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三千八百四十一章:弃子

    “要不是紫袍下令,就是这剩下的一队有他的内应了。”我平静的说道,刚才因为胖鲲给杀了的愤怒,已经被我彻底按捺了下来。

    “大叔,我知道怎么做的。”九方桃一阵叹息,毫无疑问,战争本来就是残酷的,有时候一个怀疑都会丢了小命,而且还没办法去反驳和分辨。

    “细细审查就好,往后就不要重用了。”我倒也不是通不情理,相反他们劫后余生,也不可能再去当领的替代炮灰了,不重要对他们而言或许更好。

    看到九方桃应下,我看向了曾子仙,说道:“由你护送桃儿出去,有什么事就给我消息,当然,你也务必记住,不仅仅是你身体有契约,连你家里的亲友,都在我的控制下,如果桃儿现你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必不会轻饶。”

    “是!放心吧,就不知道夏领你是这要去哪呢?”曾子仙多嘴问道。

    我根本懒得回答这问题,只说道:“做好你的本分。”

    曾子仙耸耸肩,一副无辜的样子,随后换了一副笑脸,对九方桃说道:“小郡主,我们差不多该出了,嘿嘿。”

    九方桃看了他一眼,随后说道:“曾家的下一任继承者就是你吧?”

    “应该吧,小郡主真有眼光。”曾子仙笑嘻嘻的说道,随后一脸献媚的引九方桃乘船离开这里,这家伙现在却也不敢拿天道境的修为说事了,他现在已经知道自己的实力是觉醒者里,战斗最弱的那一个。

    我也打不算跟他们回程,而是朝着九方恭逃亡的地方追去,这老头不是紫袍,我总不能让他也在我眼皮底下逃了,所以一路架剑疾飞,而不一会,我就冲出了这大阵的范围。

    只不过没有找到九方恭,却让我找到了几个逃出了外围,落单的九方桃的部队。

    “九方恭去哪了?”我问了起来,而为那位仙家看到我,一脸凝重的立即指向了第二军团如今所在的方向,说道:“夏领,他飞到北部去了,我们所幸逃过了追击。”

    “嗯,你们赶紧回去吧,不要逗留在这里了。”我上下左右打量起这些仙家,要知道这原本应该是九个人的小队,但如今却只剩下了三个,也算是相当凄惨了,而修为现在看起来,有两位却有些低了,连无极境都不是,只有一个看似老成,跟我说过话的老者还算勉强达到了无极境。

    “其他人都战死了?”我随口问了起来。

    这三个人立即点头,老者说道:“唉,运气好,我们逃过了一劫……”

    “嗯,但看起来,你们好像没有受过大战的洗礼嘛,是对方主动放过了你们?”我再次反问,老者愣了一下,随后说道:“对呀……夏领何以这么问?”

    “倒也没什么,不过……修为比你们高的几个都死了,你们这几位修为这么低,是怎么活下来的,还看起来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我忽然把目光定格在了老者的脸上。

    老者一哆嗦,连忙说道:“我们是运气好……”

    “运气好?”我冷笑起来,随后两指一点他的眉心,瞬息昏晓错星辰就朝他脑门突然劈去!

    结果让我震惊的是,一道道的游丝,忽然把昏晓错星辰打开,让这把剑直接轰到了陨石上面,而老者也渐露微笑,一路往后褪去!

    至于那两位实力稍弱的,又惊又怕的往旁边闪现,看来他们也有些绝望了。

    “啧啧啧,传闻夏领手段通天,今日一见果然不凡。”老者呵呵一笑,随后把胡子掰了下来,露出了一双细瘦的双目。

    “呵呵,九方恭,藏身在这里,你以为就能够逃出我的手掌心了?对不住,我这人似乎还真敏感了点。”我冷冷笑起来,随后天剑无极再度轰向对方!

    九方恭顿时把隐藏的所有实力全都爆了出来,随后手中一把长剑立即出鞘,朝着我砍过来!

    我顿时回以一剑,并且让昏晓错星辰继续朝他轰过去!

    九方家最强的功法就是游气缠丝,而九方家九方锦一辈,都把这功法用得出神入化。

    九方宇的综合能力最强,而九方恭和九方锦一文一武,文的在无极境里就强得很了,更别提九方恭在天道石的帮助下达到了天道境,这游气缠丝自然更加的精妙!

    在这游气缠丝的帮助下,昏晓错星辰进不得他身边,只有我的攻击时刻奏效,而以免夜长梦多,一开始,我就释放了幻剑天!

    “朝饮坠露落英仙,冷清上池无余留,自是本心怀远报,从此白身孤剑行!天一道!此身剑行!”我唱起了剑歌,引动剑气,剑境立即形成,这九方恭第一次接触我这样的攻击,一时之间也有些愣了,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立即朝着远处狂飞!

    这其实是最正确不过的做法,因为试图螳臂当车的仙家,大多都给幻剑天送下地狱了,而天道境在我眼里,也有强有弱,像是靠天道石晋级的,和烂泥扶不上墙的曾子仙有什么区别。

    看到这九方恭逃跑,我更加快了剑歌度,而剑境不断的随着我的引动而汇聚我身,在最后,让我浑身上下布满剑气,而剑更是因为剑气加身而锋利不已,在我高举长剑的一刻,形成了一层层如同人影一样的可怖剑形,在对方逃离的时候,快追了上去!

    接下来,攻击连绵不断,而游气缠丝一边要抵抗昏晓错星辰,一边还要抵抗我的攻击,九方恭现在给我死死的拖住,只能是靠着比肉搏好不了多少的接触战苟活。

    但在剑境的影响下,我的剑像狂奔,让他也不得不疲于奔命起来,只是仗着自己是天道境,要是无极境,他早就给斩成无数断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他已经步入天道境,硬接了一次剑歌,却也不过是消耗了不少的法力!

    但我把剑境用老之前,却没有给他任何逃离的机会,追上去后,继续对他展开追击!将他仿佛拖入深渊之中!

    九方恭的老脸上苍白异常,当然不敢再跟我斗下去,因为此刻也从之前接触战测试彼此实力,转变到开始觉得我棘手之极的心态上。

    但现在想走,显然太晚了。

    在我的幻剑天短暂的冷却后,第二次幻剑天的气息,又再度弥漫在周围!

    毕竟他不能施展剑歌,单方面挨打下,九方恭这时候也有些郁闷了,连续两次幻剑天,就是他也很难扛住,所以这一次他也有些万念俱灰了。

    “夏领,何必呢!”九方恭咬牙切齿。

    “呵呵,不巧的很,你应该算是紫袍留给我吃掉的弃子了,如今落入了我手中,乖乖的受死吧!”我冷笑回应,与此同时,也在快凝结剑境!

    “不可能的,我对他还有用!”九方恭根本不相信我的说法,此时在剑境中穿梭,却也给剑境的剑气轰中了好几次,而随着我剑境不断完善,眼看自己没办法逃出去,他也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我倒是想看看,这天道石到底是什么东西,看来九方道友马上就能满足我的冤枉了。”我残酷的笑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道紫光从远处冲过来,我脸色微变,而九方恭就仿佛找到了救星,顿时大声喊起来:“胜屠道友!胜屠道友!快救救我!”

    我咬牙看向了紫光那头,果然,胜屠崩云好死不死的,这个时候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