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葫芦

    囚牛和李断月的剑丸飞剑如闪光的活蛇,一前一后追逐,过程发出嗖嗖之声,动人心魄,而一路上海水给它们轻易劈开,气势夺人!

    而我和李破晓对击时,泰阿剑和昆吾剑也爆发出了各自的强光,剑气瞬间纵横而出,谁都不愿想让,至于各自的气浪撞得周围尽是剑芒。昊阳真人和西王母都靠近不得!

    云冰心属性爆发后,那张大翅也磅礴招展,剑势轰然而下,猛冲向了李破晓,在海平面上划出了一道惊人浪花!

    轰隆!

    “破!”李破晓看云冰心持剑飞来,大喝一声,力量竟在这时候再次爆发,十倍乾坤道统,辅以昆吾剑后达到十重仙入境期的实力,此时此刻酣畅淋漓的表现出来!

    昆吾剑似乎回应着李破晓的战意,金光一闪就将我整个人震飞了出去,而接下来,李破晓的剑再次迎向了云冰心!

    云冰心化身碧光,剑光如绿色流星,以青藤一样的多变游姿,想要突破李破晓的防护剑光,但李破晓本身就以剑问道,对剑的理解可不是云冰心可比的,他震开我之后,昆吾剑直接因藤仙剑对轰。双方一撞上,李破晓因为震开我付出了绝大部分的代价,剑势顿然给云冰心突破,整个人就跟星辰陨落入海一样!

    “天有真极凝玄波,倒流逆浪入星河。阴升阳降五行变,结为清气掷嵯峨,九天道!真极玄变!”云冰心怒叱一声,十种属性顷刻释放,让她整个人如燃烧的火烈鸟,虹光逼人,并且直接要撞入海中!

    “凌光神威青云志,速现北斗缠枢机,光阴业镜归纯阳,混元剑气还本真!乾坤道!混元剑气!”这个时候,李破晓的声也恍如在大海深渊处传来,那字正腔圆的念咒声我熟悉无比,本能的让我也从单肩包里抽出了一张写满咒字的符箓:“人间杀道独寂寞,三涂逢鬼何愧心,雪剑飞花遍仙路,凡情一洗别永年!天一道!永年雪剑!”

    道道虹光重云冰心那飞掷而出,而李破晓的混元剑气也在这时候轰出,剑光摄人,一道道对接在了一起,炸出了无数的彩光。周围海域整个都震动起来,真有崩天裂地的气势,而我的剑招也在这时候轰出,冰凌剑光直出三丈,毫无凝滞的一剑剑轰向了李破晓!

    三方剑法对轰,把昊阳真人和赵茜她们全都逼退了出去,西王母也是震惊无比,似乎也没见过我们这几个斗法竟都如此惨烈!

    李破晓就算再厉害,在我和云冰心的攻击下,也无法全力抵挡,一路给攻击打下了大海,而我们两个岂有放过他的道理,一路直下海底,彻底了结这次的战争!

    但就在这个时候,四周里气息忽然零星出现,而海面上的西王母当即高声传讯起来:“夏道友!四周里来了很多上三州的修士!还请配合我徒快些将宝物夺还,然后离开这里!”

    我心中本来还有就算来人,也要杀光给九霄神剑门报仇的想法,但就在我和云冰心快要追上李破晓,并且击杀他的时候,我发现这些本来还零星的小股上三州修士,此时此刻居然开始如潮水一样的到来了,看来,是之前我们杀退的那群仙路门接应,回去把援军喊过来了!

    “夏道友!不要分心!请共戮此獠!”云冰心在冲击之时看到我一时犹疑。立刻提醒了我,我咬咬牙看向了海底深渊!

    海底深邃不见底,天眼都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云冰心和我几乎在同一个速度节奏上,只要我们冲入里面。李破晓就会给我们的联合攻击杀灭!

    可就在这个时候,媳妇姐姐忽然猛的扯了我的衣角,我心中一凛,立即往云冰心撞去,一把扯住她就往侧边逃去!说时迟那时快。一大堆如同鱼群一样的剑芒从我和云冰心刚才所在位置疾射而过,速度快如疾风,如果不是媳妇儿警告,我和云冰心在这么多的剑芒下,怕是少不了受伤的。而这个时候,李破晓手托那精致的剑笼,浑身是伤的渐渐从海底深处飞上来!

    两个不弱于他的人合力攻击,再厉害他都扛不住,现在浑身是伤飘上来,也是正常。

    看到李破晓带着剑笼开始发飙,我和云冰心说道:“先上去,我们在海底阻力比剑芒要大,怎么死都不知道!”

    “好,有劳道友了!我这就用玄天葫芦破此剑笼!”云冰心知道我要用缩地术脱困。就自顾自从腰间那摸出了玄天葫芦来,这葫芦有玄天之气存在里面,什么宝物都是一刷失效,用它对付剑笼再好不过了!

    看着李破晓再次引剑芒来攻我们,我当即带着云冰心缩地术上了海面,这一看,海面上的北边,已经黑压压的来了无数的敌人,数量之多,实力之精锐。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昊阳真人和西王母已经放弃了对战,而赵茜和黄立辰也停了下来,黄立辰身上铠甲破烂,受了不大不小的伤,而赵茜却完全没事,可见刚才短短时间的斗法,黄立辰受伤不轻。

    眼看这么多的敌人,我和云冰心都是一阵愕然,但很快,媳妇又拉扯了我的衣角。因为数之不尽的剑芒又从海底那窜出,这速度简直是迅如雷霆!

    而且这么多的剑芒,任谁挡住一枚,后面的都难以抵挡!而囚牛只能点对点攻击,还给李断月的剑芒缠住。一时之间都寸功未竟,我还遭遇了剑丸的连续攻击,可谓危险至极。

    但云冰心也不是吃素的,那口玄天葫芦一开,瞬间一道绿色的诡异气体就飞向了这群恐怖的剑芒,一刷之下,剑芒纷纷往天上掉,而李破晓手持剑笼,看到这么多剑芒给玄天真气刷下来,顿时面无血色,仙气已经是告饶的状态,仅凭一口气硬撑而已。

    一大群上三州修士倾巢而来,而且现在不止是仙路门,还有妖修,鬼修存在,并且他们服饰各异,数量多得让人惊愕,云冰心刷下了剑芒后,顿时看向了我:“夏道友,你看怎么办?”

    我咬咬牙,说道:“先对付上三州,现在不是和李破晓死斗,让渔人得利之时!”

    西王母和昊阳真人也互看一眼,然后传音了几句,最后似乎也达成了协议。昊阳真人率先说道:“西王母道友,你说的确实不错,上三州本就不按规矩出牌,他们三门联合,肯定是上三州出了大事,我们必然不能像是以往那样对待了。”

    “昊阳真人,你还是算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我们现在要面对他们这么多精锐,没有打赢的希望,不若先离开为妙,至于宝物,哼,乖乖交给夏道友就好,毕竟你们那边的李道友,恐怕也不行了吧?为了我们合作能够更敞开点,必要的交换是应该的吧?”西王母回应了昊阳真人。

    昊阳真人看了一眼李破晓,又回视西王母:“西王母道友,现在关键时刻,宝物我们后面再谈如何?难道敌阵面前还争执这些?”

    “当然,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信你问问夏道友得不得宝物,他愿不愿意携手合作,共同扶持离开?”西王母冷冷的说道。

    李破晓扫了我们一眼,最后冷冷说道:“有本事就自己来拿!”

    我皱了皱眉,这李破晓有剑笼,实力也强,我看向了能够对抗剑笼的云冰心,说道:“云道友,你帮我取回宝物,那些上三州修士里有我的熟人,我去会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