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二千三百六十三章:剑天

    我暗骂糟糕,这魔尊阴险是够阴险的,但随着年纪越大,加上戾气已经形成了本性,脾气已经大不如当年隐忍,眼下一定是李相濡那句话激怒了他,让他彻底的爆发了,

    “这……”李念君脸色惨白,毕竟二劫真仙之间的大战也算是罕有,而且一击之下,居然把议事殿整个都翻了,她自然是给吓到了,

    “我虽然不喜欢你祖父,不过他的实力却毋容置疑,眼下旁人应该都没事,”我一边说着,一边侦查其他人的情况,很快,我就发现了一道道气息相聚朝着我这里而来,显然都是逃过来的,

    最先到来的是赵茜,她的界力转移比我的缩地术还好用,所以能够瞬间到我这里,

    赵茜似乎早有预料似的,看到我后摇了摇头,说道:“没办法,魔尊是倔脾气,李相濡才说了几句话,他就暴跳如雷了,问了我,我说等你来,他又问了妖皇,结果妖皇揶揄半响,说要支持李仙尊,最后就发展成这样了,”

    我点点头,看向了脸色惨白飞过来的晋吽,心中暗笑这小老儿倒是有点胆量,居然敢当面说支持李相濡,这就是点了魔尊这炸弹引信呢,

    晋吽看到我,擦了擦额上的汗水,说道:“见过大鬼皇,此刻两强相争,我这里就不多礼了,要不先去外面避避风头,”

    张素夜这美人儿看到我,脸色也不禁尴尬,上次给我打成重伤,差点魂儿都给灭了,本来不敢来的,但毕竟现在听说成了晋吽亲任的国师了,也是有身份代表前来的,所以等晋吽说完,她也拱手道:“大鬼皇贵安,在下此番代表妖神界而来,竟是此等结果,委实也是莫名其妙,实非是在下之所想,”

    我却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哦,你难道决定支持李相濡之前,并不知道会触怒魔尊,倒也是清纯可人,”

    “这……大鬼皇,此事我也是奉命行事,要不我们到安全之地,再说此事罢,”张素夜脸上一红,表情有些想顾左右而言他,

    我哼了一声,然后带着赵茜和李念君继续往后退,而很快稍微慢点的南宫沐和太叔倩也很快朝着我这里飞来,

    现在这形势也有点意思,我带了赵茜一位真仙,我们都是一劫的修为,而晋吽也带了一位张素夜,也是两位一劫真仙,而我们两方也同样各有支持,

    至于参战的两方,都带了两位超品的王者而已,但却是二劫的修为,所以说这冥冥中,大家已经各心有所怀了,

    我也懒得和他们继续说话,在赵茜的界力转移下,我们直接到了外围战舰那儿,而魔尊和李相濡,已经是真的战上了,并且魔尊一副势要将李相濡捏死的表情,

    “利诱妖神界为你做事,李相濡,你觉得你能当上这盟主几天,,今天,还是加上明天,”魔尊半点不给面子,手持那把魔剑贪天,威风凛凛扶摇直上,迎上了刚才在一击下,已经飞上了云天的李相濡,

    李相濡面无表情,只有道袍的衣摆在猎猎的暴风中激烈的舞动,而他此时此刻,手中横陈出一把透明的宝剑,这把宝剑剑刃部分和剑把部分是透明的,在红色的血海迷烟中倒映出了凄厉的血红色,格外的耀眼,而中间的剑格部分,是一枚小型的圆形八卦,此时正快速的旋转,让整把剑发出了一阵阵如同声浪一样的威压,

    这就是九大真仙剑胚中的不朽神剑,

    “呵呵,魔尊何必动怒,六神天大战,盟主之位也不过是作为一种表率,并未拥有过多的特权,你来领衔和我来领衔,又有什么好争的,重要的是大家的支持才对,魔尊以为如何,”李相濡用十分客气的口气说道,

    虽然这话看起来挑不出太大的毛病,甚至还显出了他李相濡的大度,不过在我经过恶意揣测后,就变味了,他的意思是吃定了我和妖皇的支持了,至于魔尊你自己不答应,那就去做孤家寡人就好,

    我还真不知道这李相濡哪来的自信,

    “滚你娘的,李相濡,今天就让你知道,谁才配领衔四大世界,三层纳灵法,”魔尊却懒得去琢磨这句话,瞬间就到了李相濡的眼前,那把贪天魔剑猛然间带着很重的气浪,把前往一大片的空域全都扫了过去,

    霎时间,周围的红色血海气息覆盖区域变成了黑色,而李相濡已经是到了另一个地方,并且脸上还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

    稍微轻吐一口气,李相濡露出了笑容:“魔尊,你我都把持一个大世界的万千生灵的运数,无论什么事情,都应该再三思虑,如你这般行事颠三倒四,岂不是置万千生灵于烈火焚灼,唉,若只是单纯要和我一战,大可一战,但若是为了代表各自大世界而战,是否是过了,”

    “过个屁,今天就弄死你,好叫你知晓本尊可是好欺,”魔尊却懒得跟他废话,而经过刚才贪天这一剑,他的纳灵法已经是纳来了莫大的能量,连周围都变得一片的虹色,

    李相濡知道难以避战,嘴里顿时念动了什么咒语,而那把不朽神剑,此时此刻也发出了噌噌的声音,这剑声只刚烈,让人心惊肉跳,可见威力决然不俗,

    而魔尊高举贪天,表情狰狞而疯狂,随后长剑下压后,他果断之极的念出了剑歌,这是要一剑致李相濡于死地了,

    “九重剑门屡撼天,心远难辩谁家同,一剑贪天独沧浪,万代千风自孤流,极,仙,道,,”魔尊双目透着狂热,随后单手伸出,下压的剑摆到了身后,显出了一副拔剑姿态,

    “哼,一上来,就用‘九重剑天’么,看来魔尊是真心想要杀死在下了,”李相濡冷哼一声,脸色却有些微变,不过作为同样的二劫真仙,他也自然绝不会坐以待毙,而且在我看来,他的表现更像是做作,实际上按照他能读出剑歌名字,我就知道他有解决之道了,

    “风霜从来怜剑薄,雨露独喜孤客纤,遥知相濡多寥落,我独一剑御苍茫,,古仙道,”李相濡长剑依旧横陈,但那十方布鞋在念完剑歌一刹那,猛然间就往前踏了一步,霎时间,周围剧烈的震动起来,

    感受如此恐怖的剑歌威势,已经可想而知完成一刻会引来什么结果,所以我不觉皱起了眉,喝道:“大家都退后,快,”

    听罢,所有原来还在这里的超品修士,如灵越王、新御安王、南宫沐、太叔倩、李念君全都往后面急退,至于张素夜和晋吽,早就到了更远处了,可见真仙境都不是吃斋的,总能看出这毁灭的端倪,

    赵茜看灵越王他们退得太慢,干脆直接把他们用界力转移一并转走,而我也跟着离开,毕竟现在我还要保持全力状态,以备不时之需,

    “九,重,剑,天,,”魔尊怒吼一声,那满是血丝的双目,此时此刻瞪大如牛铃,而那双大手,也在这时候将蓄势一剑挥了出来,

    霎时间黑气如同爆炸了一般从他剑中狂涌而出,所过之处,用惊天动地或许都不贴切,简直就可以用崩天裂地来形容,因为整座百胜城,顷刻在他一踏之间,崩去了一大截,

    “相,濡,一,剑,,”李相濡虽然没有如他一样面目狰狞,但嘴角迸发的声音里,也能够让人发现他此刻已经是咬牙的状态,可见面对魔尊的杀招九重剑天,连他也不敢轻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