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二千七百四十九章:圣典

    我脸色大变,这不是尸皮吞魂么,豢养这副尸皮的是大掌门牧中平,我立即双目阴沉的看了他一眼:“什么意思,还不把我的鬼放出来,”

    牧中平摇摇头,淡淡的说道:“小子,你应该不想死吧,所以我不是给了你解决的办法么,这,就是解决的办法,由她来开门,你就安全了,她不过是一缕残魂,靠着鬼杖吸收的元气而供养起来的半器灵,即便修炼成精,也没办法恢复成原来的紫卿云,现在她和这具尸皮合二为一,其实也是一种延伸,当然,皮囊可能有点不一样,毕竟那……算了,你先上来吧,现在已经没办法改变这状况了,明白了么,”

    “你,居然玩我,”我脸色阴沉,看了一眼那边的尸皮,它吞噬了紫鬼,持有鬼杖之后,不但一身皇袍和紫鬼一模一样,连样貌也有八成相仿,只不过是年纪大了点,大概三十五六的年纪,而尸皮的眼皮底下,多了一些雀斑,

    “夏小子,首先再和你说一句,老夫可没有毁诺,甚至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考虑,毕竟谁都不知道第七层的大门开了会怎样,你难道还不明白,”牧中平冷冷的说道,

    “呵呵,一副人皮,看我不把她剥下来,”我咬牙切齿,但还没等我拍魂瓮,奴奴已经怒不可违的冲了出去,直接就轰出了无数的阴雷,

    我随后一拍魂瓮,三兄弟怒吼一声出现,旋即立刻朝着这尸鬼冲了过去,

    “控鬼术,”我法术一个接着一个,想要控制住这尸鬼,可结果让我郁闷的是,不知道这尸鬼太厉害,还是早就给樊天圣控制了,我的法术居然对它没有用,

    “孩子,牧道友说的没错,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以上来了,让我们见证一下,第七层周天门打开吧,看看这里面先天鬼气到底是何等的厉害,”樊天圣背着手,那看不见的脸上,我仿佛见到了睥睨整个锅底的目光,

    “哼,我岂会放过你们,”我怒道,随后命令三兄弟立即剥皮,顺便还给他们全都加上了一层血衣,

    三兄弟冲出后,奴奴立刻就取消了老大那边的阴雷,这配合确实非常的娴熟了,而老大作为八劫的家鬼,眼下有了血衣后,实力自然不是之前可比,怒吼一声冲向对方,四个八劫的大汉合力抵挡,却给顷刻间撞飞,给老三几支灭鬼箭打得当场重伤,

    而那尸鬼面对阴雷,根本像是不在意周边的环境,手袖一挥,瞬间有阴雷炸了一片,随后她开始以诡异的角度掠过阴雷区,来到了更中央的区域,并且开始准备念咒起来,

    “奴奴,你先回魂瓮,我会把紫卿云救出来,你的阴雷对她没用有,她就是另一个‘紫卿云’,”我连忙说道,

    结果奴奴根本没有听我的,两只小手往前一推,叱喝一声,随后前方竟排山倒海一般爆炸起来,那四个壮汉还没恢复好受伤的道体,就给彻底的炸了个粉碎,而后她乘胜追击,竟打算去攻击那尸鬼,

    尸鬼阴险一笑,却懒得理会我们的样子,而接下来,樊天圣冷哼之后,立即侵入了主阵眼的底层传送点,并且拍了拍手中的圣典,把画船的一批鬼优先召唤了出来,

    “樊天圣,之前我就该杀了你,”我怒道,祖龙当时也在努力,只是这樊天圣确实有一手,至少逃跑上也不比李相濡差了,

    “孩子,你未免太自信,”樊天圣淡淡说完,画船鬼就朝着三兄弟追过来,而接下来,樊天圣又打开了圣典,念了几句咒语,把那四位壮汉打散的灵给召唤回了圣典中,

    我暗道这圣典是什么鬼东西,刚才画船的一批鬼进去,这才多久的时间,出来就一个个打了鸡血似的,而现在连这打散的灵都能收回,估计出来没准那四个壮汉都完好无损了,

    似乎看到我对这圣典很注意,樊天圣跟着说道:“如果说,永寂哀思是鬼道难得之极的宝物,也是临夜国不可或缺的至宝,没有它,才导致了整个仙国的亡国,这没有错,但若要遴选法力最强,威力最大的鬼道宝物,却不是永寂哀思,而是这本厚厚的书典,知道为什么么,”

    “什么意思,”我皱眉看了一眼这?不溜秋,总是给一层弄弄?雾缠绕着的圣典,心中顿时生出悬念,这东西能够和祖龙硬飙,逼得祖龙懒得浪费体力和它继续磨下去,肯定是了不得的宝物,而且之前如果没有这东西,樊天圣早就给祖龙捏成肉酱了,哪还能在现在作祟,

    “天地之道,神灵之为,不可见也,学问圣典,心思道术,则皆来睹矣,此谓之圣典,而天下之道,圣典学问,又分类而教,其中此鬼道圣典,便是鬼道最为珍贵之学问,而,众生必死,死必归此,所以,大家将此宝典谓之圣典,名字嘛,它有很多,你想听哪种,”樊天圣笑道,

    “哪种都不想听,”我冷哼一声,双手快速结印,准备释放法术,其实我现在已经很吃亏了,八劫不但,连武器都没有,想要打赢他,就必须靠三兄弟了,

    “有些仙家说,它叫六道圣典,因为众生必死,死必归此,归于六道之中,又有人说,它叫五道圣典,因为道教认为,人应修性守道,清静寡欲,否则迷沦有欲,淆乱本真,不能返朴归根,与道同体,其神便入五道,而死了就入此五道书中,所以叫它五道圣典,还有人觉得,这本圣典还有个最厉害的功能,那便是转生之道,所以又称它为轮回圣典,转生宝典,但具我所见,它的作用更多是控制临夜国仙人、一切活物死之后的所在,故而叫六桥圣典最合适,”樊天圣一边也召唤鬼物和三兄弟杠上,一边掩护尸鬼念咒,

    正准备讽刺几句这叨叨不休介绍神物的樊天圣,但这时候,牧中平也下来了,我脸色难看,说道:“这张皮,到底是谁,”

    牧中平犹豫了下,说道:“小子,这些不重要了,她拿回了鬼杖,难道你想不到她是谁么,正是我的那位带着鬼杖和鬼石从内城出来的旧友,我当年带着她的尸体出来,后来豢养在了仙国,她的真正身份,其实是原临夜国的公主,也就是夜皇叔过继给紫卿云的公主,呵呵,也是当年我们靠着她才进入了内城附近……”

    “那李相濡的老妻陈风儿说是仙国公主子孙后裔……”我忽然才想到了这茬,

    “便是她的子嗣后代,可惜了当年我没有能好好的照顾她家遗留的子嗣,在我去她山中居所寻找时,其他道友已经趁机洗劫了她的道场,我以为她家人尽数都死了……却没曾想流落于民间,”牧中平叹道,

    “呵呵,一群丧心病狂的东西,真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典范,”我冷笑骂道,这些能活下来的道友里,终究有不少亡命之徒,甚至无耻之徒,看其他道友死了,熟悉的也可能会去将对方的老巢洗劫杀掠一空,毕竟没有了老怪物坐镇,其实什么都不是了,也不会和你去讲什么道义,弱肉强食下,选择资源就是活下去的有效选择,

    “我当时安置她的尸体,所以去的时候难免晚了……”牧中平似乎也颇为自责,不过当年把这尸体带出来,或许为了利益和合作外,也有和对方熟络的可能,

    我却不管这些,说道:“你下来,也是想要站在樊天圣那边么,”

    牧中平看向了樊天圣,目露复杂之色,而樊天圣却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