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三千四百二十五章:外人

    作为使用多因果兵器的交换,我不点头也不行,而且很多女子军团的成员,我早晚都要给个交代,这些都是构建整个天之境不可或缺的的基石。

    而陈亦仙一直使用的魔种,也将是我冲击道三境的关键,只不过最后,我没想到韩珊珊让海乘风也跟着一起进来了。看着陈亦仙和海乘风两个高挑美女站在一起,我虽然觉得此行怕会给男女之情占据掉一部分比例,但她们确实十分的养眼,而在穿着搭配上,都是选择了适合长相偏瘦,偏高的类型的连衣裙,并没有穿着

    天之境的道袍。

    海乘风一身红黑色,基调上和当时九重天门着装有些类似,带着很深的神秘感,而陈亦仙是一身的淡蓝,和她的清秀很是搭配,素但雅致之极,有一股书香之气。

    还别说,陈亦仙于阵法和宝物之道成就非凡,从古仙界那时候恢复过来而大战李相濡时就可见一斑,屡屡为天一道胜利奠定基础,而韩珊珊也一直仰赖她的专业知识帮助,互相进步和钻研。

    更别说她剑法早就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陈太仙都要厉害了,所以她还是研究所的终极试剑师,也是剑法的教习,还有天生的沉稳性格,所以眼下绝对可以称之为天之境目前最顶尖的教师了。

    就连我看着她,都带着崇敬,当然,她也是几个少数把我名字叫得很随意的女子,我对她也相敬如宾。

    “一天,我是不是变漂亮了?”陈亦仙淡淡的问我。

    “嗯,是呢。”我笑眯眯的点头,而海乘风愣了一下,但这就是她自己的风格。

    “那就好了,珊珊说我这样打扮,多半你是喜欢的。”陈亦仙也露出了笑颜,在鬼神界,她说话都费劲,但现在一眸一笑都如春风沐雨。

    “好了,我们先找处宅院住下来吧。”我说道。

    “我的房子还在建……”海乘风犹豫点头,而陈亦仙想了想,说道:“那若不一起住我所在的宅邸好了。”

    “好。”我立即就点头了,反正住哪不是住,但海乘风一副对我使眼色的样子,我不明所以,觉得是她另有想法,但毕竟已经给陈亦仙先说了,就打算看看房子再说。结果陈亦仙很高兴的带我们去了,房子和别家区别不大,我还打算说说海乘风让她放宽心,结果一进这房子,我果然就后悔了,因为这里空旷之极,连一堵墙都没有,简直就是个很大的修炼道场,却也同

    样失去了隐私。

    我想了想,还是打算换个地方好了,就说道:“要不我们……”

    “你不喜欢?”陈亦仙一脸的失望,我怔了下,觉得有些盛情难却,但还是说道:“这里还没装修好吧?”

    “装修的呀,你看茶具和卧榻皆应有尽有……”陈亦仙看向了房子几个角落,提示我自己去看,我顿时难以拒绝起来,现在看起来,海乘风比她有常识多了。

    “我倒是没什么,毕竟这里宽敞,但……”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海乘风身上,但陈亦仙却很直白,看向了身边的海乘风,问道:“乘风,难道你不喜欢?”

    海乘风估计还在发怔,给这么一问,顿时吓得回过神,连忙摆手:“不是,不是,这风格自然是人人皆有,又以各有所好而建,岂有不好看之理?”

    “我们果然是好朋友,想法是一样的,那就这么定了,住在这吧。”陈亦仙开心说道。

    我和海乘风相互苦笑,大家对陈亦仙都是采取保护态度,也很照顾她的想法,轻易都不逆她意思,毕竟不能让她觉得自己太离群。

    就这样,我选择了北边的位置,而陈亦仙选择了左边的床榻,海乘风则是右边。安排好地盘,我就尝试着入定起来,因为以后一段时间里,都会以这里为主,而海乘风也是有意更上一层楼,也在这里修炼,韩珊珊的意思是让我指点她一些修炼,当然,那都是笑话,她修为比我,还高

    还用我指点?其实就是增进我们彼此感情的。

    入定冥想后,我衍天功也主动的施展起来,吸收的气息又快有多,而这里的超级重元气也仿佛无需萃取一般,精纯之极的冲入了脉络中,这样的待遇如同饮酒,不知不觉就渐渐的忘却了时间。我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夜里了,运转了不知多少周天脉络的我,心中无比满意这片地方,因为这间房子,和一个大型道场没什么区别,底下应该全是符文线,使得气息不断的汇聚此处!看来又

    是陈亦仙自己的手笔,既是休息之地,又是修炼之地,简直是把房子修到了极致!

    我现在才有种小看她的感觉,她不是常仙,不能以别人的想法去限制她,这会影响她的真实发挥,而右边的海乘风也在入定的状态,气息灌入她的身体时柔顺之极,看来她修炼得也很是舒畅。

    “一天,你醒了?”陈亦仙似乎发现了我断开了修炼。我‘嗯’了一声,她睁开了眼睛,说让我过去下,我倒是没什么犹豫,飘了过去在她眼前坐下,这睡榻就跟现代榻榻米差不多,她根本就是席地就睡的类型,会有这样的设计也是常理,所以我找了个位置就坐

    下了。

    “我近来虽然修炼了专门消除戾气的神功,但却因为纳灵法精进而不得不仍借助你的魔种,趁着这个机会,你能不能给我换一个呢?”陈亦仙问道。

    我点了点头,这个很合理,所以我立即伸出手点到了她的眉心之处,将魔种取了出来,并快速的凝练出新的寄入其中。

    而正打算说上几句话就赶紧修炼去,陈亦仙却伸出手,从我大腿的位置,朝着我腿根处缓缓的移动起来。

    “亦仙?”我怔怔看着她,而她双目中认真无比,这让我脸色微微一变。“你不用太紧张的,我昨天连夜看过姗姗给我看过一些动作,学了一遍就会了,不会出错,你只要好好的坐在那就好了,我全程会掌控这些招数运行。”陈亦仙抬起头,脸上却没有太多的情感表露,甚至一

    脸的正经之色,让我放下了心,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是什么新的修炼方法?

    可只是下一刻我就后悔了,因为按照她接下去的动作,和某些日系艾薇电影里面的动作几乎重合!这根本就是韩珊珊的套路!

    我连忙用手抓住了她已接触到我隐私位置的手,摇了摇头,陈亦仙愕然看着我,问道:“动作不对么?一分一寸我都未曾做错呀?”

    嘶,远处海乘风那边,似乎动弹了下,我连忙回过头,发现她虽然闭着眼,但脸上全是绯红之色了,看来她知道这是干什么。

    “亦仙,你没错,但需注意闺阁之密。”我苦笑说道,心道这是不怕要上演活春宫的么?

    陈亦仙一副不解的表情,说道:“我们不是外人,乘风也不是。”

    我抓着她的手时,发现她心脏其实跳得也很快,她也是个女子,也本能会有七情六欲,只不过她记忆的缺失,让她对闺中常识有些不敏感,只要觉得是自己亲密的人,就无所谓了。

    海乘风也尴尬极了,这时候觉得不好再装看不到,是以站起来红着脸说道:“我……我出去先透透气,你们先忙……”

    陈亦仙‘嗯’了一声,很干脆答应了,我却心道海乘风太没良心了,这不是放任我给不明不白吃掉么?海乘风却嗖一下不见了,只剩下陈亦仙和我留在了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