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一百二十九章:惊雷

    现在周善出现在了这里,更让我对周家的公信力产生了严重的质疑,听说他还是玄门理事会的秘书长吧?

    跑这来装神弄鬼。图谋可不小,没准城隍这次联军也未必能拿他怎么样。

    周善的鬼面具下表情看不清楚,不过和魏子灵和左臣接触后,不断都看到那两位脸上洋溢着笑容,老家伙许下的承诺或者是安慰,让他们燃烧起了战意。

    虚伪的周善骗我走尸匠死了,结果小侄子又来找我,骗我要灭了李破晓,结果李破晓还在李家蹦跶,把我的耐心消磨殆尽了。

    这趟该让周善倒霉了吧?

    宣王阵前的鼓舞激动鬼心,群情激奋,周善擅长控制鬼物,不是第一遭做这种事了。

    我一直注意着周善。不过周善仿佛也没发现我似的,该干什么干什么,这让我放心大胆了起来,可正是这么顺利的瞒天过海,让我有种不怎么实在的感觉。

    激起了士气,宣王周善也回了引凤镇,我们也要前往驻守的方位。

    魏子灵到了我这边,就说道:宣王不愧是宣王,对于我们鬼将所需了若指掌,许诺只要开了血云棺,每个鬼将皆能晋升一级,这样算来,我岂不是鬼王了?

    真能这样就好了。我不以为许的说道,实际开了血云棺到底能够带来多少提升还是未知数,开棺后会产生什么后果也不得而知。

    左臣给周善的鬼将打败了。心中难免有所介怀,倒是和我同样的想法:血云棺开后会发生什么事,也只有宣王知道,我们却一头的雾水,古籍也只是给我们看了几页。大部分未见,后果真的很难预测。

    不错,魏哥,你先冷静点,实力提升固然重要,但也要掌控在自己人手里,否则给人卖了还得帮人数钱。我说道。

    那贤弟的意思?魏子灵拿不准我们两个的想法,他也只是能蛮干而已。

    拿到宣王的古籍,我们才能知道这事情的真假。我思前想后,也觉得这是最直接的办法了。

    古籍?那东西一直都是宣王随身携带。我等怎么可能弄到手。魏子灵立即的说道。

    智取不行,只能硬抢了。我毫不犹豫的说道。

    硬抢?贤弟,此话也只有你敢说了!我和左臣,加上你,你确定能打过宣王身边随便一个接近鬼王级别的鬼将?魏子灵皱了眉,对这事也有些不赞同。

    魏子灵,你贤弟的办法是个好办法呀,实力提升不提升,我们都这么多年熬过来了,短短时间里就收集到这么多的贡品开棺。再开一次何妨?如果真把这开棺古籍掌握在我们手中,嘿嘿&?ellip;&?ellip;左臣不愧曾经霸占引凤镇,想法也比较大气磅礴,站在他的角度,豪赌也只是稀疏平常的事情。

    呵呵,收集贡品容易?这大半贡品可都是宣王自己准备好的,我们只是接下了比较容易的一部分而已。魏子灵摆摆手,对宣王说的直接提升实力这件事还是颇为赞成,反而对我们硬来的办法有点排斥。

    魏哥,赌当然需要创造有利的条件,不怕和你们说,宣王我认识,虽然我不会说出他的身份,不过我信不过他,如果你们信我,就听我的。我直言不讳的说道,实际是拿出了杀手锏,让魏子灵赞同的我建议。

    果然,左臣和魏子灵同时震惊的看着我。

    既然这样,我就听贤弟之言吧,那我们俩还要不要守城?魏子灵也是魄力非凡。

    左臣没吱声,觉得我说服魏子灵是意料之中。

    守,先坚守防区,等事情有了变数,我们再行举事。我和两位说道,实际我也有自己的想法,现在先不吭声,把防区布好了,之后有的是机会反动。

    那好吧,我们先布防,先把宣王稳住。魏子灵见我胸有成竹,也就不说什么了。

    左臣直接就回到了自己的部将那头。

    我指挥五鬼,也尾随魏子灵去了防区。

    防区在是引凤镇里面,我们驻扎的地方是曾经的菜市场,地方广阔,因为年代的久远,已然是成为平地。

    吕葭和韩哲驻守了第一道防线,是引凤镇血云大阵的门户,如果被击破,就轮到我们镇守的地方了,这菜市口也不知道底下给周善埋了什么东西,血气滚滚,抽了下鼻子,就感到刺鼻的腥味。

    鬼气相当的重,这里就算不是阵眼,也相当于生死门了,也不知道周善打的什么主意?

    我一刻都呆不下去了:魏哥,我去看看黛眉的布防怎样了,我们那支伏兵,等第一防区溃败前再发讯号,前后夹击,能缓解败局,不过现在为时尚早。

    啊?这场战斗的结局你也料到了?你还要去黛眉那?魏子灵有些不放心,身边没有智将,他怕没法子应付,况且我料到败局,这让他更担心了。

    魏哥,胜败乃兵家常事,第一阵营本来就是炮灰,我们第二阵营能好到哪?胜负的关键还在宣王手中,到时候我们败了,能剩多少阴兵鬼将,才是关键!如果周善是鬼,我们还有可能活,但关键他是人,我们是鬼,必然先让我们都当炮灰送出去,光论非我族类这点,他就有理由不把我们当人看。

    唉,我就知道会这样!魏子灵一点就透,但不防守也不行,炮灰也就炮灰吧,到时候败了,只能带着兵士逃了。

    正说着,外边的第一防区擂鼓响了起来,战斗马上要打响了。

    贤弟!开战了!开战了!我的妈呀,黛眉那边也是首当其冲的位置,你观察好就快点回来吧,小心点。魏子灵有些担心我,毕竟我就是阴魂的状态,感觉一个稍强的鬼将都能干掉我。

    我点头回应,就前往了黛眉的位置,黛眉那里鬼气却没有那么重,让我松了口气:情况怎样?

    一边说着,我一边往视野宽阔的地方观察大阵正前方的战局。

    两军对峙,先锋肯定要斗一场的,士气的倒向就是胜败的关键,如果我们这边输了,第一防线就撑不了多久了,所以宣王才派了手下的强将吕葭镇守,他是引凤镇第一猛将,有他在,第一防线无虞。黛眉很高兴我跑来这里。

    实际我对魏子灵那边的位置不习惯,我不是鬼,享受不了鬼气冲天所带来的好处,那里的阴兵鬼将各个士气汹涌,跟血衣加身了似的,厉害到不行。

    我去城头观战吧,黛大将,你固守就好,万一不敌,退到魏哥那,她不会说你抗命的。我看着这位女大将,忧心她会死战,到时候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军师大人&?ellip;&?ellip;您这是在关心我么?黛眉两手握在一起,有些错愕的看着我,如果是人,估计是脸色绯红了。

    我不禁对我的表达能力无语:我怕你死了!

    哦!我知道了&?ellip;&?ellip;黛眉还是一副不解的看着我,看来她还是彻底的误会了我。

    咚咚咚!

    咚咚咚!

    攻城的鼓声震天的响,五千的城隍正规军围得引凤镇密不透风,我看向外面,黑压压的一团,吓得我尿意都快跑出来了!

    以前上学的时候,一千人的中学生在足球场上做操,四方摆开,感觉都挺震撼的,现在五千多鬼将阴兵,都是鬼高马大,拿着丧魂刀剑,杀气腾腾的就打一座小镇,这何等的威势!

    鼓点有节奏的敲击,城隍的部队罗列成数不清的方阵,从树林子里走出来,上千的旌旗挥得目不暇给,我骇然双腿都不禁打抖,这要是都朝我从来,我可小命不保。

    黛眉捏着眉心看我,完全不看战局走向,我瞬间就石化了,指挥五鬼赶紧的跑路。

    不是!军师!我只是有点事不明白!您别走呀!那你一会还来么?黛眉看我要走,还想追我,但任务在身,离得远了她也不敢追来了。

    来!为了让黛眉宽心,我就说了个字,结果她真的信了,我不知道这场战斗后她还能不能活下来,但我希望她能。

    到了空置的大阵位置,我发现这里的血云结界更加的浓厚,如果刚才魏子灵和左臣防守的地方是符文点缀的一些阵眼所在,那这里就是固守大阵的外壳了。

    人有人的城墙,鬼有鬼的阵法,城隍相对周善势弱,也得联合起来才敢攻打引凤镇。

    不过这难不倒从里面出阵的人。

    我现在要孤身前往城隍的阵营,无论小侄子怎么想杀我,城隍爷怎么不待见我,我也要去探下口风。

    我想要周善的古籍,城隍想要引凤镇,大家想要的东西互相不排斥,但目的却都是宣王,没准合作得来,事情还有商量不是?

    呵呵,一天,你这是要去哪呢?

    正当我跨出血云大阵的时候,一个声音毫不逊色惊雷,直接震得我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周善!周善居然来了!他怎么会发现我就混在魏子灵他们这一边!难道刚才他就已经注意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