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二千三百九十二章:干净

    “想必你也看到了,老婆子样貌在仙家里面,真的不怎样,这也是和我有意为之有关,因为哪个女子不爱漂亮,漂亮也是一种本钱,也是一种道运,但同样的有得必有失,样貌好,却也总是不容易获得真心,所以年纪还轻,出于修炼道体的那时候,我一直就故意改变道体脉络的变化,让我的样貌随之变得普通起来,以期获得真心待我好之伴侣,”虎婆一边复制自己的记忆,一边描述起了往事,

    “想不到虎婆你是反其道而行之,”我苦笑着叹了口气,修仙逐道的女仙家,还真是大部分都追着样貌而去的,本来不美的,在修炼的时候,故意更改脉络衍生,就能够对样貌产生极大的影响,比如变成自己想要变成的美丽样子,当然,这些需要积年累月的,另外如果底子太差,道脉同样也难以更改,脉络即难以让样子变得好看,

    而赵茜之流本身已经足够漂亮的女子,如果常年故意让自己变得好看,自不用多说,但见过把自己变漂亮的,鲜少有虎婆这种想法的,

    “哼,反其道而行,最后同样也躲不过有心者的觊觎,”虎婆冷哼一声,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说道:“遥想当年,我苍仙阁也是这仙庭的一部分,而我,也是太叔家里,出类拔萃的人物,并且还年纪轻轻,就荣登了仙长之位,”

    “什么,”我愣了一下,心中却暗道果然如此,这苍仙阁如此深厚的底蕴,果然不是随随便便而来,原来竟是仙庭的一部分,

    “那时候,仙尊还是陈太仙,而那时候的太叔家,也风头正劲,现在想来,也是我当年年轻不懂事,竟给老谋深算的李相濡诓骗了,”虎婆冷冷说道,

    “那就是六神天大战之后不久的事情吧,”我想了想说道,这陈太仙当年当仙尊的时候,李相濡确实还是落魄之中,估计连仙盟都进不来,毕竟当时古仙道已经处于给别派压制,过街老鼠一样的局面了,

    “是的,我们太叔家风头鼎盛无两,适才让当年的李相濡看中,特别是我,到了如今仍然想起此时而追悔莫及,我那时候,也未经情感,竟给他花言巧语所蒙蔽,数次做下了一些对陈仙尊不好之事,甚至是暗地里,帮他沟通了魔神界的魔尊,从魔尊那儿获得了撬动太仙道基石的运数,”虎婆懊恼的说道,

    我心中已经了然,只是不知道这运数是什么,或许是纳灵法,而虎婆一直给隐瞒着,因为以李相濡的性格,确实是个会隐瞒枕边人的性子,而且既然是利用当年太叔家的掌门,就一定不会告诉虎婆是纳灵法的石碑,毕竟连御安王的老管家陆升都不懂这事,

    “后来呢,可是他杀死了陈太仙,”我问起来,

    “不错,”虎婆咬牙说道,然后又道:“这也是我转变心态的开始,哼,当年李相濡,是古仙道备受关注的继承者,一直以来,表现都无比的出彩,年纪轻轻,同样如我一般,已名闻天下了,我当时不知着了什么魔,也觉得他是个乐观向上的单纯修炼者,却未曾想到,终日陪我练剑,与我诉说情话者,背地里竟是如此阴险的小人,”

    看来这虎婆是爱李相濡不轻,因为爱有多深,恨自然就有多深,当年虎婆应该和李相濡是一对时日最久吧,但现在听起来,李相濡却是后宫佳丽极多的老帅哥,也可想而知虎婆是多怨恨了,

    李相濡虽说表面温和,实则不过是掩饰,虎婆一出走,天性就好色的性子就暴露无遗了,要不然岂会有这么多的子嗣,而且也别说他这性格,会对自己的子嗣极好,至少我听说他除了对李念君特别点,就压根不去理会自己的其他子嗣后代,

    偏偏李念君还是个捡来的孩子,人说自己亲生的孩子永远是最好的,他不去疼自己的后代,却对捡来的庶出亲孙女另眼相看,如果不是李念君天生剑体,已经学会了化道法,他还会青眼有加么,

    而且,看似他对权力欲望不大,但实则时至今日,他不但登上了古仙界的仙尊之位,而现在又以盟主之尊,达到了四大世界的巅峰,怎么看,都是步步为营,而并非是单纯运气好才坐上这位置的,

    “后来,陈仙尊给他害死后,他又以联姻的方式,娶了我,并且一步步站在我太叔家的肩膀上站上了古仙界的巅峰,而为了维系各家仙长的位置,他还取了不少仙长的子嗣,当然,如果是政治联姻就罢了,在外面游历之时,却也没少沾花惹草,我早就看穿了他的性子了,喜新厌旧,贪得无厌,而且一旦有碍他的拦路石,他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让人搬开,就是如我这样不太受他约束者,历年来,手中也不免沾染了不少的龌龊事情,而他娶来的宠妾,就更不得而知了,你想想,深知这样的性格,难道你还愿意和他在一起么,”虎婆冷笑起来,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想不到竟有这样的人,”我苦笑摇了摇头,而虎婆再度冷笑,说道:“岂止如此,一旦谁帮他做事而做得不够干净,最后暴露出了什么,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将对方推出来,以成全他作为仙尊的颜面,闹得最大的一次,就是他其中一个宠妃因此而死的事,正是让我看清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脱离仙盟,流浪于外如此多年,他也知道拦不住我,也顾念到外面的同道诟病,所以他并不愿意亲手送我去死,就将计就计的让我离开,”

    “想不到其中竟有如此多的隐情,”我深吸一口气,为了成全他自己的颜面,不惜让自己背后的女人出手干脏活,干得不好,还给推出来送死,估计就算是他自己干的,有时候也会拉出替罪羊来,这李相濡也太过残酷了点,

    “呵呵,他那些龌龊事,我说出来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比如后来的太仙门如何了,他上位后也不是没有过大清洗,当然,都是背地里的,自然不会当着大家的面,还有和他,和我们太叔家作对的几位仙长,不也都莫名死去了,要不然他如何能够当上仙尊,可怜太仙门给排挤在外面,因他埋下的种子而自生自灭,可怜我带着孩子漂流在外,如今,也该是他身败名裂的时候了,”虎婆的牙齿露出来,如同二月的白雪,冷冽刺骨,

    虽然她说的,无非是醋意交杂愤恨,但这更符合情理,毕竟恨什么才会说什么,如果她只是挑出李相濡如何详细的作恶的事,如果而她又只为天下而大义灭亲,那我显然绝对不信,

    “虎婆,李相濡挖取当年李古仙留在古仙道地下的东西,你知道多少,”我当即问起来,

    虎婆犹豫的想了想,然后说道:“这些事情,我知道的并不多,他暗中做过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就连我当年跟他都何等亲近,却也不是什么事都知道,有很多事情,他甚至会分派几个亲信去做,如果不是几个亲信互相对峙,恐怕整件事情做完后,都会稀里糊涂,”

    “之前他前往鬼神界,和前任魔尊大打出手,魔尊在鬼神界被百里决所杀,而我,却在返回中庭的路上,遇上了应该死去了不知多少年的陈太仙,和他大战一场,若不是有浩劫神剑的剑灵帮助,我几乎陨落当场,而杀死陈太仙,却未曾见其虚体,虎婆怎么看,”我问出了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