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四千一百九十四章:永世

    没人能够拒绝无限天剑,也没人能拒绝云天剑势,因为这些剑法,都是天下间最强大的剑招了,到了破解都需要竭尽全力也要靠运气的时候,初心剑法其实也就没那么大的破解优势了,因为跨不过的,还有实力。

    以她只有无极境的修为,对上天道境的对手,也同样是敌不过,而就算知道怎么破解无限天剑,甚至是幻剑天,但不可忽视的适应能力,能否在我的强大剑压下走过一个回合都是个大问题。

    当然,如果我得到初心剑道的传承,自然是要强于天下所有剑道,毕竟拆解掉他们对我而言,根本不存在难度,加上天城和白云剑宗的剑道典籍,不可能有破不了的剑法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拿出白云剑宗压箱底的九种剑法的一种给你查阅?亦或者可以选择下一层次的九九八十一种剑谱的其中九种也可以……”在我的解释下,九方素大致已经知道这种剑法的单一性和实力,能够收录这样的剑法,对白云剑宗的意义其实已经大于实用性了,这收集癖,其实也是种病……1t;t;1t;/t;

    而且谁知道后辈弟子,有没有这样‘单纯’,却又极有剑法天赋的弟子,而且又能保持初衷不改的?

    这也是有备无患。

    “姒娘选择查阅下一层次的九种剑谱……”姒娘毫不犹豫的说道,九方素点头,随后立即拿出了九片玉牌,交给了九方素:“恰巧我手中就有好些剑谱,我就随意挑出九本吧,想必你若是只想拆解而不学,也不会关心它们的类别,当然,即便是给了你,这九种剑谱也只能查阅,不能外传,即便只是交给后世弟子拆解,也需牢记这点,当然,想要学习也是需要门槛的。”

    毕竟不是天一界的弟子,更不是白云剑宗的传人,限制当然是有的,不过,要传承这些剑法,就是其中一种,也是要求极多,用凤毛麟角都不足以形容。1t;t;1t;/t;

    “姒娘知道了。”姒娘高兴的接过了这些剑法,立即读取里面的信息,我们本来想着等她读取的时候,说点别的什么,不过她很快就读完了第一本,甚至在我们还没言的功夫。

    “这么快?”少梓也不由惊讶起来。

    “查阅这些典籍,便是拆解里面的剑道,剑道越强,拆解越困难,自然就需时长些,这一套剑法,和我之前遇上的对手有些近似,所以我拆解得快了一些……倒也不是这套剑法不好。”姒娘将读取过的玉牌给还了九方素。

    九方素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木讷的接过玉牌,脸上全是挫败,其实她学习的剑法,多半是从这第二梯队的剑谱中学来,最高等级的,她的资质达不到,也就是光能看着,没办法去研究。1t;t;1t;/t;

    “师父,我肯定是打不过姒娘的吧?”九方素问道。

    我也不好隐瞒,直言道:“打不过。”

    “那大师姐呢?大师姐能赢姒娘么?”神近昭最先败了,当然得让大师姐找回颜面,我笑了笑,说道:“如果剑招先给姒娘拆解,姒娘有一半的概率赢,但如果不给这个机会,也就不存在赢的可能了,当然,如果是不计生死,只是切磋的话,可能百次之后,就会回到拆解后的一半胜负概率。”

    天剑无限几乎没有弱点,无论是威力和度,都达到了穷极的地步,剑法的极致怎么拆?

    如果只靠着我对于兽皮上剑道理解去想象,根本没办法进一步的去猜测,毕竟初心剑道的储备里,是否有应对的招数,不得而知。1t;t;1t;/t;

    这就是两个极端,一个是破解天下剑法,一个是攻天下剑法不可破。

    大家终于松了口气,一半的概率,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

    “姒娘你家的师父厉害,还是你比较厉害一些?”少梓反倒脑回路清奇。

    姒娘想了想,说道:“我十岁之后,只论剑法,师父便打不过我了。”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这意思就很明白了,就算是同样学习初心剑法,也有高下之分,拆解也不是谁都能够轻松做到的,特别是拆解对拆解的时候最为要命。

    “令师今何在?”龙丘佑关切的问道,姒娘脸上闪过一缕忧伤,说道:“师父仙游了。”

    “原来如此,那姒姑娘如今门中可还有师兄弟?”香菱又问道,毕竟他们接触的世间只有半天,事无巨细都懂是不可能的。1t;t;1t;/t;

    “师父说,我可能是这一代初心剑道最后的传人了,因为我太过纯粹,这也注定初心剑道最终会人才凋零,除非我能够寻找到一位可背负天下剑道前行之人,与之诞下子嗣传承初心剑道,否则从我这一代开始,初心剑道将绝迹九重天……”姒娘回答。

    听罢姒娘的话,弟子们果然全都没有例外的看向了我,我哭笑不得,说道:“我并非背负天下剑道前行之人,恐怕你得另谋别路了……”

    “不,你就是,我沿路而来,听过你许多的事情,你的剑道驳杂不专,却站在了天下剑道之巅,这正是师父说的,背负天下剑道前行者,而你与姒娘所生之子,必定可传承初心剑道……而我们初心剑道的传承者,除了毕生问剑而行走天下外,便是寻访或培养出一位传承者……”姒娘连忙说道。1t;t;1t;/t;

    我彻底愣住了,其实她的想法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只是单纯的为剑道而活罢了。

    “既然你孤身一人,又想问剑天下,我们天城便是你的归宿,加入天一道,你可博览天下剑法,成就不凡伟业。”香菱笑道,对她而言,或许姒娘是最能接受的存在,因为没有谁不喜欢一个单纯的人,这或许是保留人性复杂之下的最后一片净土。

    “嗯,我也同意这点,如果是姒娘的话,就算给她天下的剑法剑谱,用以将初心剑道传承下去,我觉得也无不可,毕竟限制那么可怕,恐怕终其一生,都很难找到何意之人,当然……如果是师父的孩……”九方素说到了最后,顿时自己捂住了嘴巴。

    我摇摇头,说道:“无论是什么传承,皆躲不过其自身的命运,天城人口众多,基数大了,选择就多了,未必没有能传承这剑法的,慢慢找就是了。”

    姒娘却始终看着我,仿佛没有听到我所说一般,少梓则说道:“天城毕竟自私,如果想要学天城的所有剑法,除非加入天城,永世为天城所用!”

    但少梓的话,却没有吓到姒娘半分,她脸上甚至全都是惊喜,说道:“只要能够让初心剑道传承下去,姒娘什么都愿意做。”

    “包括为天城杀人么!?”少梓本来就是激进主义。

    然而,本来大家都还觉得姒娘恐怕会犹豫的,但却没想到,她居然也点头了,真不知道她是纯粹过头了,还是天性本就没有生死观念。

    少梓倒也没有难为她,只是说道:“那就加入天城的女子军团好了,你这样的人才,我们向来是来者不拒,而为你保持纯净无暇,除了我们这里,几乎没有备选。”

    “可入世久了,又岂会不沾染片尘,包括天城也是如此,你接触的人多了,就是和师父呆得久了,心性也不可能还是如现在,结实,你又该如何?”香菱的感情更细腻,考虑也比较全面。

    “师父说过,纵然是我,也不过是人,并非是石头,若是我有了喜欢的人,再也无法保持初衷,也不会怪我的。”姒娘很老实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