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三千二百八十章:剑图

     陈继雪平静的脸色终于起了波澜,双目寒光如有实质!但李古仙是什么人?面对对方的威慑,根本和没事人似的,拎起了林局离的虚体,说道:“道友,你还打算继续用大阵反抗?那不要你师弟了?”

    陈继雪蹙眉,说道:“你想怎样。”

    “当然是……”李古仙淡淡一笑,随后长剑一提,说道:“打一场。”

    我听罢,差点没给这主意惊呆了,连忙传音说道:“我说古仙,情况现在对我们有利,这时候应该拿她师弟来威胁她才是正确打开姿势吧?”

    李古仙对我扑哧一笑,说道:“所以说,你才是个好首领,我却是给古仙界耽误了的好剑仙,不是么?”

    我苦笑起来,连忙说道:“反正她也打不过你,你不用那么和她较真,赶紧结束了战斗,我们离开这里才是正经。”

    李古仙摇了摇头,传音道:“只有不断的追求剑之极致,才能走入真正的剑仙巅峰,你难道没有发现,她的剑和别人的不一样么?”

    我点了点头,对李古仙所说,完全没有意见,因为从刚才我就看到这陈继雪的剑有些不一样,三尺寒锋是不错,不过剑把却比一般剑要长一些,四溢而出的剑气,也不像是寻常古神界的剑可比。

    “如果是刚才瞬发的剑法,我打不过你。”陈继雪很老实的说道。

    李古仙嘴角咧起了一抹笑意,说道:“我不用幻剑天,你也把修为压到地玄境,大家用剑来说话!”

    陈继雪双目微眯,随后说道:“如果我赢了,把林师弟放了。”

    “呵呵,那也得赢了再说。”李古仙说罢,拿出了一个小玻璃球,快速将虚体一兜,将其装进了球里,随后袖手一甩,就把这球体丢到了飓风区里!

    陈继雪难免着急,立即追着那小玻璃球而去,看得出,她对自己的师弟还是相当负责的。

    但李古仙没有给她任何机会,伸出剑就挡在了她面前:“怎么?没付出点代价,就想把人救走?好,如你所愿!”陈继雪凝眉,随后左手一握,天玄境的实力瞬间就降了下来,很快就到了地玄境,但她似乎没想过要占李古仙半点便宜,或者说,她根本不知道李古仙的厉害,让她地玄境都还是只让半

    子呢。

    “降那么多,可别后悔了。”李古仙轻哼一声,但陈继雪根本没打算理会,仍然把实力降到了应劫期,我和东方伏对视一眼,都彼此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对陈继雪的第一感官。

    心态不弱,这代表着对自身实力的自信!没有太多的言语,陈继雪一瞬间的拔剑,随后打了个响指,瞬间冰寒剑气有铺天盖地之势,而她缓缓的晃动那把霜雪剑,随后轻踏一步,唱道:“一念弹指去万里,飞花踏雪空千劫,今愁孤塜将别过,君皇

    常梦亦难稀,幻雪道!弹指一念!”

    “来的好。”李古仙淡淡一笑,随后浩劫神剑一挥,很快也跟着走起了剑步,她的气势更是恐怖,浑身上下无不是剑气,恍若连她这个人都要隐藏在剑之中了,真不愧是拥有无限剑神之称的恐怖存在!

    陈继雪脸色微微一变,对于一个剑者来说,剑境的起手势头,往往威力都能够预测出来,所以她也不禁把剑境一瞬间抬了起来!

    这时候,无数的雪花纷纷而落,周围的飓风区仿佛都给大雪蔓延了,而她一身的戎装,如皑皑白雪中的剑王,长剑一指,顿时是旋起了成片的剑气风暴!“迢迢绿鳞云飞渺,数度罩琼庭,剑台曾笑何谪仙,乘鲸御日冲太清!古仙道!御日太清!”李古仙清哮一声,在对方进攻的瞬间已然出剑,在磅礴的大雪里,鲸鱼的啸叫惊天动地,而暴风也一下就引

    得周围的飓风跟着奔腾而去,剑境带动了环境,这一剑,很有李古仙自己的独家韵味!

    光芒万丈的空间里,剑台上的李古仙一跃而下,站在了绿鳞丛生的巨大鲸鱼身上,以风为浪,以剑破空,朝着陈继雪迎风踏浪而去!

    陈继雪不禁给李古仙的实力震惊住,不敢再有天玄境的多余气魄,而是从看待真正的对手层面上去看待这一剑!

    轰隆!两种剑境的对撞是难以避免的,李古仙在剑法上一向‘流氓’,就算同样的实力,她都能够借着对方的攻击迎头而上,更何况还运用了周围的恐怖飓风!那飞鲸得到了飓风的助力,速度一瞬间快得离谱,猛然

    破雪冲向了陈继雪!这一招御日太清是‘御剑太清’的原始版本,如果没有对比的话,倒还没什么奇怪的,毕竟李古仙肯定是强得离谱,但一旦有了之前李相濡做对比,无论那飞鲸的气势还是速度,已经完全不是李相濡能够达到

    的境界!瞬息之后,两种剑歌对轰撞击,毫无疑问双方都承受着对方剑境的压迫,只不过受击面会随着互相之间剑歌的强弱而不同,这一次交锋,非常现实的把胜利偏向了李古仙,她的剑法更加的犀利,运用得更

    加的老道!

    陈继雪给撞飞了出去,虽然凭借天玄境的底子没有受到致命打击,不过法力也瞬息清空了一次,如果本源是应劫期,怕这一击就已经输了。

    “再不拿出点实力来,那作为一位能冲上天玄境的仙家而言,是不是颜面不大好看?”李古仙看到她的顽强,倒也没有去在意对方再来一次全满状态的应劫期修为。

    “哼。”陈继雪冷哼一声,随后说道:“是你逼我的!”

    “是呀,不然呢?你要是下一次没有赢,我就把那珠子打灭了。”李古仙冷冷一笑,我当然知道她是在胁迫对方用尽全力!

    陈继雪这下终于给激怒了,长剑抬起,左手纤细的五指握住了剑刃,而右手着握住了剑柄,随后忽然的用力一拉!嗤,鲜红色的血猛地从手掌那溅了出来,我心中不禁一凛,暗道这把剑果然有玄机!

    而李古仙微微一笑,满意的看着这把剑的剑把位置拉长成了长杆,而白雪一样的剑在染上了鲜血后,呈现出了殷红的颜色!

    “泯灭,好剑铭。”李古仙看着那把如枪如剑的剑枪,不由对这样的武器十分好奇,不过熟悉她的我却知道,她也打算认真了!所以我对于下一剑的期待,不比东方伏和赵茜低。“残日别君晚秋思,青山凄鸟忘巢房,繁花落雪尘天碎,心心念念怎负仙,幻雪道!仙剑泯灭!”陈继雪将剑变形后,持剑的姿势已经由剑势改成了枪势,而那把剑枪因为饱食主人的鲜血,一下子也如同活

    了起来,散发这滚滚的红色气浪,这股气浪和之前的寒冰霜雪完全不一样,仿佛是沸腾的火焰,正熊熊燃烧!这如同冰火不相容的属性,同时出现在一把武器上!

    “洒墨云腾去影孤,浓情苍风月浸湖,天树恍若秋萧索,满山剑丝坠画图,古仙道,天树剑图。”李古仙很快高举神剑,大步一踏,快速的挥毫,如浓墨重笔的畅意书写着自己的剑歌!须臾之间,云腾天空,弄月的景象很快出现在了天际之间,而一颗参天的巨大树影,竟不可思议的耸立在了天上,这棵大树我很熟悉,因为这正是和仙岛的那棵大树一模一样,看来这一招剑法,是悟

    出于仙岛之后了。大树随风晃动,叶片很快坠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