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染红

    时空剑气恍如喷泉柱一样的能量,刹那时间就贯通向言师兄,言师兄脸色大变,不过他同样是剑魔师父的高徒,危机之下,浑身如雪花一样散发出凌乱无比的雪白剑气,飘得四周都是,随后一样前行的超级剑气直接和我的剑气撞在了一起,我只觉得浑身冰冷刺骨,这毫无疑问是我中了言师兄的剑气,这股剑气,一样来至剑魔师父的传承,

    不过我的时空剑势的却异常的强大,轰过去的时候,言师兄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要不是实力压制在了三重仙的程度,言师兄恐怕早就在这一剑中如烟云消散了,

    我双目赤红,这是因为魔气造就剑势而产生的副作用,但因为我平时能够轻松抑制,所以眼眸中的红光很快就消失不见了,而这股魔气俨然已经填充入化妖丹里,

    “师弟你没事吧,但这……这怎么可能,”言师兄站起来看向我,无奈的摇摇头,这一击实在太强横,连他的剑气对轰都落败下来,

    “师兄,你呢,”我连忙问道,毕竟直接遭到时空剑气的击中,我不敢保证不伤言师兄分毫,

    “我能有什么事,倒是你,这剑术,为何如此似曾相识,”言师兄站起来后,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然后立刻问起了我关于时空剑势的情况,

    “哦……这是我近年冒险,一位老前辈,既是我剑道的师父传授我的剑势,随后我自己又加入了自己的领悟,最后形成了自己的独特绝招,”我说着,过去确认言师兄的情况,

    “啊,不知道那位老前辈姓甚名谁,”言师兄立刻追问起来,两眼已带着期待的光芒,

    “剑魔师父说他早就忘记自己叫什么了,可说是无名无姓,”我尽量的回答言师兄,

    “剑魔师父,那这……这位剑魔师父……是不是白头发,喜欢穿着一身洁白的衣服,行事从来都是自顾自而不顾他人,而剑法超群,实力强的离谱,”言师兄急忙的拉住我问起来,

    “姑且……姑且算是吧,剑魔师父确实一头白发,行魔修之事,却一身纯白,行事也算自顾自吧,”我想了想,言师兄说道基本算是了,毕竟也找不到第二个我能够想起可重合的人,

    “什么叫姑且……那就是我们师兄弟的师父呀,哎呀,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搭上师父的,为什么不请他回来,”言师兄惊喜交加,立刻拉住了我,

    我又惊又喜,道:“是我们师兄弟的师父,不会吧,剑魔师父此时此刻正在冲击九倍道统的十重仙化境,我又怎么能打扰他,所以一年多以前我们俩就分别了,至于他现在在哪,我哪里会知道,”

    “唉,怪不得你剑法会大幅度的成长,你可知道么,当时师父对我只是随意指点了下,在青州已能立足,如果他肯教我到后面,我岂止是如今的成就,”言师兄一副十分可惜的模样,

    以前我听过言师兄描述剑魔师父,听说是教了一段时间,然后无端消失了,其实后来我见了剑魔师父后,却总能听到剑魔师父说言师兄不成器,具体内容,怕也只有两者当面说,我才能够确认了,

    “想不到呀,我们居然是真正的师兄弟,出乎意料之外,现在倒好了,你曾经和我学习剑法,如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的剑法已经比师兄的都要好了,师兄惭愧至极……亏我还沾沾自喜的来找你斗剑,唉,现在师兄决定,从今往后一段时间,会全力去寻找师父去的,师弟,请恕师兄不能帮你一起打通澜州的皇帝了……”言师兄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但在这么多人面前输给我,实际上也会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谁喜欢打输,只是真的不够对手努力而已,

    “师兄……其实我还是能够知道一些师父的行踪的,”看着师兄暗淡的表情,我拉住了他,

    “什么,你知道师父在哪,快说快说,”言师兄立刻来了精神,两眼都亮了起来,不过他现在九重仙,要去找师父,那确实能够一扫前耻,至少剑魔师父也不会太过奚落他,

    “师父说了,一旦他冲击上九重仙,就立刻去越州找李太冲,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而不在那时间段,应该会是在雷州的魔炼之地闭关修炼呢,亦或者去了上三州……”我把能够想到的地方说了出来,好让言师兄不用走弯路,

    “嗯,我知道了,我这就出发吧,现在师兄荒废剑法,已经无脸再面对你了,”言师兄叹了口气,随后和孙重阳他们告别,

    孙重阳和圆慈都目瞪口呆,毕竟刚聚一起,这又要离开,实在是太过仓促了,至少也要相聚一刻才是,

    “言师兄,也不在乎这一两天,我们难得相聚一刻,怎么能说走就走,”孙重阳一阵的相劝,圆慈也双手合十,说道:

    “言施主,此行必然坎坷多灾,避一时之凶,得一时之吉,再等一等,令师便可能与你重逢,何须这么着急,况且你这一去,令师这么一来,却很有可能又失之交臂了,施主觉得呢,”圆慈又半真半假的扯了起来,但无疑这说法让言师兄犹豫了下,

    “呵呵,圆慈神僧,你说的我都知道,因果这种东西我也懂,但你们可知道,我对师父的念想有多强烈,多少年了,多少年了呀……既然知道师父的消息,我作为弟子,就不能不管不问,至于缘分和因果,再说吧……”言师兄摇头苦笑,随后飒然而去,

    我怔怔看着师兄,眼看他越走越远,心中没来由的失落起来,但忽然的,华珂这孩子站了出来,问道:“爸爸,伯伯这是要去哪里呢,”

    “师兄,你走了,华珂怎么办,”我看到华珂,当即心中一喜,立即缩地术拦住了言师兄:“师兄,你说过要培养华珂成大气候的,岂能言而无信呐,”

    言师兄这才恍然过来,回头看向了华珂:“可师兄剑法尚且不如你呀……不若你教她,带我磨剑回来,再代你一程,”

    “师兄,教习剑法,从来不看强和不强,只有合适和不合适,”我反驳道,

    “但师父……”言师兄表情明显缓和下来,但还是感觉想要去找师父,

    “九州大战拉开序幕,师父难道不出来,”我提醒道,言师兄深吸一口气,叹道:“好好好,既然你用那么多理由说服我,我再拒绝那就太不识趣了,那师兄就留下来好了,”

    我很高兴,至少是留住了言师兄这剑修,这对打开澜州仙气乱流缺口很有帮助,

    过得八九天,韩珊珊也稳定了修为出关,并且开始研究起了万鸦壶和封界环,万鸦壶是重中之重,但封界环却是对付黄泉杀道的主要宝物,有了这个,就算是遇到大批量的黄泉杀道,我们这边也能公平决斗,不至于陷入对方的杀戮场,

    黄泉杀道的可怕在下界就是个传奇,一个人就能对付一个道门,远不是一般修士能够对抗的,加上现在的黄泉杀道分舵总坛加起来遍布中州,数量可想而知,虽然不知道有多少人能进入杀道,但碰上一个都会倒霉,

    韩珊珊进入研究的一个月后,单龙那边也来了消息,大批的澜州修士汇聚仙气乱流区,只等着我一声令下就发动总攻,

    而阮秋水也同样带着解放区大军和狗皇帝的正规军接触上了,大战还没到仙气乱流,就已经展开,听说血战把草原都染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