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定夺

    “愿为夏皇效犬马之力,我上清教必定不负众望,,”赵孟楠高声说道,这声音彻响在所有修士的耳中,可以说,算是上清教数百年后,再次从暗处冒出头的伟大日子,也将是上清教赌上一脉之事,破釜沉舟的一搏,

    赵孟楠挥袖离去,速度快得离谱,可见他实力也是不错的,而孙重阳说道:“一天,这趟我就暂时不能陪你去了,上清教我得看着,要不然我这宫主可就是口头宫主了,”

    “也好,你在那里主持上清教,我会更放心一些,”我点点头,孙重阳刚才一番发言,已经让我看到他真真正正的脱离了青涩,逐步转向成熟,他不再是几年前逮到我就攻击,不问青红皂白就动上刀子的那个愣头青了,

    “那我可走了,一切小心点,我们在黄泉杀道的总坛见,”孙重阳要和赵孟楠组织对抗黄泉杀道的事,所以就不打算跟我去了,而是要和我在总坛相见,

    其实这样也好,两面夹击,会让黄泉杀道更快覆灭,我顿时对消灭黄泉杀道有了足够的信心,

    而事实上也是这样,路上还遭遇了赶过来的黄泉杀道狙击部队,我们修士队伍却从三万变成了四万,对这些小股部队进行了屠杀,而遇到州郡的小型组织和杀道堂口,我们当然都一一扫灭,这些给标记的黄泉杀道分堂消息,全部来至上清教提供,看来数百年来,上清教早就做好了准备,

    接应我们的上清教修士越来越多,让修士数量不断的几何翻翻,这上清教弟子数十万,信仰者无数,说的恐怕不假,怪不得皇帝当时也十分的忌惮这上清教了,如今一翻开底牌,几百年攒下的家底,着实吓人,可不是我这刚刚冲出来的毛头小子可比,

    阮秋水的大军也在同步的扫荡,有我们修士队伍的照应,部队几乎是势如破竹,随之而来的补给和兵员也越聚越多,这也和中州治理后勤的赵仙官有联系,她当年给狗皇帝当智囊团头子,后勤治理可谓是拿手至极,给我打工后,更是卖力起来,虽说我已经有很久没见过这位曾经的蚊子大仙,现在的女仙官了,但影响无处不在,

    近两百万的大军,恍如是蝗虫一样的前进,我现在知道了为什么李庆和他们会在后期成长那么快了,这么大基数的士兵,这么大能量的势力,要专注培养一些人,一点都不困难,而且随着占领州郡越来越多,资源环境越来越好,我们能够供给的也会比例成长,加上澜州和截教组织源源不断的输入资源,用财大气粗来形容我们现在,一点都不过分,

    众人拾柴火焰高,越来越旺的火苗,很快就会烧成泼天大火,把狗皇帝和他的皇位烧成灰烬,

    很快,黄泉杀道总坛的消息就从上清教那得到了验证,上清教点燃了全面大战,所有的教众开始发了疯似的攻击黄泉杀道,而我们三方面大军,也同时发力,开始在各地州郡煽风点火,限制和拖延皇帝大部队的兵力,

    这件事让狗皇帝龙玄天在小天庭的会议上炸了锅,暴跳如雷的他连下数十道兵令,兵发四方,还准备御驾亲征,带领三百万大军,气势汹汹朝我们赶来,

    我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一天,首?两端的他已经别无选择,只能和我的主力进行一场决战,而这一次,胜利者将会得到冠冕,而失败者必然成为流寇,

    我本是流寇,奈何窥视重宝,所以狗皇帝怎么能够饶了我,

    但现在我正在蚕食周边州郡的势力,一路过去,几乎没有什么停留,见着纷纷投降,毕竟连组织都要给连根拔起,何况养猪场的太守,

    不过狗皇帝治理数百年,铁杆肯定是有的,不过大的兵力似乎正在收缩,只有几股翻墙的小势力来对抗我们,这几乎等同螳臂挡车,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就给扑灭了,恰恰势如破竹的气势,很快给上清教传扬得四处都是,

    我现在明白了宗教在一个国家里的作用了,他们在情报网,以及宣传上,都拥有了近乎逆天的能量,民众投降我们,很多时候,全靠他们一张嘴就够了,原本我们只占了皇帝三分一的地盘,如今竟拥有了三分之二,

    狗皇帝急了,怎么可能让我得到国之重器,决战,恐怕越来越近了,

    然而,越是这个时候,我就越要紧张起来,当年的黑龙大军,不也是占领了这么大片的中州地盘,结果一子错而全盘皆输,所以丝毫都马虎不得,

    没有出乎意料,好日子只持续了大半年,则上清教的传讯高级部队上百人,就齐齐到来了,而这次带头的,则是上清教的一个女大长老,已经算是仅次于赵孟楠的存在了,

    我坐在了州郡府的书房里,十重仙的女大长老在赵茜的带领下,来到了我面前:“夏皇,贫道卢庆琪,上清教的外事大长老,这次来,是要请夏皇定夺大事的,”

    “嗯,略有耳闻了,你可以直言不讳,”我心中一紧,之前是听到了边境大乱的事情,越州越过宛州边境线,与澜州、中州三个大州的人类修士在边境线上对峙,不知道是谁挑动了谁的神经,这次越州的阐教联盟竟直言要约见我,并且已经派出了使者,不日前来,

    “澜州修士介入中州,帮助夏皇解放军的事宜已传得沸沸扬扬,而越州作为狗皇帝的战略伙伴,扬言要助狗皇帝一臂之力,可现在我们上清教和夏皇您,正在对狗皇帝和黄泉杀道动兵,这样的局势下,我们上清教该如何作为,还请夏皇明言,”卢庆琪平静的问我,

    大家都有大家的情报网,不可能瞒得住对方,但解决这些事,就需要说的上话的人对接才行,所以上清教的总外事大长老才会亲自来这里询问我下一步的举措,

    我想了想,说道:“他们打不起来,只会来劝我停手,然后用九州大战来制约我,让我以大局为重,和那狗皇帝和平相处,但眼下这种状况,我决心已定,定然要灭了黄泉杀道和狗皇帝,就不知道你们上清教有何想法,”

    那外事大长老长相一般,略有些丰满,可表情却异常的平静,听了我的话立即表示道:“我们上清教为夏皇马首是瞻,夏皇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并无任何想法,”

    我暗道那你还跑来问我,明知道现在骑虎难下,就更应该尽快解决战斗,平定中州才是,

    不过这种事也不能全怪他们,毕竟澜州守住越州的底线他们也拿不准,所以我说道:“上清教能够这样最好了,越州介入的事情,澜州一定会全力支撑,现在我们把不准的只是妖族的想法,就怕他们不顾一切要夺回宛州,发动九州大战,甚至会从西部进攻中州,火中取栗,”

    卢庆琪听了我的话,沉吟了会,说:“这两大可能,我们上清教也略有商讨,妖族必定不会放过这好机会,中州大乱,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人类阵营,如果说撕开口子,那一定会在这里,而眼下澜州和越州修士对峙,更是加速了这伤口的撕裂,不知道夏皇如何应对妖族的进犯,”

    “中州内乱已发,九州大战在所难免,为今之计,我们只能尽快平定中州,而如果因为我们战时、战线拖得太长,导致九州大战在中州内乱的时候开始,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只能暂时放弃继续进攻,”九州大战一起来,根据目前在手里的棋子,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先对抗入侵再说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