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四千五百七十六章:遍野

    不过他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让他全倒向天剑仙门那边,以前他会毫不犹豫,可现在多了个殷化一,他就没保障了;人心最怕就是不稳,一旦小心思起来了,自己都很难控制住自己,好比是溺水的人,就算救生板上面到处都是钉子,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抱上去,受伤总比死了好。

    一群掌门嗅觉同样的敏锐,就算李天境不说,他们其实也早就想要打天城主意了,现在一旦天境门答应开口子,他们绝对毫不犹豫选送弟子过去,一是和天城交流,二是获得更多天南没有的资源,毕竟那边才是深加工基地,而天南等边境之地,不过是原材料输送地而已,技术上肯定达不到天城标准的。

    而既然把这件事捅破,李天境当然要好好的收尾,所以在洗尘老道的建议下,所有的咱们都参加了接下来一次会议,当然,以我的弟子身份,当然是别想了。

    至于这次比赛得到的第一名奖励,则是获得了天剑仙门选送的一套合适自己的法术或者剑法,当然,要去了天剑仙门才能选择,这样的奖励对所有参赛弟子而言,绝对是大好处了,因为品质保证了是天级,这就不是普通弟子能企及的程度。

    当然,对我而言,这其实就是鸡肋,不拿也觉得亏,拿了也学不了,只能看看而已。

    等李天境回来,我们也差不多到了返回了玉船的时候了,中途我当然去找了李古仙,不过她留言有急事将要先行回天剑仙门,我也失去了继续留在这里的欲望。

    天境门启程的日子,其实也是各门各派启程的时候,一的玉船结伴开始往更南部区域前进,而我对这些都没什么兴趣,因为我现在要去看看赵家给救到了我房间里的那小子。

    “废了老大功夫,跑了好几个地方,这才把人从集市驿馆中把人给找到了,这孩子她娘可谓是操碎了心,散尽钱财不但,在赵家的各房求了不知道多少遍,屡屡给打回来,却仍然不舍放弃,我们去的时候,遍体鳞伤,其爱子之心深入骨髓,连我也没法子去吐槽什么了,这人,你若是有本事,还是救一救吧。”莫晓柠一脸的感动。

    我点了点头,随后在他和几个师兄弟姐妹的带领下走入了我的房间,床榻上,一位俊朗的年轻人安静的躺在那,稍瘦得让人同情,身上也是清灰色的,如果不是仔细辨认他的呼吸,恐怕都觉得他死了。

    韩珊珊说他应该是脑死亡的状态了,这要是换到地球医院里,那也是无奈续命,其实人早就走了,当然,这些都是从别处听来的消息,既然这年轻人的母亲还打算救,我就没有理由轻易放弃,而且对方还是我本来要借身的对象。

    年轻人的身边,一个年轻的少妇跪在少年的身边,恍若不觉我们的到来,给那少年擦拭着脸庞,直到莫晓柠咳嗽了一声,那少妇才醒悟了过来。

    “不是让你们只带这少年来么?”我有些郁闷的问道,这莫晓柠把人家的娘都带来了。

    “你觉得,我能只带他来么?真可以我也不用跑了几个地方了!”莫晓柠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妘葳也吓了一跳,看着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现在知道我做事和以往大不相同了,也就没有劝我,而是要看我该怎么解决。

    “算了,掌门不现,那什么都不用说,如果现了,就告诉他是我的主意,相信他也不会绝情的。”我淡淡的说道,随后很快就来到了赵姓少年的身边。

    我伸出手,把手放在了少年的手臂上,放心的探入了剑丝,以我现在的能力,要对一个静脉尽断的少年探索脉络,其实并不困难。

    然而,这一次探索,让我双目不禁一热,如果不是周围众目睽睽,我几乎落下泪来。

    “这……怎么可能……果然天生……脉络残缺。”我嘴里挤出了几个字,心中却是震惊得难以言喻,曾几何时起,我就已经很少显现出这么大的情绪波动了,但探入这少年的身体,感受他灵魂的波动,让我一下子把回忆拉到了很多年以前那个云雾弥漫的山谷……

    呜!呜!呜!

    咚!

    咚!

    咚!

    那时候的我,焦急的冲在云雾之中,身边的海螺号角声却响得此起彼伏,如同漫天遍野,如同湮灭一切。

    然而,海螺号角其中,却交错了震人心魄的声声战鼓轰鸣!敲响的战鼓只有一面,当时的我即便不知道是谁敲响的,但却知道它代表了中州兵的视死如归,而鼓点背后,是有节奏的脚步声,还有呼啸而过的风声。

    “杀呀!!!”

    震天的喊杀声,还有怒兽的咆哮声,也开始混杂在我的记忆之中,那一战,我记得鲜血染红了整个山谷,而我从云雾中抵达战场的时候,那一幕,也让我毕生难忘。

    “夏皇来了!”

    “是夏皇!是夏皇来了!”

    士兵们看到我,一个个眼中都布满了血丝,是对敌人仇恨的目光,也是对我赶来的悲欢。

    是的,那时候的我还是来迟了,让那白衣胜雪,素面沾血的女子,身后背着个大概五个多月的孩子,独自给将士们擂鼓助威,而那双目瞪得老大的孩子,也不哭不闹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仿佛勇气如同其父,气冲云天!

    “战!战战!”

    女子高声怒喝,浑然忘我的擂鼓,将士们的喊杀声高昂如长歌,随着轰隆的战鼓如浪潮一样,将愤怒和悲哀全然释放,杀红了眼睛!

    “妘牧,妘牧,你怎么了?”妘葳的声音从我身边传来,我愣了下,这一瞬间,我的眼泪情不自禁流了下来,而身边的那位年轻母亲,似乎以为这孩子没有救了,面露绝望之色。

    “难道……没办法了么?”顾妃也忍不住眼睛一红,这种生死离别,无论谁怕都经受不起吧?

    但回顾自己的过往,我却经历了不知多少回。

    “没有……姐,我只是忽然想起了父母,如果我们的父母还在,那该多好。”我并不能告诉他们我想起了什么,这其实也正是我最孤独的时候。

    “妘牧……”妘葳也忍不住哭起来,这一回,又变成了我安慰她了,毕竟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步步登仙的时候,难免也有想起当年挫折的时候,妘葳也不过是个孩子,也会伤心。

    不过这些苦,又怎么比得上荆云一家都陷入了妖族大军之中时的绝望?而且他们一家为我的江山鞠躬尽瘁,我没有及时救出荆云,一直就是这辈子的痛之一,而现在的少年,如果我猜得不错,或许正是那缕残魂转生。

    而他既然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有必要救活他,这是命运的邂逅,也是命运捆缚在一起的证明,我的小伙伴们,或许都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再次出现,当然,有的我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他们的前世,其实就是某一个和我熟悉的人,但有的时候这么一想,心中也会宽慰稍许,即便他们以另一个方式归来……

    心中叹了口气,我再次细细探索这赵家庶子的脉络,因为我本身已经掌握了化道法,侵入他身体的脉络,自然探索得比别人的深邃,毕竟任何对我剑丝的攻击,都会给我化解掉,所以我的脉络长驱直入,甚至探索他的脉络核心。

    他的脉络断断续续,没有一条完整,确实让他变成了这样,不过在我探入他的脉络核心后,忽然有了新的现!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