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四千四百三十六章:参事

    这等隐晦的事情,你这孩子居然都知道?”狄佑卿笑了笑,随后说道:“确实如此,天剑仙门乃是天南中隐世仙门,于我们天南第一大派的天境门自然是一衣带水,甚至可以说,天境门是天剑仙门扶植起来的都不过分,毕竟天境门的高层,受到天剑仙门的帮助很大,很多极为罕见的稀世资源,没有天剑仙门,我们天境门无从得来。”

    “正是如此,还有各种天道剑法、功法、心法,我们都需要派遣弟子前往天剑仙门进修学习,如此,你该知道天剑仙门和我们的关系了吧?”另一个不亚于狄佑卿实力的长老笑道。

    看来有些实力的内门弟子,也知道天剑仙门和天境门的关系,这倒是让我感觉到前往天剑仙门并非希望渺茫。

    “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够去天剑仙门进修和学习?”我连忙问道。

    狄佑卿和众弟子皆相视而笑,随后说道:“你这孩子,口气倒是不小,不过这确实也证明你有很强的进取心,其实想要去往天剑仙门进修,途径并不少,其一,正值天剑仙门对外开讲,有师门保送的,可随行前往,其二,获取内门弟子优胜,亦或者有排名的佼佼者,其三,重大立功表现,获得门内嘉奖之类,至于还有其他办法,应该也是有的,不过师公目前还未见过。”

    “那每年都会有弟子前往进修么?”我继续问道。

    狄佑卿笑了笑,说道:“师公如今的修为,暂无从知晓这里面的境况,或许你师公的师父,还有可能知晓,毕竟内门之大,就如师公,如马先成,皆不过是其中普通一员,或许到了更高的层次,就算你不想知道,参事阁也自会让你知道的。”

    “师公,这参事阁在天境门是做何用的?”我问道。

    狄佑卿看我叨叨不停,却没有半点不耐,仿佛祖孙许久不见一般,慈祥说道:“参事阁为观院之间统筹,除了调解周围观院的关系,也是人事任免,工作调度,任务调度,物质配给,处理内门各种难以解决的事情等,无所不包,也无所不能管。”

    “原来如此,那就是说能够进入参事阁,就掌握了这一界面的权重配给了。”我笑道。

    狄佑卿诧异的看着我,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说道:“不错,不过参事阁可没有那么好进,除了是观院的精英,也需要拥有极强的实力,否则没有谁会服从你的管理,不是么?”

    “嗯,师公说的是,不过如果进入了参事阁,那到底是属于哪个观院?”我忍不住又问道。

    “当然哪个观院都不属于,进入了参事阁,当然要为所有观院秉公处理任何事情,不可徇私,跟不可枉法,当然,出身哪个观院,其实本身就是派别,就算是参事阁,但真能够做到不顾一切的,却也鲜少。”狄佑卿笑吟吟说道,却让后面一群长老脸色都有些发白,其中一位跟在后面较近的小声说道:“师姐,参事阁之事,咱们还是少说为妙。”

    “说说是无妨的,不过是个孩子。”狄佑卿笑道,随后看向了众多的长老和弟子,她说道:“你们先回去吧,这里暂时没什么事了,我亲自带怡风和这孩子去认门吧。”

    “是。”

    一群长老弟子皆纷纷离开,这上万人的青玉观,其实船坞都有三四个,这里不过其中一角,至于学习和住宿的地方,当然和外门的弟子居不能比,虽然格局和建筑风格颇具天南的特色,但显然用料更加奢华,建筑的位置也以高山置顶为依托,让人走在路上已经是置身云端,而这里还不过是青玉观相当于半山腰的位置,上打最最上方的超级大殿和后山大殿,想必仙气更是鼎盛!

    当然,那儿应该是青玉观掌门,亦或者位高权重的大长老之流可住的地方。

    来到了一处如同巨型综合弟子居的地方,这里占地千亩左右,到处都是独栋的小别墅,看着相当的震撼,狄佑卿指着那儿说道:“这里是可容纳千人左右的弟子居,为整个青玉观八个独立弟子居之一,师公则是这里的大长老,替此地居主和观主管理弟子,如今就带你去见一见居主吧。”

    “是。”我回答道,这观主当然是青玉观之主,而居主想来应该是每个内门大弟子居的一位管理者,至于狄佑卿为化仙境,隔着仙形境还有一层,是这里的大长老。

    “那弟子……”陈怡风可没有我脸皮厚,顿时有些踌躇。

    “你且先去给这孩子布置房间吧,我带他去去便回。”狄佑卿说完,就带着我飞向了这百亩大小的大弟子居的主殿。

    大殿里面此时只有几个弟子执勤,看到了我们,其中一位就领着我们前往了偏殿,而偏殿中,一个身穿白衣的老头正在里面打坐,将我们来就抬起眼,说道:“佑卿,这就是你说的那个能够雕纹劫雷晶的天才孩子?”

    “师父,正是。”狄佑卿连忙恭敬说道。

    我暗暗咋舌,这一连串的师公和太师公过去,真是等级严谨,其实也是一个师父带着一群弟子,一片片一层层的下来,但也从这里就能够看出天境门的庞大。

    “见过太师公。”我连忙说道。

    “很好,我们这青玉观的太乙居,这次又多了一个雕纹师了,那这次是让这孩子跟着卢别友当个副手呢,亦是让他另开炉灶?”这太乙居的居主老头笑道。

    “这孩子身上秘密很多,也不服管束,让他去给卢别友当副手,没准要闹出什么大事来,之前铁国护之事,便是死在这孩子的劫雷晶炸弹下,所以另开雕纹台给这孩子,弟子觉得最合适不过。”狄佑卿很老实的说道,这让我吃了一惊。

    不过这居主老头却哈哈大笑,说道:“呵呵,确实如此,不过看你的表情,似乎不仅仅是这件事,刚才参事阁的郑师兄,是不是来过了?”

    “正是,他让这孩子跟我们青玉观一个月,跟云马观的马先成一个月,这孩子雕纹的劫雷晶,皆要上缴参事阁,然后再分配下来。”狄佑卿摇头苦笑。

    居主老头也跟着摇头,说道:“这等蝇头小利,马师兄都不愿意放过么?还让马先成这孩子来争这口气。”

    “师父,那现在该怎么办?”狄佑卿问道。

    “让这孩子另开炉灶,既然是可雕琢劫雷晶,就让他试试吧,当然,不宜过多,这个月,先给这孩子一百枚试试手好了,毕竟劫雷晶不好雕纹,加上修炼和学习也需要时间,我们岂可因为这等小利,让一个孩子失去了上进的道路?而且是平分这利益,我就不信这马家还能因此怎么了这孩子,等到他踏入云仙境,我们再让他修炼雕纹便是,也好让卢别友教教这孩子。”居主老头笑道。

    “师父,卢别友怕是和这孩子合不来的。”狄佑卿说道。

    居主老头看了我一眼,说道:“不过是个孩子,卢别友修为和你一样,年纪也不小了,难道还会跟一个孩子较真?这孩子正在成长期,既然是雕纹师,选择法术,心法,雕纹这三艺吧。”

    “太师公,一个月只给一百枚劫雷晶,还不够我两个时辰消耗呢……”我砸吧了下嘴巴,一副他太小气的样子,实则除了我真能干出这事,也是对这课程可能会加重而心生不满。

    这一下,把居主老头惺忪睡眼惊得瞪大了起来:“两个时辰?你这小孩儿,说什么大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