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三千五百七十八章:星殒

    “你就是夏七两?”和我年纪相仿的青年沉声问道,看了看手中那把给我的劫天神剑震出裂缝的宝剑,随后一震,嘭的一声,当场震断了这把宝剑,并且手一挥,就把剑兜入了背后一个宽敞的剑袋之中。

    这剑袋同样是粗布织就,所以在断剑进去的时候,发出了一些金铁碰撞声,可见里面断剑委实不少!而他震断宝剑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让坏掉的宝剑彻底失去灵性,从而不破坏自己的布制剑袋!

    我心中抽了口气冷气,按照这么看来,这家伙是个强大无比的剑修了,要不然这个品序的宝剑,居然断了那么多把,也委实太惊人了些!

    “你是谁?”我淡淡的问道,表情中不带任何感情。

    “我云星坠,是来取你性命的。”青年笑了笑,随后手指做剑,念了几个法诀。

    我皱起了眉,说道:“这位云道友,你该不会打算用剑指来杀我吧?”

    “剑断了,只能这样了。”叫云星坠的青年并没有半点觉得不对,继续以指做剑,而且还真给他煞有介事的凝练出了一把光剑来,这光剑别看是能量凝聚,实际上寒光四射,竟让我感受到了一丝的威胁!

    无极境的实力,我其实并没有太放在眼里,不过这叫云星坠的人展现出的气势,却远非一般无极境可比,那股子潇洒的剑意,是真正的剑仙!

    “那姑且来试试,手指断了,可怨不得我了。”我冷笑一声,却懒得和他比下去,这家伙来历不明,不好跟他继续激斗下去,而且即墨光如马上要来了,我总不能让他真看出我的来历吧?

    所以我同样念起了法术,把三道鬼当场召唤而出,这三道鬼只不过是普通没进化过的层次,不过实力却不容置疑,面对对方仍然念咒,趁机就过去攻击起来,打得这云星坠一阵郁闷,毕竟没有武器,他的实力恐怕发挥不出七八成来。

    果然等他运起剑气,轻易击退了三道鬼的时候,数道光影瞬息出现在了我附近,并且其中领头一个,更以快得惊人的速度到达了现场,并且目光死死的盯着我:“夏七两。”

    “怎么每个人来,都先叫我的名字一遍?”我苦笑说道,随后连忙飞向来人,说道:“即墨前辈,都熟门熟路了,以后叫我七两兄弟好了,你倒是先看看这家伙,自称云星坠,居然暗杀我这参赛者,你看该怎么办吧?”

    那叫云星坠的青年直接退出了我们的攻击和追击能笼罩范围,远远的说道:“呵呵,什么时候?”

    “就刚才,你可是说了要取我性命的。”我笑道,这云星坠连忙说道:“兄弟,切磋而已,谁不喊两声壮壮声势?总得把你激得认真起来不是?”

    “哼!够了!你们俩在案头上都打过底的!你就是寒仙门的云星坠?倒是好叫我一阵找!”即墨光如冷声说道。

    云星坠顿时又退了很远,说道:“即墨光如,闻名已久,本以为长相更年轻点,不过话说起来,这些年,听说你都在跑腿呀,是不是失势了?”

    “你!”即墨光如给这么一挑衅,顿时脸色黑了下来,怒道:“寒仙门出了你这样的逆徒,真替你师父心寒!”

    “我不过实话实说,你也不用这么说我吧?大家无冤无仇的。”云星坠不高兴的说道,而这说话间,又退出了很远,估计也有些害怕给即墨光如逮住的样子。

    “之前可能没,现在见面就有了。”我也确实想过是寒仙门的刺客,但看他穿着打扮,竟和寒仙门勾不上,所以还以为是哪来的野仙,谁曾想还真是寒仙门的,而且似乎还是个逆徒。

    “说的似乎对,怎么和我见上一面的,都和我有仇了?怪不得师父说我的名字不行,云上坠星,那便是殒,不祥呀,好在一直以来,都是别人殒落,要不然我还真觉得这名字该应验套在我身上了。”云星坠嘿嘿一笑,随后也不等即墨光如过去,自己已经消失在宇域之中,他的速度快如流星,恐怕刚才还不是自己真正的实力!

    我暗道这家伙看来不好对付,恐怕比即墨光如都拿他没办法吧?

    “云星坠,好一个小子!”即墨光如冷冷说道,随后看向了我:“你居然碰上他,还能毫发无伤,早知道我该晚点来!”

    “我说即墨前辈,你我之间,除了你女儿和我那档子事外,可以说是无冤无仇吧?怎么对谁都一副人家欠你钱的样子?而且一来就诅咒我了,不厚道了吧?”我打趣道。

    “你!老夫懒得和你多费口舌,不盯死你,我就不叫即墨光如了!”即墨光如冷哼道,随后上下打量我一眼,说道:“你这次可是又有什么把戏,都一并说说吧。”

    我看了我自己一眼,随后说道:“没什么把戏呀,你觉得我现在给你带来那么多人围着,能干点什么出来?”

    “我可不知道,一来就被寒仙门的找上,肯定又想着闹事了吧?”即墨光如皱眉问道。

    “怎么可能?对了,听说莹儿来了,要不我和她道声歉,陪她点好东西,咱们的事一笔勾销吧?以后我们好好的处,别动不动就调查我,你看怎样?”我揶揄道。

    “想得美!什么莹儿,那是你能叫的?信不信老夫一把寂灭剑让你把嘴闭上!”即墨光如怒道。

    我耸耸肩,做了个闭嘴的手势,随后笑道:“话说回来,即墨前辈,这次想怎么调查我呀?我可都听说了,你似乎翻了我的老底呢。”

    给我这么直白一问,即墨光如脸上一阵的青红,怕本来是打算跟我套些近乎再想办法问出点什么来,但现在我这么直接的问他,那意义就不一样了,表明我是知道他想干什么的。

    “老底?你老底可不干净。”看了一眼周围的道三境,这些仙家顿时知情识趣的消失不见了,显然都是他即墨家的家臣。

    “哎,是呀,从新天之境的首领,**成化仙者,本来就是件催悲的事情。”我说道,看来即墨莹来了这里,已经把我似是而非,捕风捉影来的事情捅出去了,再经过这即墨光如一猜测,估计十之八九当了真,倒不如我自己直接坦白呢。

    “呵呵,你还悲?我怎么觉得该悲的是我们化仙者?你在新天之境的事情,你以为我不懂么?这一路上高歌猛进,让北狐家的丫头站在这元神仙域,可都是你的手笔吧?你的所作所为,一定是要受到惩戒的,你觉得你逃得掉?”即墨光如恨恨的说道。

    “嘿嘿,那咱们就废话不多说了,即墨前辈这次是打算怎么封杀我的?上面总有办法了吧?”我问道。

    即墨光如轻哼一声,说道:“为了公平起见,你是不可能参赛了,接受调查吧,上头派我下来监视你,绝对不会让你再参与进这里面去了!”

    “什么?让我弃赛?这比赛里,还能临时换人的?这不是帮对面的参赛者作弊么?”我皱眉说道。

    “呵呵,上面为了这档子事,岂会没有准备,你那边难道就找不到替补?临时换人也很正常,怎么?这就怕输了?这样吧,你不参赛其实好处也不少,比如你赌博我也没办法去调查你了不是?哈哈……”即墨光如看我着急,顿时不自觉就高兴起来,他是吃我的亏太多,看我吃亏当然无比的爽快。

    我脸色晦暗下来,说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