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二千三百六十章:道果

    这艘血魔战舰是经过改装的,传说拥有不亚于血海战舰的战斗能力,而装甲更是魔神界从混沌合金中得到的灵感,加上自己魔神界独有的魔金混和而成,特别这艘还是旗舰,自然又有着不亚于血海战舰的摧毁能力,

    而旗舰上雄兵数千,魔神界的八王还跟着来了两位,至于魔尊,当然是整首战舰的指挥者,只有我作为鬼神界的鬼皇,倒是光棍的很,

    “嘿嘿,鬼皇,你看我这艘旗舰,比你的圣道战舰如何呀,我听说你们圣道战舰只用了四艘,就逼得妖神界投降了,你说我魔神界的新血魔战舰,需要几艘到你们鬼神界,才能让你投降呀,”魔尊性格古怪而孤僻,连问的话也是偶尔颇带挑衅,

    我冷笑一声,一路的时间也颇为漫长,倒也懒得跟他争一时长短,就直接说道:“一艘就够了,”

    魔尊听罢,半眯起眼睛:“一艘,鬼皇该不会是忽悠我吧,”

    “综合国力耗不过你,你压境而来,我能不降么,况且你这战舰真能长驱直入到我中庭,还用得着抵抗,”我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魔尊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尖锐的牙齿:“这不算是回答,”

    “魔尊这么有时间谈论这个,倒不如想想和李相濡怎么争夺这霸主地位吧,免得到时候李相濡上位成功,怕又成当年李古仙那时候一样,让你往东你也得往东,让你往西,难道你还敢往别的地方去,”我阴沉下了脸,别看这魔尊二劫真仙,但我还未必真怕他了,

    “哼,他李相濡还不是李古仙,不是,”魔尊大怒,伸出手要一把把我揪起来,我立马退了一步:“怎么,老羞成怒了么,还是大鬼皇想要在斗李相濡的时候,先斗一斗我,”

    给我这么一提醒,魔尊脸色变得很难看:“先把你打服了,再斗他也是一样的,”

    “且……且慢,魔尊,此事万万不可,”灵越王作为跟随而来的八王之一,自然要起到劝架的作用,而新御安王这个时候也听到动静从休息之处赶来,一副求证此事的表情,

    “哦,有什么不可的,反正选盟主,肯定要先打,谁厉害,谁才能成为盟主,”魔尊说出了大实话,

    “魔尊,万万不可,眼下李相濡如此自信的提出这四皇会议,必然有所准备,魔尊现在万万不可先和鬼皇伤了和气,”灵越王连忙说道,

    “呵呵,灵越王,我可是知道你和鬼皇的关系……”魔尊眯起了眼睛,随后一步步的朝着灵越王走去:“你是不是想等我跟李相濡斗个两败俱伤了,然后唆使鬼皇火中取栗,然后再侵占瓜分我的魔神界,,”

    灵越王一听,顿时头摇得拨浪鼓似的:“魔尊,灵越忠心耿耿,岂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是眼下我们和鬼皇是同盟,这李相濡现在没准已经和妖神界敲定协议了都有可能,毕竟现在为止,也没听到妖皇的行程不是,”

    “不错,魔尊,妖神界狼子野心,自古就有和我们魔神界分庭抗礼的想法,只是奈何我们魔神界太强,他们才依附在侧,渔利现行,而现在如果我们魔神界不是最强了呢,他们会不会依附古仙界,也未可知呢,”新御安王很难得的劝诫道,却有些看热闹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很享受我此刻的处境,

    “难道你们俩也给他收买了,”忽然,魔尊又看向了我,露出了不信任的表情,

    灵越王和新御安王顿时跪倒,连呼不是,我在旁冷笑,这魔尊疯疯癫癫,果然跟天气一样阴晴不定,跟这种疯子相处,能活下来寿命也得短一半,

    “哼,”魔尊冷哼一声,讨了个没趣的回到大殿里,而灵越王和御安王都只能是宽慰我几句,然后跟着去了,

    我暗骂这老疯子几句,也懒得理会,来到这血魔战舰的道场,静待赵茜到来,

    还别说,赵茜自己独自前来,赶路的速度肯定不一般,我们还没到路途一半,她就已经赶来了这里,当守卫进来通知的时候,我尚且不敢相信,

    跟随守卫前往甲板,灵越王和新御安王也一并前往迎接,而魔尊作为魔界之皇,当然是稳坐皇位的,是要等赵茜来了再拜他呢,

    赵茜的变化非常大,居然突破了八重天,直达真仙境,让我和灵越王、御安王都心下震惊,

    我好奇之下,自然要帮他们问起详情,

    “补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是功德无量的大事情,而且最近妖族降兵加入,补天成功斐然,我作为执行者,自然是受益颇深,道运一旦有所晋升,晋级就毫无意外了,包括肆小仙肆大神,听说她如今已经感悟大道,在圣殿那闭起关了,估计出来,也会是真仙修士了,”赵茜说道,

    我怔了一下,然后问道:“你功德无良,感悟大道也实属应该,可我怎么没察觉有什么特别的,我可是提倡者不是,”

    赵茜两眼弯成了弧线,苦笑对我说:“你呀,业力因果重如千钧,感觉不到也实属应该,我看你道运,还是混沌一片,只能从浓厚与否看出道运的变迁,”

    “看来上天是对我厚待了,”我也有些无奈,

    灵越王当然少不了恭喜一番,而新御安王也客气了两句,表现也算是非常热情,这让我顿感这新御安王区别对待我,不过也懒得说什么,毕竟我欠了老御安王大人情,就算不扶持,对她也需要容忍些,

    寒暄完后,按照规矩,少不了见见魔尊这老疯子,当然,因为赵茜带上了见面礼,这魔尊也不好说话太过苛刻,只是随意几句话,就打发了我们出来,甚至连赵茜是一劫真仙的身份,也仿佛浑不介意,可见他性格孤僻的同时,还相当的自傲,

    因为知道我和赵茜肯定会有话说,所以问了路上一些关于李相濡的事情而无果后,新御安王和灵越王双双告辞,把赵茜的时间归还了我,

    趁着这个时间,我当然没忘记将九州界的事情,和赵茜说起来,

    “此事早些时候,我已然知晓,所以这次赶过来,也是为了和天哥说说我卦算后得出的结论的,一方面怕你着急,一方面也怕你因为而做出冲动的事情,”赵茜没有隐瞒的说道,

    “嗯,说吧,什么样的结果,我都能接受,”我咬咬牙,看来只有身处魔神界的我不知道而已了,

    “因为距离实在是颇远,除了测道运,问道果,根本没有其他办法得知他们的情况,而他们之中,只有一两位当年留给我传讯用的通讯符还留在我这里,我只能以此为媒介,探查他们的道运,”赵茜说罢,拿出了当时在九州界的时候,大家冒险前,经常互相交换的预警通讯符,

    “是小飞的,”我一眼就看出了是小飞的通讯符,

    “对,得到的结果让人欣慰,他的道运和道果虽然时断时续,可并未就此消失,那说明小飞还活着,而他如果在,其他人应该也不至于出事,毕竟他们是一体的不是么,所以现在我已经和妖神界那边交涉,籍此作为跳台往魔殿那边掺人了,省去了外交一道,亲自前往人神界探查,但天哥,这件事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眼下我们先应以四皇会议为主,你如果能够争取到足够多的话语权,我们鬼神界往后也不再那么被动了,至少连人神界的魔殿,我们同样也有话语权,”赵茜说道,

    看来不得已,这盟主之位还是要争一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