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红树

    让小世界进入内耗之中,让民众更相信,以及更迫切需要道统的力量,而有了力量,就会发动战争,这简直是一个死循环,而我要保护黎民苍生,让世界里的生灵共存,反而会让自己的道统之力可有可无,即是说,如果我成为了神仙,我很可能会成为一个没人会拜我的道统神,光棍神仙,

    我倒吸一口冷气,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很快就会因为道统扩展不开,要么给治罪成为罪神,要么会给像像帝纤尘那样的无情神仙给笼络成为下属吧,

    想不到神仙界居然会是这种玩法,真是开了眼界了,我看向了周边,大家基本逃得差不多了,我深吸一口气,说道:“然后呢,你想让我怎么做,”

    “这场战役,根本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我和你,都会封神,都会成为小世界的管理神,到时候,更应该是精诚合作的时候,而不是在这里为了一点小事而争斗,你说对不对,”帝纤尘对我抛出了橄榄枝,

    我嗤的一声笑起来,这顿时让帝纤尘脸色有了变化,看着我时,目光多少有些阴沉,

    “帝纤尘,你残暴无情,我想我做不到,常言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上去以后,总有好的神仙和坏的神仙,像是你这种,应该归类于坏的一类吧,你觉得我会想要往这方面发展么,可以有兴趣,但我不会去做,这自私透顶,而且我和你合作,顶多是复制你那一套做法,虽然干脆利落的能够迎来无数的教众教徒,但你不觉得,这一切来的太容易了么,当你布道的人,全是一些?窃狗偷之辈,蝇营狗苟之徒,那我布来干什么,我的道,希望好人来学,即便好人再少,那又怎样,而且来的太容易,我不喜欢,有挑战性的,可能更适合我,”我冷冷的拒绝了帝纤尘,

    这顿时让他的脸从激动的红润,渐渐变得阴沉晦暗起来:“夏一天,你耍我,你可知道,即便你拥有祖龙气运,但对我而言,依旧没用,我有很多种办法,让它不会出来,”

    我皱了皱眉,快速的用手在身后结印,而帝纤尘看向了遮住我手的袖子,冷笑起来:“你以为,你能够打赢我么,幼稚,”

    嗡,

    剑声一响,媳妇扯了我的衣角,我立即往后面退去,而那把纯钧剑的光芒瞬间出现在我原来的位置,

    我心中庆幸这一剑躲得及时,但忽然的,我看到帝纤尘冷漠的微笑里,有了一丝的戏谑,我手臂一凉,发现袖袍位置,几乎不见了一半,

    我脸色青灰,要不是有媳妇儿预警,刚才那一剑早就把我的手削掉了,这纯钧剑竟恐怖如斯,

    不过泰阿剑已经经历了一次升级,只不过玄天魔气因为要灌注化妖丹,而给我抽调了,这让玄天魔气最近一直沉默着,但眼下,我要是不启动这玄天魔气,我根本斗不过这帝纤尘,

    我心中强烈的战意,让泰阿剑剧烈的呼吸起来,魔气的强烈注入,开始让剑柄上的那枚玄天魔气告诉运转起来,渐渐形成一道恍如流光的气息,

    “玄天魔气,你居然有这个,”帝纤尘有些错愕的看着泰阿剑,似乎看到了一件了不得的宝物一般,

    我知道玄天魔气对杀道而言意味着什么,他帝纤尘就是修魔的,这东西到了他手里,估计能上几个台阶,所以怎么可能没感觉,

    泰阿剑暴涨一尺,力量会增长好几分,但与此同时,帝纤尘的力量竟仍在猛增,而领域的力量也变得强大了起来,

    “神鬼降临,”我怒喝一声,身后的不起眼平房里,轰隆一声给一阵黑影炸出口子,一口金光闪闪的棺材飞上云天,而棺材盖子霎时间就炸开了,并且涌现了一阵阵的黑雾,似乎有什么东西立马就要飞出来似的,

    “在我的领域里,还能用鬼道道统,难道你身体里就嫁接了鬼道的道统,”帝纤尘很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所以看着我颇觉不可思议,

    “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我双目瞬间苍红,魔气灌顶之后,我的力量再次提升到了另一个境界,这让帝纤尘也有些意外:“好厉害的杀气,怪不得能够转换我杀道的道统,”

    嗡嗤,

    忽然一道剑光出现在帝纤尘的身畔,这剑光,显然来至于囚牛,

    然而,一阵叮当声,囚牛却给磕飞了,看来帝纤尘早有防备,毕竟连云冰心都无法击中的囚牛,显然对帝纤尘也无效,

    “刚才忽然隐气从你肩膀那飞出的,就是这东西呀,你能够横行,也不是没有理由,”帝纤尘淡淡的说道,然后两指在剑上轻轻一抹:“什么都不说了,要么你用杀道法术来对付我,要么用鬼道法术吧,”

    葬神棺的黑气很快凝聚人形,手持一把长剑的女神鬼,很快降临人间,这女神鬼模样标志,样貌不俗,但双目却是通红的,宛如我现在的样子,她一身青衣,恍如青莲,秀丽绝伦,

    “汝有何诉求,”红眼青衣的神鬼转过头看我,赤红的眼睛让人心神涣散,

    “在下夏一天,还请神鬼替我斩杀了这人,便让你入六道轮回,”我学着外婆的话,指向了帝纤尘,

    “好,本神辛什年,夏一天,请信守你的承诺,让我轮回入道,”红嫣青衣的神鬼淡淡的说道,

    而帝纤尘丝毫没有理会我,长剑一横,念到:“白云苍狗天外游,空念断迹零落余,昨去别仙千里外,多情余剑光年老,黄泉杀道,光年余情,”

    听到帝纤尘念起剑诀,久违的我难得的脸色发凉起来,这家伙太厉害,念咒的速度快得离谱,而且剑法的威力,也是整个九州里的数一数二的,我怀疑也就只有剑魔师父和剑声李太冲能和他一搏了,

    “辛大神,还请护我周全,”我一张符纸丢出,同样的高声念起了咒语:“繁花碎为三更雨,万木凋零如夜霜,此剑分明难意会,须有贤者细端详,天一道,剑意难明,”

    我们丢出符纸的一刹那,浑身的力量开始急速的攀升,而这时候,辛什年开始进入了攻击模式,她爆发出一阵极强的灵力,全身上下沐浴金光,随后瞬间就到了帝纤尘的身前,要一剑将对方斩杀,

    嗡,

    结果还没等辛什年攻击,我就看到纯钧剑居然在辛什年的身上画出了一道痕迹,

    我心下一跳,这纯钧剑逆天了,居然能够在这时候启动,并且攻击敌人,

    但辛什年一个侧移就躲开了这道攻击,然后猛然间以剑击向帝纤尘的面门,

    可帝纤尘完全不在意似的,那把白光闪烁的纯钧剑直接先扎向辛什年的娇面,辛什年皱了皱眉,似乎也觉得这把剑十分棘手,

    “风递红树生暮早,宫阙红树霸王形,迟暮道,霜余红树,”辛什年低声默念几句咒语,随后背后顿然爆发出无数的凶光,全都扎向了帝纤尘,

    帝纤尘脸色微变,连忙急退躲入杀道,然而辛什年完全不在意,身后忽然出现雪影,随后一颗红色的大树出现在她身后,最后缤纷落叶,剑气如虹的往他扑去,

    轰隆隆,

    地面恍如要裂开一般,全都给红色的树叶铺满,而帝纤尘虽然进入杀道,但也难免不给击中,但因为深层次的杀道令对方的攻击几近无效,所以红叶刚到对方的面前,就全都给杀气燃烧殆尽,

    我惊叹帝纤尘的攻防转换,以及领域的切换,但仍咬牙施展起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