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二前五百六十章:兵祸

    我也没想到情况会瞬间恶劣到这个地步,门派大战居然是一触即发了,这宗门和宗门之间较量,居然海水互撞一般冲击起来,李破晓他们攻击的三线宗门一定是比我们要前线一些的炮灰,而他们一旦溃散,接下来就会立即轮到我们!

    就在我带着一群弟子们起飞,前往传说中的宗门大本营的时候,华夏月也来消息了,说宗门那边竟开始迎敌了!敌人早有预谋,以辰阳宗驻点一部分哨兵开始迷惑青帝门驻点开始,悄然骗开了一道防护线,让大量的二线、三线精英辰阳宗弟子潜入其中,而开战之后,几乎也是摧枯拉朽的湮灭了好几个三线宗门,现在已经到了这里了!

    我吓了一大跳,而更可怕的还在后面,丹云门的情况和我们差不多,星月宗也开始进攻丹云门那边的哨卡,这辰阳宗居然和星月宗直接成了敌对的门派,我相信里面肯定有敌对门派的弟子长老混在其中,这可是要吞灭的态势!

    但无论如何,我肯定不能在这里带弟子接敌,如果给当成炮灰就这样弄没了,那也太过冤枉了点,所以带着弟子逃亡,我直接是往深山老林那边去的,连宗门都没打算回,因为华夏月自己说要跟我往宗门那边汇合。

    可出事后往往容易跟想法背道而驰,敌人比想象来的快,我们在逃亡深山的时候,竟和一队辰阳宗的先锋部队接触上了!

    “嘿嘿,看看,我说刚才那写着玉尘阁的地方怎么跟逃难过一样吧,这些弟子早早受到风声,居然还想要逃入深山,简直不知所谓。”来的一队,四个三劫,五个二劫,阵容不可谓不豪华,只不过并未看到辰阳宗类似长老的存在。

    “师兄,那我们这是要收编,还是全都灭了?”一个弟子当即问起来。

    为首的那位看了我一眼,又扫了我身后的弟子们,冷笑道:“只有一个三劫,其他都二劫一下,对我们而言,跟一群废物没什么区别……而且,师父也说了,主力攻打宗门,我们这些弟子,肯定是要清理一番的,况且好容易有机会屠仙,东西可都归我们所有不用上缴,我们把他们收编回去,这么低劫数的弟子,能有多少奖赏?口头表扬?”

    “师兄说的对呀!我咋没想到?咱们现在杀仙夺宝,好不受门派约束!好!这个我喜欢!”另一位三阶的弟子抽出了一把长刀,脸上露出了狰狞之色。

    “大师兄!我们怎么办呀!”孙语吓得面如土灰,连忙抱着我的手不放,那硕大的胸脯推得我手臂全都是肉感,这要是媳妇姐姐在,估计早把她扇飞了。

    我连忙把她弄开,说道:“你赶紧带其他师弟先逃入山中,我给你们争取时间。”

    那孙语‘啊’了一声,一副不信的表情,而这群要杀我们辰阳宗弟子全都轰然大笑起来,其中为首的说道:“师兄弟们,我这次让你们男的跟这我出来,你们现在知道什么用意了吧?你看看,我可是连吴师姐都忽悠了没让跟来呢。”

    “啧啧,师兄,难道说……我们还能……”另一个弟子口水差点没淌下来,而这时候孙语才发现她平素里妖冶的打扮,今天可要成灾难一样存在了!

    “嘿嘿,看来你们还不笨,食色性也,这儿可还有不少鼎炉可挑,都是对修为有增益的呢,战争里,出点这个事情,也难以避免嘛!”为首弟子淫靡一笑。

    我看向了已经吓得腿软的孙语和几位女弟子,说道:“吓得发抖情有可原,难道还想要给吓得走不动?或者你们是真想成为对方鼎炉了?”

    这话顿时让孙语脸色绿成一片,咬牙首先朝着深山那边逃去,而其他女弟子连忙跟着逃亡起来,生怕自己也给逮住了。

    “抓住他们,鲁师弟,你对这些女仙应该没兴趣吧?那这嚎得最厉害的小子,就交给你对付了。”为首的首徒大笑,顿时带领其他男弟子朝着孙语追过去!

    我知道一时之间也没那么容易追上,毕竟这孙语应该还有点逃命本事,就算没有,看对方态势也主要是想劫色,生命危险肯定是没有,还别说,华夏月作为一个女长老,带领的弟子女性还是不少的,敌人见色起恶心也正常。

    一群男弟子跑去追孙语之后,我立即拔出匕首,而那留下来和我斗法的男弟子面露狞笑,大手一挥,一把袖剑出现手中,竟和我的匕首有异曲同工之妙:“原来你也是用匕首的。”

    “嘿嘿,这可说不准。”我顿时缩地术到了他身后,随后匕首做剑,无限天剑的剑光倾泻而下,而对手忽然面对这密集的剑气,根本不知道怎么抵抗,下一刻全身上下都是剑口了!

    古神界也只是六神天的一部分,只是仙气转换成了元气而已,大家该三劫还是三劫,而我使用元气之后,对方和我的实力差距,和五大世界我对付同阶一样,我连越阶都不怕,怎么可能会怕一个同阶?

    “剑够快的!不过……”对手也相当吃惊,但他很快就强行用元力恢复起自己的道体来!

    “不过怎样?”我冷笑一声,立即使用了纳灵法,霎时间,他的元力就源源不断从道体冲了出来,简直如同是血崩了一般,吓得他面如死灰,连忙准备逃走,结果我怎么可能给他逃跑的机会?立即纳灵法轰出,当场把他打成了虚体!接着纳灵法继续把他的虚体吸得半死不活,飞快逃命去了!

    我也没打算大费周章的消灭他,毕竟现在我的几位师弟师妹都还在逃命呢。

    而刚才领头的辰阳宗弟子一看我这里居然发生了他们想象不到的一幕,全都震惊当场了,连快要抓住孙语的弟子,此时都有些不知道该继续去抓或者是要如何!

    我却懒得和他们多说半句话,立即缩地到了为首那弟子面前,无限天剑再次暴风骤雨的攻向对方,但这次的辰阳宗弟子摆明不是之前那位弟子可比,长剑居然还有模有样的攻击防御起来,可惜在密集的剑气面前,也是难以避开全部的剑气,和之前那位弟子一样,再度全身上下都是伤痕了!

    论起剑术,在同阶中我基本上鲜有敌手,碰上这些起步比我都慢的三脚猫剑仙,还不跟玩儿似的?结果那弟子一如之前他的师弟,给我的纳灵法一吸,元力就疯狂的给吸没,吓得他大喊起来:“师弟们快助我一臂之力!这小子会妖法!”

    几个师弟连忙过来帮忙,接下来法器、法术全都朝我轰过来,但我这时也把吸收来的元力照单轰了出去,这些弟子的攻击哪里有单纯的元力轰击厉害,承受得住的法器也毁了,修为低的,干脆给打成了重伤,我再度纳灵法,这一次的元力吸收更甚之前,让这些弟子全都面露骇然。

    但即便是想要逃,却已经没有机会,更加强大的纳灵法再次轰出,这群三劫和二劫的弟子,没有一个不是全身挂彩,甚至低劫数的直接成了虚体!

    而这时候孙语已经带着其他弟子逃远了,要不然估计虚体都能全收了,不过我单打独斗习惯,也不介意他们的离去,接下来自然是一阵天剑轰击,把这些想逃,或者来不及逃亡的弟子全都打成了虚体,个别刚才说话最恶毒,心机最残酷的,虚体也给我吸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