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仙路

    正在我和云冰心研究各自道统和修炼上的事情时,外面很快传来了杂乱的声音,我一听就皱起了眉,原因是昊阳真人带着自己的侄子黄立辰过来了,他们两位要拜访,结果侍者并不然他们进来,以至于大家伙闹了矛盾,

    昊阳真人虽然是道士,本身也阴鸷,但因为擅长枪类的近身类修士,性格方面,却表现出掩人耳目的冲动来迷惑别人,我不是很喜欢这种人,所以一直就对他不感冒,

    侍女还没过来通传,这师叔侄就一起进来了,看到我正在和云冰心愉快的聊天,两人面色都颇为尴尬,而侍女见他们居然不顾礼数闯进来,气得半死:“你们怎么这样呀,都说夏皇正在招待客人,”

    “没事了,让他们进来,”脸皮厚的人往往能够得到更多,昊阳真人闯进来也就不需要侍女通传了,但看到我和云冰心在这里,却让他们面色微变,不知道这代表什么,

    “夏皇,我们刚刚得到了一些宛州的消息,就火急火燎的赶过来了,一时也顾不上什么,误闯进这来,还希望夏皇莫要见怪才是,”昊阳真人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实际上心中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那我……”云冰心看到这两位进来,也就想起身离开,我示意她继续坐下,毕竟马上要听到宛州的消息了,把消息带给西王母,没准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说罢,这里也没有事外之人,说了如果牵连上对方,也好当面对峙,”我和云冰心在这一段论道中友情增进不少,因此给她点好处也没什么,

    “这……”昊阳真人还想要拒绝云冰心听去消息,结果看到我一副坚决的样子,就索性认了,然后大刺刺的带着自己师侄坐下来,说道:“夏皇,宛州那边的道门已经传来消息了,这事绝对不是我们越州道门所为,”

    “不是你们越州所为,”我皱了皱眉,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看到我不是很容易相信,昊阳真人倒也不着急,当即说道:“西王母道友说的那几个门派,确实现在就在九霄神剑门,但他们可不是去杀戮的,而是去调查为何九霄神剑门会给神秘道门给屠戮一空的,”

    “哦,不是他们做的也就算了,他们反而是去帮忙当警察的,我甚至还冤枉了好人,”我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不是、不是,也不能这么说对不对,我知道夏皇肯定是和他们之中一些有过矛盾,但也只是一部分而已,大部分还是好的对不对,”昊阳真人立刻摆手,然后说道:“屠杀了九霄神剑门的门派,根据我们阐教的调查,乃是一个魔门所为,因为现场很多位置都散布了魔气,从这一点上看,就绝对不会是我们越州道门所为,因为你也是知道的,我们最重视这个了,而且想必夏皇你下边的调查组也会很快到达现场亲自取证,这魔气波动绝对做不得假呀,这么大批量的魔气波动,显然一门之人,很多都是魔修,而根据贫道的阅历和见解,能够在短短时间内神不知鬼不觉就灭掉了一个门派的势力,要么是雷州魔炼之地的魔修干的,要么就是……”

    “上三州,”我皱起了眉,而昊阳真人听到我叫出上三州这三个字,也是一愣,就想着要说点什么,我却直接问道:“杀人总要有原因,原因在哪,为什么要杀他们,九霄神剑门似乎除了惹到你们越州阐教那几个门派,似乎没别的仇家了吧,”

    “这……这可不是么,但七派的调查组去到那边的时候,人都死光了,只能围绕此事的周边环境认真的调查了起来,这不看不要紧,你知道么,九霄神剑门整个山门几乎给人翻了个遍,连那九把着名的石头剑阵,也给他们破了,浮岛坍塌,完全没有了浮力,这绝门绝户,肯定也不是我们越州能够干得出来的,而且我们越州要的是门派驻扎,又不是为了泄愤而全部推倒你说是吧,要是全推倒了,我们弟子干嘛这么拼命,”昊阳真人连忙的说道,

    “你是说,石头剑阵给人破了,浮岛坍塌,那这底下会是什么东西,能够让一个门派浮起来,大阵的阵眼是否丢失了,”我连忙问道,

    “想想肯定丢了,因为这九霄神剑门之前大家就想过要调查的,结果这不是还没开始就给你打回去了么,我们阐教也就把线索丢下了,可谁知道会给别的邪派毁了,当时夏皇就不该……”昊阳当即想要把帐赖在我这里,意思是我没有这金刚钻,揽了瓷器活要出事,

    我脸色阴沉无比的看着昊阳真人,结果这昊阳真人还要继续说下去,但黄立辰立即用胳膊肘捅了下他,提醒起来:“师叔,咱们说正事,正事,”

    昊阳真人这才觉悟过来,说道:“嘿嘿,这些邪门歪道,应该是把石头剑阵底下的东西拿走了,要不然怎么可能没有浮力,后来我是问过传讯的道友,他们说,当时玄阴宫、太华门、天心道这三个门派的一部分人,是知道九霄神剑门底下埋了东西的,一直就想着要占领它,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急躁对吧,我们问了下,听说……当然,你别当真,毕竟有灵宝遗骸在里面的事,玄之又玄,谁知道呢,”

    “灵宝遗骸,什么鬼东西,”我怔了一下,灵宝的传说我当然知道,好比应龙珠就是半个灵宝级的宝物,而传说终归是传说,反正灵宝在这一界肯定是没有的,就算有,可这界没有仙灵之力存在,再厉害的东西没有能量,没有电池怎么用,

    “左近这几年吧,不知道哪里来的消息,说是关于收集九枚净世青莲叶的书卡后,可召唤出净世青萍剑的事,随后还真有不少心怀妄念的人在找这东西,而拥有九把石头剑的九霄神剑门也因此成了各方觊觎的对象,因为有人去过九霄神剑门后,发现这九把石头剑上面的一些古文字,听说是跟净世青萍剑的书卡可相印证,由此传说底下有净世青莲的灵宝遗骸的风声也就不胫而走了,也成此次事件的开端,先是我们越州那三个门派,后再有邪门外道,加上九州大战马上要起开端了,谁不想多收集点护身宝物做斗法之用,真是没有九州大战就没有杀害呀,你说对不对呢,”昊阳真人解释起来,把这事归咎到了争夺宝物上面去了,

    正说着话,刚才那带给我消息的情报官又来了,我让侍女直接请他进来,看到了我们正在谈事,他也不着急,只跪坐在一旁,我示意他直言后,他才说道:“夏皇,我们情报部门已经大致查出了来龙去脉,老大跟我通讯后,也跟我想的差不多,正是上三州的仙路门干的,”

    “仙路门,上三州的魔门对吧,他们拿走了什么,”我问起来,

    “听说好像他们在九霄神剑门的大阵底下找到一个和阵盘类似的东西,听说是关于净世青莲的,拿到后就有专人连夜经由内仙海去了上三州,我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追之不及了,”情报官说道,

    想不到这次居然是上三州干的,这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而净世青莲叶书卡如今成了九州大战里的香饽饽,谁拿到就相当于拿到了保命钥匙,怪不得别人奋不顾身往这个坑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