脉的昌盛繁荣,对中州乱局,当然要竭尽所能的予以帮助,士兵有士兵的守土之责,我们断然不会介入其中,但若是有周边区域的修士介入中州大战,我们就有权利行驶我们的义务,让你们这样不按规矩来的修士,按照中州的规章制度来,”那长老模样的修士说道,

    “哦,国教,有多大,帝纤尘那老家伙躲在哪了,”我看着那长老挑衅道,

    “你敢直呼道主之名,看来是不想活了,”一个修士大怒说道,而那长老却皱了皱眉,面色有些难看的看着我:“阁下到底是谁,如果不说,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呵呵,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对我不客气,”我冷冷说着,把万鸦壶拿了出来,念起了咒语,

    这一下,所有的黄泉杀道弟子都紧张起来,而那长老也咬咬牙,怒道:“看来阁下不见棺材不落泪了,门中弟子听令,立杀无赦,”

    一群黄泉杀道的弟子当场拔剑,全都围了过来,而我也马上把阴火乌鸦召唤了出来,瞬间扑向了那长老,

    对方也有些意外,不过因为士兵们都或多或少中了招,所以这些黄泉杀道弟子倒也马上感觉出了熟悉的气息,并且让同伴开始小心谨慎起来,

    我大概算了下,这些黄泉杀道的弟子并不多,也就是二十多个左右,应该是四个五人小队,这和当时南极仙门的配置差不多,只不过来到了这里,他们在质量上,绝对比南极仙门要强得多,

    阴火乌鸦飞过去,这些黄泉杀道弟子马上有了应对的招数,那就是剑法,

    不得不说,黄泉杀道的剑法还是相当恐怖的,四个弟子围绕在五人小组里最强的长老身前身后,面对阴火乌鸦这等邪法,他们居然知道如何的对应,远远不是那些金甲士兵可以做到的,

    而且他们一定经过了团队的对法术专门训练,五人小队里暗含阵法,怪不得对付修士的时候,士兵退下改由他们黄泉杀道上了,

    “呵呵,有点意思,正好我也想要试试七重仙的程度,”我自从修了真魔道后,一到战时就会热血沸腾,加上身经百战,对于斗法的自信,显然比一般人要强许多,

    瞬间的拔剑,瞬间的冲入了大阵中央,我一个时空剑势立即轰向了正在施法的一个长老,那长老没想到我居然直接缩地术过来,顿时吓了一跳,而这手一抖,法术立刻就停顿了,还没等他逃命,我一剑就轰飞了他,而剩下的四个反应过来的弟子还想要反击,结果我却闯入了杀道中,并且瞬间脱出了战团,

    “藤长老,腾长老,他也进了……进了杀道,”一个弟子大叫起来,他刚才差点砍中我的衣角,所以发现没砍中,立即确认了起来,

    而其他使用剑法的长老却都在噤声念咒的时候,没一个理会那弟子,他们相信,只要他们的杀道剑法一出,一定能把我杀得人昂马翻,

    “一定是我们黄泉剑道的弃徒,大家不要犹豫,给长老们护法,快护法,”一些激灵的弟子立即叫起来,让其他弟子纷纷都认真护法,

    我冷笑一声,从袖中摸出了个金色的环,直接丢上了天空:“剑法是不错,但如果依赖侧重太多,还不如不用,呵呵,我倒想知道,那如果用不出来会怎样,”

    封界环上天的一刹那,金光普照下来,犹如一缕猛烈的阳光,而刚才还在使用剑法的几个长老,立即没有了道统的支持,念了大半的法术直接断开了联络,

    看着他们因为惊讶而目瞪口呆,我阴沉一笑,冲向了最近的一个长老,泰阿剑一抖,直接就劈飞了几个弟子,而那长老几乎没修炼出厉害的剑法来,一旦失去道统支撑,本事也没使出来,当场就给我一剑扎入了咽喉,

    囚牛也化剑形飞出,飞快的收割这些弟子的性命,在封界环里,囚牛比我厉害不知多少,失去道统意味着无法做出有效反击,甚至连杀道的遁法都施展不来,所以方才一个照面,囚牛就连杀三四人,这让黄泉杀道的弟子全都开始逃之夭夭起来,

    我完全没打算放他们离开,所以剑光也不由动了真格,下界的时候,这些黄泉杀道修士就是我必杀的目标,到了上界当然也是如此,而且帝纤尘自己也说过,他会来找我,并且杀光我的朋友,

    那我们俩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见面就是死磕的结果,而对他的爪牙,也不需要客气,反正他们帮的是皇帝,

    我杀掉几个比较难缠的,囚牛解决了大半数,最后留下了个看起来最激灵的,将他抓住后,我问道:“你们黄泉杀道,在中州山门有几座,实力如何,”

    “前……前辈,我们黄泉剑道……在中州实力最大,至于山门……山门是什么,”那弟子犹豫了下,有些闹不明白我说的什么,

    我想了想,山门是上三州的叫法,我就换了个问法说道:“就是你们的总坛之下,有几个档口,或者你们一山有几峰,”

    “哦,哦,原来是这呀,我们黄泉剑道大小有上百的香堂,总……总坛一座,”那弟子惊慌失措的说道,

    “帝纤尘死了没,最近似乎没什么动静嘛,他和狗皇帝关系怎样,”我问起了帝纤尘的情况,

    “太上掌门早就不理俗务,专心进修,我们这些小的,哪里知道太上掌门的境况,至于和狗……不、不对,和皇帝的关系,大家都有目共睹,毕竟都是相辅相成的,一个管司法和统制中州的黎民苍生,而一个教万民,使得他们有信仰,有抱负,说的就是各司其职,”那弟子连忙道,

    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一个开了个天庭,胡乱的治理民生,一个开了个国派,对民众进行洗脑,哈哈,还真是狼狈为奸的绝配,”

    那弟子不敢搭话,我也懒得理会他,回到疾行鬼那边,就此扬长而去,现在要对付皇帝,又多了一个对手,帝纤尘可不是善类,他掌握了中州的所有门派,让修士听命于他,而皇帝负责养猪场和士兵大战,如今兵强马壮的,把我在中州的领地压制得死死的,想要进一步都难,

    我和媳妇都能够辟谷,但孩子却不行,时常还得去给她找食物,而吃饱了自然又得有三急,这一路停停走走,加上遭遇黄泉杀道的追击和堵截,时间难免就飞快过去了,进入解放区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后的事情了,

    媳妇儿对华珂由原来的好奇,变成了现在的责任感,这一个月以来,都跟我一起照顾这孩子,除了没在忽然消失,还总说我一个人肯定照顾不来,

    其实她不说,我也深有感触,虽然我年纪是上来了,但对于照顾孩子的事,还真的和她这女性没得比,加上华珂还小,很多事情都要面面俱到,因此养育问题对我而言是最大的挑战,也占据了我大半的时间,好在进入解放区后,事情得到了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