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三千二百九十二章:勇者

     “我要去查看这命运神树,不知后道友可有答应?”我看向了这棵巨大的剑胚神树,毕竟是遗仙界之物,如果随意的去查看,未免太过唐突。

    后清羽看了周围的一群老者,那些老者都有意给我面子,所以大多都点头了,倒是有两三个传音给了后清羽,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话,后清羽接着说道:“不知夏盟主何以对这命运神树如此的重视?”我想了想,说道:“我修炼一种功法,以此树的树脉为脉络,形成独有的攻击方法,若是这树脉足够强大,我需要萃取一些,为以后面临的大战做准备,当然,若是还太过弱小,我不会取之分毫,更别说是

    饱自己的私欲了。”后清羽看向了其他的老者,众仙都点了点头,其中一位拱手说道:“虽说就算神树给夏盟主毁了,怕我们也无人能阻止,不过毕竟是遗仙界仙家来之前,就已经生长之物,可见天命使然,我们终究需要拼尽

    全力守护它,如今夏盟主肯直言不讳,倒是我们想得太多了,夏盟主请便就是。”

    我点了点头,随后脚尖一踏,就踏入了神树的保护圈内,并且站在了大树的前方。

    眼前这棵金色的大树不过是两千岁龄,比之仙岛那棵差了不是一倍大小,我心中其实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不过无论是一点半点的可用脉络,都将能够增强幻剑天的实力,我不能轻易放弃。手触及大树,很快徐徐的力量就注入了其中,一丝丝生机勃勃的纯粹能量也很快给我探知到,我心中喜悦,不过感应这股年轻的力量,却发现它实在比其他的神树好不了多少,即便是纯粹无比的金铁之力。而且一旦这股力量萃取了,这棵剑胚神树的力量也会停歇一段时日,看着它上面挂着的俩枚剑胚已然成型,我终归是叹了口气,说道:“罢了,这神树的力量还太弱小,倒不如让它继续生长,若是萃取而让

    它重生,再不知去何处寻它了。”

    听我这么一说,众仙都松了口气,包括后清羽都说道:“夏盟主心地仁厚,令天下万民臣服,如今我们是真的信了。”

    我摇头一笑,说道:“为天下苍生计,我仍不会放弃有朝一日萃取它的力量,只不过,现在还不至于,所以后道友不要将我说的那么好了。”

    后清羽摇头,拱手说道:“若真的到了有难以抗拒的敌人,不萃取它的力量而赢不了那一天,就算夏盟主不忍,我们遗仙界也会心甘情愿的将神树奉上,因为那或许才是它真正的命运。”

    我认真的看着众仙,结果遗仙界的仙家意见竟十分的统一,全都是点头表决,我只能是淡淡一笑,就此将这件事罢了。

    “树脉之力,夏盟主用不上,但命运剑果,想必夏盟主还是可以用得上的,我们愿将那枚已经生长成熟的命运剑果奉上,算是为夏盟主出一番力气,希望切莫推迟。”后清羽没有犹豫的说道。我看向了这两枚成型的剑胚,当然心中很高兴,这剑胚几百年不等的成熟一次,而这两枚一大一小,大的已经准备瓜熟蒂落,小的还不过小拇指大小,怕还得数百年之功,也都是意料得到的,而现在遗仙

    界的仙家能做出这么大的决定,也算是非常了不得了。“既然如此,那这枚剑果,我就取之而去了,当然,我也不会白拿此物,稍后我会给与你们同等价值的神器,以拟补你们一界的不足。”我虽然还没想得出用什么才能换取这么一枚宝贵的,拥有生命力的存

    在,但天一道已不是当年的天一道,光是从古神界带下来的宝物,就富敌一界,挑出几样来,完全不成问题。“夏盟主无需那么客气,我们几乎举界投奔回六神天,还指望得到夏盟主庇护,又怎么能做以物换物这等不切实际的要求?”后清羽连忙拒绝,我摆摆手,说道:“无需多说了,此事便由我来决定,你们当成

    是见面礼也好,以物易物也罢,都随便好了。”

    后清羽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妥协了。而这时候,那和我比剑给打昏阙过去的神近昭幽幽醒来了,看了一眼左右,发现自己给一个仙家背在身后,连忙挣脱下来,警惕的看着我,说道:“你这卑鄙小人,我光明正大的和你比剑,你却用了什么妖

    法!?”

    我看向了他,笑道:“年轻人,这世上你不懂之事不知凡几,没见过可不代表没有,今天你不过是遇上了我,还有比我更厉害的存在,你若是碰上,岂不是输得更不明不白?”神近昭怔了怔,打算再度反驳,却给后清羽一巴掌就抽到了后脑勺上:“你这孩子,却不知道夏盟主对你的好,他不计前嫌,以德报怨的替你重新打通梗塞的脉络,你竟还懵懂不知的冲撞他,难道我生出的

    孩子,竟是如此容不得比自己强的孽障?”神近昭给这一巴掌打结实了,抽得是有些懵圈,估计还没给自己老娘这么打过,但他犹豫了下,最后还是咬牙看向了我,说道:“你到底有何企图?直说就是了,犯不着把大家骗得团团转,从而让大家孤立

    于我!看来你倒是聪明,居然能够想到这一层面,不过可惜的是,你的实力,还不够让我为了你这么做。”我冷冷一笑,而神近昭咬牙切齿,他估计最愤恨别人说他实力差,特别是他明明就是遗仙界最强的存在!所以他立即说道:“说不出企图,却非要这么做,你以为你是圣人!?你以为我会轻易相信你?信不信你在于你,至于说我没有企图,其实我自己都不信,不过说起来,我冲着的还真不是你的力量,因此无需让谁去孤立你,你与我而言,和这里哪一位仙家都是一样的,我都会一样的对待,我会帮你,是因为我欣赏你一点。”我一边说着,一边和他四目相对:“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我欣赏的是你无惧无畏,守护遗仙界的心,至于其他,倒还入不了我法眼,所以你该

    庆幸你有一位伟大的母亲,把守护一界的指责和责任,完好的传承到了你身上!”

    我的话说罢,众仙无不是感同身受。后清羽瞬间双目溢出泪花,心中显然是赞同了我的观点,对着自己的儿子说道:“昭儿,你听到了没有?夏盟主真知灼见胜你何止百倍?你光有一身使得自己自信力量,但夏盟主今日,无论是什么皆胜过你

    无数,你不反省,仍受自己力量所蒙蔽,以前修那么多法术,心性不修半点,如今又有何用处?”

    “我……”神近昭哑口无言,显然他之前再冥顽不灵,也该已经知道自己大错特错,我看着他,说道:“强者拥有的不是一身蛮力,而是拥有坚韧不拔的心性。”后清羽看着自己的儿子愣在那,似乎有了灵光一闪,连忙对我说道:“夏盟主,我儿自小跟随其父,而其父早丧,便再无名师指点,才导致了如此的心性,夏盟主德才兼备,正是我儿良师,若是不嫌弃我们

    母子出身卑微,而我儿又心性拙劣,可否将他这块璞玉雕琢成才,以免随意放在外面早晚惹祸!”我看向了神近昭,而神近昭此时已经给自己的母亲说的话惊愕到了,正犹犹豫豫不知道怎么办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