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子嗣

    “臭小子,你现在可厉害了很多嘛,”忽然一个声音从夏瑞泽的身后出现,我一听,就知道黑龙这趟也跟过来了:“小黑,你又淘气了,现在还叫我臭小子,”

    “嘿嘿,在我眼里,你就算成了个老头的模样,我的年纪都比你老很多,”黑龙阴险的笑起来,随后龙影从夏瑞泽身后显现,这个时候的黑龙,已经和以往完全不同,除了眼睛还是那金光闪闪的样子,这犄角已经和皇帝的睚眦龙一样多了,

    黑龙和金龙都是擅长战斗的龙,跟囚牛可不一样,不过囚牛毕竟是九子的老大,在黑龙出现那一刻,张牙舞爪的以混沌铁的姿态出现在了我的肩膀上,它现在已经化形成了原来囚牛的样子,模样凶猛,看起来多了一分的威严,看来它也不愿意在自己的小弟弟面前丢人,

    不过黑龙却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似乎颇不以为然,并且还冷笑发出声音来,这倒让我颇感意外,看来龙生九子并不和谐,也怪不得狗皇帝要把它们分开送人,只留下了睚眦龙了,

    “好了,不要争执了,大家都是伙伴呢,”瑞泽哥笑道,而孙重阳很识趣,说道:“我们先去偏殿休息了,你们两兄弟见面,肯定有说不完的话,”

    我点点头,说道:“也好,路途遥远,想必大家也是累了,那就先去休息吧,我和瑞泽哥商量点事,回头就去找大家,”

    孙重阳带着赵孟楠去了偏殿休息,而夏瑞泽则留下来单独和我说话,

    “小雪怎样了,怎么不曾见她来,”我问了起来,郁小雪是我的青梅竹马,现在到底如何,我也很是关心,

    “还叫小雪呀,要叫嫂子了,你和我们都多少年没见过面了,我们在上界不久,就结了婚了,”夏瑞泽嗔怪的看着我,摇头苦笑,

    我目瞪口呆,虽然知道他们是天生一对,但却没想到居然真的结婚了,我忙说道:“命运蹉跎,脚步不歇,想不到我漂游在外的时候,你们爱情的小船已经扬帆千里了,可喜可贺,”

    “哈哈,这话说得倒是文绉绉的,算了,本来还想要瞒你一下的,但看你这么淡定,这次我可是要狠狠打击你一下了”夏瑞泽再次怪责我的不上心,然后看我不解,他笑道:“其实说起来,你现在可算是当上叔叔的人了,”

    我听罢,愕然了一下,但很快就恍然过来:“男的女的,”

    “女的呀,你难道还猜不出么,”夏瑞泽笑了笑,看我想起凤凰一族的情况后,他又道:“很可爱的女孩儿呢,现在跟着你嫂子,在大后方那边呢,”

    “我都成叔叔了呀……”我苦笑起来,从出道至今,已经好些年头过去了,夏瑞泽和郁小雪天生一对,诞下子嗣也是应该,倒是我和媳妇儿还没子嗣呢,怪不得夏瑞泽一副嗔怪的样子,

    我也颇为失落,这么久和媳妇儿进展平平,要是能够个孩子,倒是能添加诸多快乐了,

    “怎么,你身边那么多倾城的女孩儿,就没有一个愿意给你诞下子嗣的么,那可不像是你呀,”见我不说话,夏瑞泽挖苦起我来,

    我苦笑的看着他:“你倒是好,义军搞得是生龙活虎,大后方也是这般稳固,我可不行,刀头舔血,牵连诸多,哪敢祸害人家女孩儿,我家媳妇儿你是知道的,可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

    “好啦,我也不说你了,再深入我可不敢再谈,你抓紧点吧,我不信那位不喜欢我这么优秀的弟弟,”瑞泽哥压低声音笑道,

    我无奈看着他,开始把他引入了正事里:“这次我和狗皇帝对峙这里,瑞泽哥有什么想法,总得帮我在后面撕开口子吧,我现在可是在帮你报仇呢,”

    “那是自然,不过你知道,我的义军可比不上你的大军,要撕开口子颇不容易,我这次来,就是想要让你跟你家的赵昱说一声,别再佯攻了,大家一起努力一把,撕开了开口,这次狗皇帝还怕不败么,”瑞泽哥摇头笑起来,

    我回想起之前自己给赵昱的命令,确实是佯攻为主,也是有些难为情,就说道:“这次战略部署已经开始了,佯攻结束了,赵昱那边现在会全力的集结兵力攻击西边的,你来的也是时候吧,”

    “哦,那就太好了,这赵昱太讨厌了,你应该让他跟南边的荆云对调下,这小子老是不按牌理出牌,我摸不准他的脾气,去见了他几次,老是拉着我喝酒忽悠,还说一起打,结果总是玩虚的,而且每次去都是乌烟瘴气的,害的你嫂子微言颇多,”瑞泽哥哑然失笑,

    “哈哈,赵昱是那个性子的,不过让荆云过去,恐怕你才头疼呢,他或许直接就不见你,”我当即笑起来,赵昱和荆云是两种类型的人,但不得不承认他们也是智计百出,各有千秋,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荆云会更好说话一些呢,看来还是这赵昱不错,算了,既然你说这次他不玩儿虚的,那我就不久留了,现在就去统战西边,跟他一起在小天庭后方撕开个口子,不过到时候你可记得把狗皇帝的主力牵制住,因为我和赵昱兵力少,可折腾不起大的,这狗皇帝已经今非昔比,没有你,这一战我也不敢打,”瑞泽哥认真看着我,而黑龙也显形说道:“臭小子,我也不说别的,到时候你把那睚眦留给我,我要生吞了它,”

    “好,和狗皇帝决战,还得看你们呢,我一个人也打不过他们三个,”我笑道,

    “三个,你对付帝纤尘,我可以接下龙玄天……那还有一个是谁,周峰,那家伙真有那么厉害,”瑞泽哥有些不敢相信,

    “很可能压轴的还是周峰,大哥你可别小看了他,道统大神虽然下来限制颇多,但如果有上神帮她作弊呢,”我最在意的是天鬼道的至尊,她恨我和媳妇入骨,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作弊,你的意思是,我们很可能会和上神对上,”夏瑞泽倒吸一口冷气,脸色有些微变,

    “很可能,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我苦笑说道,如果天鬼道至尊作弊,那大家都得死,

    “唉,兵来将挡,到时候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夏瑞泽也生出了隐忧,但他也不是轻易放弃的人,所以这对他影响并不大,

    送他离开的时候,他说把母亲接他那边去带孩子,坐镇后方,我也答应了,母亲也是该享受下当奶奶的乐趣了,而我,还是迟了瑞泽哥一步,没让母亲提前抱上孙子,

    送走了夏瑞泽,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我身后,并且从后面抱住了我:“羡慕么,”

    “有点……”我笑了笑,其实听到瑞泽哥和郁小雪有了孩子,我还是相当的失落的,但如今媳妇儿温情的拥抱,却让我的失落烟消云散了,

    “我们也要生一个么,”媳妇儿柔声问我,我回过头,脸上洋溢笑容:“可以么,”

    “要不试试,”穿着一身道袍的媳妇儿从我身后跳出来,一副俏皮的样子,我看着她,心都快要化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赵茜的身影忽然移动到了我面前,她用的是浑天罗盘转移过来的,似乎是无意而来,她一出现,就看到道袍媳妇正在瞅着她,脸上难免一片的绯红,结巴的说道:“我……我……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其实……其实我来……是要说……越州来人了,天哥你要不要……见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