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梁子

    州郡府偏院是招呼客人用的,说是偏院,其实占地也有好几亩地,能住不少人,现在住着昊阳真人这一越州团队,而西王母又来了,当然是要住上他们的,毕竟现在我没答应谁或者帮谁做什么,为了避嫌,当然要一视同仁,所以安排了西王母也住在了那边,至于他们要不要打架,吵架,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但看西王母的意思,还要云冰心能够经常拜访我,这感情牌打得也是一套一套的,我也不好拒绝,那会落了云冰心的面子,这葫芦娃也是孤傲,别看平时脸上淡如秋水,实际上心中傲得很,你要是拒绝了,她一定很不服气,

    我想了想,说道:“好吧,那云道友有什么修炼上需要交流的地方,就直接过来就好,也不用太过拘束,”

    云冰心愣了一下,呆呆的看着我,而赵茜和全婵妤她们全都瞪了我一眼,意外我居然真的答应了,我心中苦笑,别到时候这些女孩儿真的要开撕了,我可都得罪不起呀,当即传音和赵茜说道:“带他们住在昊阳真人的隔壁吧,看看会发生什么,”

    赵茜看着我,一副颇为委屈的点点头,然后分别传讯了全婵妤和商宛秋,这些女子这才表情缓了下来,毕竟西王母住在昊阳真人的隔壁,也说明了我对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偏颇,也有意要考量两股势力的矛盾情况,并不是因为西王母他们好说话,就愿意帮助他们,

    商宛秋她们带着西王母一队妖修往偏院去了后,我坐在了椅子上,开始想着接下来的计划,现在得罪谁都对我没有好处,眼下面对的是龙玄天,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稍有差池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帮助妖族,越州怕要找我死磕了,而帮助越州,这无疑太没节操,如今九霄神剑门的事,我正要找他们算账呢,

    想起九霄神剑门,我气不打一处来,脸色阴沉的一跃而起,直接就去了越州使团所在之地,

    “昊阳,你给我出来,”我在庭院前面怒喝一声,震得枝头的雪块都落了下来,

    瞬间而至,让昊阳真人的团队都没反应过来,但听到后,本来就忧心忡忡的昊阳真人,此时此刻慌忙就出来了,看到我双目猩红,他也有些胆色发寒,上次跟我斗法,就明显打不过我,这次我几乎快要十重仙了,他就更打不过我了,加上我在这里有数万修士,澜州的十重仙更几乎是倾巢而出,他如何不惊,

    “夏……夏道友,这是何故呀,我刚想带礼物去拜访呢,怎么道友这就来了,也……也好,这里可不是叙话的地方,里面请、里面请,我们也正在商量刚才的事情呢……我们发现有好些事,居然刚才忘了和夏道友商量了,真真是忙中出错,夏道友,请容我们细细跟你说来可好,”昊阳真人一副忘事的模样,过来就请我进去坐,估计是要拟补刚才和我差点闹翻的境况呢,

    看来妖族对我的态度,彻底让他们老实了,这大气磅礴是装不下去了,打算放软话,要让我和他们好好谈谈,

    “呵呵,谈,你们越州这么多个门派,恐怕很快就要绝门绝户了,还有什么好谈的,也别怪我霸道,现在我就给你们解释的机会,免得说我两国交兵,先斩了来使不厚道,”我冷笑起来,浑身的气焰瞬间烧开了,脚边的雪直接溶化成水了,

    我无端生出了杀气,昊阳真人顿时是看着刚刚进门的西王母和云冰心等妖精,怒道:“夏道友且息怒,一定是某些有心匪类串出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污蔑了我们越州,这才让你如此的震怒,夏道友若是信得过贫道,还请直言详细,若是真的是这些匪类胡乱串事,我昊阳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现在就找他们死磕,不死不休都行,”

    “你们越州的阐教是不是都瞎了眼了,我留在九霄神剑门的字,难道没看到么,玄阴宫、太华门、天心道、承天门、正道门、玄元剑道、乾坤道,七家门派竟如此歹毒,动肆灭人一派,屠戮近万弟子,现在还来跟我谈什么,”我冷冷说道,九霄神剑门好几个和我相熟的长老,弟子,此时想来都死在了这些门派的毒手下,其中就有李秀七等人,以及那些我之前在门中救出的女弟子,她们躲过一难,却没有躲过死劫,令人愤恨,

    “这……我们越州什么时候有那么大的动作,贫道确实不知道啊,七大门派屠戮九霄神剑门,怎么能呢,之前我是听说玄阴宫、太华门、天心道、承天门在你手里折了不少人马,可我这不是没追究什么么,贫道在阐教大会上,可也给你压下去了……”昊阳真人整个人都愣住了,但很快就看向了西王母,气顿时不打一处来:“好呀,西王母,你可真歹毒,这是无所不用其极的给我们越州泼脏水呢,我们什么时候屠戮了九霄神剑门,可有证据么,若是拿不出来,贫道今天就跟你们拼了,就知道你们处处和我们作对没安好心,没想到如此的恶毒,居然连这种事都做出来,这九霄神剑门一定是你们妖族故意为之,是要栽赃嫁祸给我们的,”

    “你,说,什,么,昊阳牛?子,我劝你管好你的臭嘴,我们一路过来,宛州尽入你们越州之手,我们要派妖修去屠戮整个九霄神剑门,你觉得会不经过你们越州驻扎在宛州的防区,如此的颠倒黑白,难道以为无人能识得,真相出来之时,也不怕愧煞你这牛?子,”西王母气得是火冒三丈,一副马上要掐架的样子,

    “西王母,我们相信我们越州门派敢作敢当,就算是真的有九霄神剑门被屠尽一事,想必也是大事,不乏有幸存者,目击者,到时候稍稍一问便知,你居然这么不问青红皂白就说是我们干的,实也武断了点,别说现在还没确定,此事我们越州道门也算管定了,若是发现就是你们贼喊抓贼,我们越州一定倾尽天下人类修士,共戮你们妖族凶手,”昊阳真人勃然大怒,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西王母自然不肯就此了账,怒道:“呵呵,谁不知道你们越州有前科的,我们也不是无端就拿出这消息来,当初九霄神剑门的掌门笑千剑,便是给玄阴宫、太华门、天心道三教共同举兵杀了的,此事人妖两族尽皆知晓,而后夏道友将他们杀退结下梁子,如今发生这些事,不觉得理所当然么,贼喊抓贼,看来是你们吧,”

    “你,你,你一定是为了打击异己,嫁祸我们,让夏道友与我们为敌,可怕呀,妖类果然奸猾狡诈,无所不用其极,西王母,今日贫道与你没完,”昊阳真人气得脸色难看,噌的一下就拔出了背后的神枪,打算要跟西王母死磕了,

    西王母冷笑一声,当即就拿出了一圈金色的环,摆开架势准备开练,而云冰心自然是帮着自己师父的,看到昊阳真人敢造次要欺负自己师父,双目顿然沉凝下来,嗡的一声,那把青藤仙剑顿然出鞘,并且往前走去,

    还别说,十倍道统的云冰心如今名气早就震动九州,实力也跻身超一流修士之位,她这气势磅礴的出手,顿时让昊阳眼皮跳了起来,而黄立辰也警惕的在昊阳真人耳边说道:“师叔,注意地方,此处是夏皇的别院,不是决斗之所,”

    昊阳真人一副恍然的样子,有台阶下就不用打了,所以他连声说道:“对呀,对对,我们怎么能在主人家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