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鬼轰

    “黄泉杀道,光年余情,”帝纤尘的反击终于来了,剑法启动之时,忽然一阵云烟从他身后涌来,形成万马奔腾的景象,他的虚影满布周边,一个个渐渐消失,但伴随消失的影子,帝纤尘的剑气越来越浓烈,而等他睁开双目的时候,瞬间力量已经不知道浓缩到什么程度,而他并没有再继续念咒,只是淡淡的往前面挥出一剑,

    正在念咒的我,脸皮一凉,因为往往看似普通的招数,都暗里隐藏杀招,厉害无比,我最是清楚黄泉杀道的招数,越是看起来激烈的,往往威力并不会太强,但越是温柔的,碰上去,一定是摧枯拉朽一般的威力,

    帝纤尘创造的剑法,哪有不强的道理,这一剑释放出去,慢如千年,威力却恐怖绝伦,辛什年剑法用老,但本着要给我护法的心态,立即再次施展招数,想要拦住帝纤尘这一剑,

    然而,白云苍狗,空念断迹,这一剑,恍如昨去别仙千里外,剑光所向,竟挡着睥睨,轰隆一声,辛什年一臂就给卸了下来,惨痛让她双目紧紧皱起,但正如帝纤尘的剑歌所言‘多情余剑光年老’,这一剑根本没有结束,剑如多情公子,不离不弃的仍然还朝着我劈过来,

    我狂吸一口冷气,一张张符纸掷出的时候,周围也全都变成了青红的海洋,片片剑气如繁花似锦,如细雨三更,密密麻麻的冲击而下,

    剑法从鬼蛊中衍化而来,带有腐朽破坏之力,是鬼道衍化而来的杀招,对付领域的力量,我不得不施出自己的浑身解数,

    剑海之中,无孔不入的腐朽淹入了之前辛什年打开的缺口,数之不尽的鬼气全都侵向帝纤尘,冲撞和腐朽力让帝纤尘不停不断的消耗仙力,而只要他稍微有一丝一毫的仙力不继,立即要承受我的腐朽反击,一旦给碰触一点半点,所有的鬼蛊就会不断扩散,繁殖,最后让他成为废人,

    仙力如同倾泻一般消失,这让帝纤尘也有些面色难看,毕竟我这招竟轻松以辛什年为前置,这让他觉得大出意料,所以很快,他选择了收起这一剑招,并且猛烈的后退,

    “很好,不愧是我看上的人,知道利用鬼道的葬神棺破入我的杀道领域,再用消耗人法力的法术逼我收招,不过你觉得,下一招还会这么轻松么,”帝纤尘阴沉笑起来,随后拿出了一张金光闪闪,上面用朱砂一样猩红的字写满的纸符,继续念起的了咒语,而这次的咒语速度十分快,至少比我念咒快了三分之一,

    我心中对十重仙后期有了新的了解,似乎到了他那样的程度,念咒会越来越快,

    “太上浩邪顺道精,结阴聚灵守地城,蛤鬼叱咄摄九宫,作风兴云起幽行,天一道,太上鬼轰,”我双掌一合,一张符纸快速的出现在我手中,而符纸很快飞上天空,并且砸落了下来,

    黑色的烟雾弥漫,很快一只巨大的腐皮鬼蟾蜍出现在了我面前,这是外婆曾经施展过的招数,我和她讨来了方法后,也现学现卖起来,

    太上鬼轰正在准备,辛什年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但灵仙之力的消耗却很大,刚才给砍去一只手,也让她大为光火:“区区人仙,竟敢毁我一臂,今日便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辛什年瞬间飞出,连续持剑斩向帝纤尘,然而帝纤尘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的纯钧剑十分厉害,一瞬间再次冲到了辛什年的背后,扎向了对方,

    “小心,”我忍不住大声提醒,但辛什年似乎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左右一伸,嘭的一声就抓住了那把纯钧剑:“你以为,光凭借这东西,就能够让我吃亏了么,”

    我心中一凛,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辛什年居然单手就拿住了帝纤尘的剑,细细一看,辛什年的手上还带着一只手套,这手套不一般,有着蚕丝一样的外表,却散发出了极为恐怖的力量,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宝物,但辛什年能够拦住这对手,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了,

    “太上鬼轰,”我大叫一声,以仙力来命令那太上鬼蛤进攻,那鬼蟾蜍也是通灵,大嘴一张开,瞬间一道声波光柱就喷向了帝纤尘,

    那把纯钧剑给辛什年拿住后,无疑对我是极大的好事,这样一来,我的鬼蟾蜍就能够得益,一击把他轰成肉渣都可以,

    轰隆,

    音波震得我耳膜生疼,但眼下也顾不了耳朵里流血什么了,我得把帝纤尘轰飞才是,

    辛什年拉着纯钧剑,而撕裂领域开口那,鬼蟾蜍的声波攻击直接贯通入领域,轰向了帝纤尘,但咒语念出,却往前方踏出一步,手虚握剑气,快速冲向了前方:“志在生平立仙名,谁知万难与命争,绝门绝户非雅愿,只怕盖棺无人评,黄泉杀道,吾道悲凉,”

    咒语念罢,纯钧剑忽然出现在在他的手中,并且形成一道无形的气浪,瞬间撞入了音波之中,

    轰隆隆,

    红色的杀气宛若实质,直接破除了鬼蟾蜍的音波攻击,让声音的浪涛往周边涌去,而帝纤尘就如乘风破浪的翻船,直接冲向了我,

    “想得美,”辛什年怒喝一声,瞬间出现在他面前,这个时候,她双手已经不在持剑,而是用手套直接握住了纯钧剑,想要就此阻拦住帝纤尘,让我有机会反应,

    我感激的看着辛什年,深吸一口气,鬼道法术再次念出:“驾雾时来虚空坠……”

    轰隆,

    还没等我念出一句咒语,帝纤尘竟猛然迈出一步,直接瞬移到了辛什年的身后,

    我目瞪口呆,这帝纤尘,居然能够无视法则似的,把辛什年甩开了,

    “夏一天,本神此番帮不上你了,我法力消耗过巨,不是这人仙对手,”辛什年淡淡说着,忽然化作一团黑色的光团,随后漂浮在空中,

    我这时才知道帝纤尘这一击的恐怖,他不是瞬移到了对方后面,而是直接打灭了辛什年,并且再次踏出一步,来到了鬼蛤蟆的眼前,

    我能够看到,帝纤尘在自己领域中的可怕,这诡异的领域,能够让他施展剑法的同时,随时的进入杀道再切换出来,加上那把神出鬼没的纯钧剑,我肯定在法术一道,已经没有了能够打赢他的条件了,

    原本如果我阴阳法术还是有优势的,但念咒速度一对比上,立马占了下风,加上他最十分了解阴阳道法,毕竟怎么的他也屠杀了北极仙门一门,所以我使用阴阳家法术对付他,效果一定很差,至于用黄泉杀道对付他的黄泉杀道,那简直跟自杀没区别了,他可是黄泉杀道的祖师爷,

    “鬼蟾蜍,囚牛,拦住,”我这个时候,已经放弃了使用法术了,因为就算用出法术,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他这一剑,一定会贯通鬼蛤,接着再贯通我,

    轰隆,

    果然,鬼蟾蜍刚刚准备冲杀过去,以肉体抵挡住帝纤尘,结果一个踏步,这蟾蜍就消失在了帝纤尘的面前,而囚牛也再次展开攻击,准备拦住对方,

    “帝纤尘,这是你逼我的,”

    放弃了我目前所能够使用的鬼道最强招数‘化鬼佛提’,我拿出了一枚鬼画符一般的书卡,这书卡出现在我手中的时候,因为法力的启动而光彩夺目,恍如碧玉一般,

    正在抬步而来的帝纤尘看到这书卡,脸色凝重了起来,他知道这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