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二千五百三十章:卖药

    看她有些责怪我,我不禁笑道:“我说神皇至尊,我还以为谁都会说这话,唯独你不会从别人身上找问题。”

    “不是你,你觉得会是什么?”倾城若雪郁闷的说道。

    “会不会给面首什么的坑了?我说,以后身边人也不能乱信,以前我就信过一个叫倾城若雪的,结果一坑就把我坑惨了,你家面首多,更应该小心点。”我故意嘿嘿一笑。

    “你再说面首的事,信不信我把你打残了!”倾城若雪死死的瞪着我,猛然伸出手拧起我的衣襟!

    我吓了一跳,怕她真动手,只能装作害怕的样子,说道:“好好好,不说面首,那说小白脸什么的?”

    “你!”倾城若雪这下子真的有些生气了,咬着银牙,随后手一甩,立即就把我推回了坐位,怒道:“反正就不许再说了!”

    “凭什么呀?还敢做不敢说么?我天天让人说呢,连刚才还给你调侃,你忘了?”我无辜的说道。

    “夏一天!你很好!行了,你可以出去了,你爱怎么想怎么想去!我就是有面首,还很多很多很多!这样行了?”倾城若雪下了逐客令。

    我耸耸肩,说道:“我说倾城若雪,有就有,用不着大肆宣传吧?”

    倾城若雪差点没抓狂,我笑了笑,大刺刺站起来,然后准备离开,结果她似乎想起什么,又道:“慢着!”

    “又怎么了?”我苦笑道。

    “你想不想解决这事?”倾城若雪郁闷说道。

    “我倒是无所谓吧,反正底子也不干净,他们奈我何?”我没心没肺的说道,这让倾城若雪更是气结:“你就不怕引来别方势力的追杀?”

    “我是无所谓,反正也不是第一天给人追杀,虱子多了谁还怕痒?”我笑道,倾城若雪对我简直无语,无奈的摆摆手:“好,你可以走了。”

    我也懒得停留,免得真和这面首无数的老妖怪继续呆在这,所以很快就打开门离去,倾城若雪这次也没留我。

    我本来想要去找黑子理论,但最后想了想,寄人篱下就算了,这次和倾城若雪关系还有些僵,真打起来没小伙伴太吃亏了,这黑子现在坐拥一大帮捧臭脚的,要发火也是上去后再发。

    抱着这想法,我这次认怂的返回了房间,我这房间和倾城若雪的差不多,甚至让我有种没换地方的错觉。

    这一次大战,我损耗不小,这里仙气都是超品的,恢复起来速度倒是不慢,不过要完全恢复,估计也得十天半月的,当然,这鲲鹏飞船估计也没那么快到达通道口,所以黑子之前也没打算阻止大战。

    除了恢复道力之外,我对于第二脉络的清除印记也十分的上心,不过这种自己作死增生出来的东西,十分麻烦,好比之前的纳灵法脉络,一旦生出,除非引向良好的位置,否则要斩断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忙活这两件事,半个月时间就这么一晃而过了,李破晓很老实,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倾城若雪的房间也静谧的很,什么动静都没有,估计是个恬静的女子。

    我恢复完全后,又开始捣鼓起了浩劫神剑,并且想要以三劫真仙的实力去揭开里面的印记,把李古仙师父从剑里面请出来,但让我郁闷的是,以现在三劫的实力,似乎无法破除浩劫神剑的禁制,一方面是这把剑本身就很特殊,一方面也是我实力实在达不到层次。

    “你有这份心,也就够了,犯不着浪费时间,上去后好好修炼,总能突破三劫真仙,所以你也别纠结了,先把第二脉络修炼起来,对付强敌有备无患,对付车轮战,更是很大的优势。”李古仙似乎也察觉到了我的失败。

    “只能这样了,我本以为三劫的时候,就可以把师父您老人家从剑中请出来呢。”我苦笑道。

    “老人家?难道我很老么?”听了我的话,李古仙语气有些不对的说道,我暗道自己这次犯傻了,居然忽略了她也是个漂亮的女子,所以亡羊补牢的说道:“不老、不老,我只是代表尊敬,所以才用了这词。”

    “真的?”

    “嗯,千真万确。”我忙不迭说道,但这次李古仙没再回答我,我松了口气,开始研究起了第二脉络,并且趁着现在短暂的安宁,快速的提升它的层次。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修炼的日子过得仿佛总比平时快许多,加上可能隔阂空间几千年没什么仙修下来,或者是太大了,要撞上哪怕一位流浪者,都困难无比,所以导致了这艘鲲鹏飞船一路顺风顺水。

    加上飓风区都给黑子背得滚瓜烂熟,这行程中,连颠簸都很少发生,而且能够达到三劫真仙的,都是沉得住气的性子,所以这几个月下来,大家居然都很少走出房门。

    我的第二道体,也总算进入了七重天,并且冲上了六品仙的程度,相信用不了太久,第二脉络也很快具备实战的能力。

    而就在我觉得往后也可能风平浪静的时候,这鲲鹏飞船忽然的鸣叫了起来,我心中一凛,暗道会不会是碰上了古仙之类的存在?所以连忙往窗外看去!

    结果苍茫的飓风区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一片的惨白色下,除了像是浓雾一样难以侦测到任何,就别无可以参考的东西了。

    只不过就在我想着要不要出门看看情况的时候,黑子和倪诗两位的房间,分别一前一后的开了门,紧接着夏瑞泽他们也都一一出来了,我想了想,也站了起来,因为倾城若雪那边也来了动静,这次估计是有什么事情了。

    而黑子也在我走向房门的时候,带着一群仙家往会议室那边走去,更是让我确认了事情有了变化。

    打开门后,李破晓和倾城若雪都看向了我。

    倾城若雪还是一副对我不满的表情,倒是李破晓先开口说道:“应该是快到了。”

    “嗯,去看看。”我点头后,就和李破晓一起前往会议室,而倾城若雪一言不发的跟着,她怕还记恨我总提面首之事,其实我也知道有些失礼,不过谁让她是神皇,我好奇也是难免吧?

    到了会议室那边,看到黑子面带笑容,我已然知道是好事情,不过基于礼貌,让他表现下也是应该:“导师,是不是到了?这次航程不短,真是累死我了。”

    “呵呵,夏道友面带红光,看来这次闭关所得不少,如道友所见,确实是到了,所以才准备跟诸位说一说注意事项,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呢。”黑子笑道,心中估计是大喜了,毕竟我主动给他带高帽子。

    “那赶紧说吧,我现在老激动了,马上要到新世界,还等着导师带着起飞呢。”说好话反正不要钱,这几个月来,我也想通了,既然不可改变,那就把戏演下去,演好了,至少不能让自己被动才是。

    “那个自然,就怕夏道友不给面子呢。”黑子捻须笑道,而倪诗似乎觉得我已经认清了事实,就和蔼的笑道:“一天,你放心好了,上去后,我们背后也有个很大的势力呢,到时候背靠大山好乘凉。”

    只有夏瑞泽一声不吭的看着我似笑非笑的,阴险无比。

    我也懒得继续说什么,等着他们开腔把注意事项拿出来,心中却暗道这回上去后,就问问这血契的事情,给人坑了就算了,如果还给卖了,那可不是我的性格,而且我现在也好奇黑子葫芦里还有什么药想卖给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