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四千六百七十六章:明示

    “她问我天城城主可有南巡,是否到了天南芸芸,弟子就想起了之前天城城主见过师父后,又见过了我的事情,便照实说了呀。”我耸耸肩说道。

    李天境顿时警惕起来,不过听说只是这件事,就说道:“原来是这事,我倒是忘了交代你不说出去的,你李师叔怕是对这天城城主念念不忘呢!不过说了便说了,倒也无妨,我也不信天城城主敢来这里。”

    我心下暗笑:我可就在这里呢。

    不过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就道:“师父说的是,不过话说回来,天城城主为什么不敢来这里?我看他来去无踪的,南巡到此地也不奇怪呀,话说回来,师父难道不是坚定的归顺天城么?我这可是把您和天城城主都当成长辈来对待呢,你们可千万别有什么矛盾呀。”

    “我说妘牧,到底我是你师父,还是天城城主是你师父?”李天境瞪着我问道。

    “当然您是我师父!这还用说么?”我连忙回答,仿佛片刻不迟疑的样子。

    “那为师问你,如果我们双方不合,你帮师父,还是帮那天城城主?”李天境也急了,当然恨不能我立即表态,要不然他心不安。

    “师父,天城城主只是那次嘱托我几句话,还是看着世外高人的面子,跟师父哪有什么可比性?师父把天境门都可以交给弟子,对弟子可谓是掏心掏肺了,弟子当然是站在师父一边!”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李天境顿时大喜,嘿嘿一笑,说道:“不亏为师待你这么好,你可要记住了,对你李师叔,师父和天城城主可是竞争的两边,孰轻孰重,你当要了解。”

    “那是!可是师父你也得努力一把,否则弟子也帮不上什么忙呀,这事情还需要趁热打铁呢,要不然天城城主把李师叔拐走了怎么办?之前弟子说了,解决了殷化一,师父就该跟李掌门提亲了,却不见师父有动静……”我一脸的担心。

    李天境果然陷入了沉凝,我这是逼他不断的前进呢,要不然他真以为解决了殷化一就算结束了,而只有这样,才能把他牢牢的绑在战车上,让他退票的机会都没有。

    “这提亲的事情,为师哪能不想呢,可也得等李掌门回来呀,不让为师跟谁提亲去?况且这段时间把你李师叔的新剑门建设得有声有色,也是为为师在李掌门面前做表现呢,唉,就是这殷化一之事之前弄得不是很干净,即便有了你那馊主意,为师现在心中仍旧感觉悬得慌,你说咱们这计划,可还有什么纰漏?”李天境半眯眼睛盯着我。

    “师父,虽然是馊主意,但也是死无对证的馊主意,咱们尽人事听天命便是了,况且又不是只有咱们犯事,这李氏三兄弟呢,商珺呢?他们犯的事比我们还严重,毕竟师父你对李师叔那个感情李掌门还不知晓,真出事了,咱们赖在商珺那得了,这小子觊觎自己弟弟良久,可谓是祸心昭著,跑都跑不掉,师父顶多是个受人撺掇,不查之过的罪名。”我宽慰道。

    李天境果然高兴起来,随后说道:“那你说师父要不要先跟你李师叔表表心迹?否则到时候提亲,未免仓促了些。”

    “无需如此,难道师父做了那么多,李师叔会不知道么?师父你要耐得住寂寞,俗话说得好,润物无声,最忌直白,师父难道没发现李师叔事事需要找您商量么?”我反问道。

    “你这么一说,为师还真这么觉得!”李天境顿时大喜。

    “所以呀,等李师叔没办法不靠师父您的时候,这事不就成功了?”我笑道。

    李天境重重的‘嗯’了一声,深以为然起来,我哄好了他的时候,这洗尘老道也就带着两个穿着一模一样款式衣服的姐妹入席了。

    还别说,杜青霄和玄青霄模样接近是接近,但气质完全不一样,加上年龄上的原因,表现让众人都觉得十分惊羡,加上一左一右坐在洗尘老道的身边,更是让席间男子们频频顾盼。

    这次洗尘老道邀请的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不少新剑门的精锐弟子、长老、大长老等,大殿足有两三百号人,所以说根本不算是家宴。

    不少弟子当然对佳人垂涎已久,今日得见,当然是一个个欣赏不断,至于李稚儿虽然更加的优秀和艳冠群芳,可毕竟那高攀不起,李天剑的女儿,谁有资格染指?

    其实这种夜宴对我而言已经是习以为常了,也没什么好玩的东西,席间无非是舞女跳舞,美女唱歌,等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主人说点这次宴会主题什么的。

    洗尘老道当然是隆重的介绍了一遍大女儿归来的事情,这其中当然是按照我的版本广而告之,也算是给大家宣扬出去,好让自己大女儿也有个好名声什么的,剩下的基本也就没什么事情了,至于女儿婚配这种事,现在说起来为时尚早,而且也不方便说出来。

    当然,既然跟李天境有了商议,当然对我也另一番对待了,虽然不明说,可一副把我当自己人的语气,倒是让我尴尬不少。

    我也有话要问问这洗尘老道,所以夜宴一结束,洗尘老道就把我带到了密室之中,毕竟我见过了他夫人,这件事就算是我不提,他也不会放任不管。

    “妘牧,听说你都知道了,对吧?”玄洗尘倒也开门见山。

    “略知一些,不过也有不少不知道的,还望玄掌门提点。”我倒也不客气,毕竟洗尘老道其实已经表现出了对我的重视,加上我又是李天境的智囊,这点他还是清楚的。

    “提点倒是没什么,不过你也应该知道,这些秘密即便是说了,也只能是你一个人知道,而且老夫告知于你,也是害怕你不知道此事的严重性,以为只是寻常之事而说漏了口。”洗尘老道一改之前的表情,异常的严肃起来。

    “玄掌门,即便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在下也断然不会拿两姐妹的性命开玩笑。”我连忙说道。

    “嗯,你有这样的觉悟就好,而且不只是两个孩子的性命,如果她们出了什么事,老夫和夫人也不会独活了……”洗尘老道喟然而叹,可知对这件事的无奈。

    “两位千金,皆是从母体分裂而出,也就是和掌门夫人本源同一,都是先天元气凝聚修成精,这点我已然知道,但我不知晓的却是为何脉络延伸的方向皆仿佛有规则可寻,还能够自我领悟出天道规则?是否是……是因为它们原先便是从某种既定规则里面分离出来,故而本就带有这既定的规则……”我试探性的问道。

    “不错,你猜地很对,真没想到你确实如青霄所言,懂的东西比所有人都多,甚至连孩子母亲都对此啧啧称奇。”玄洗尘夸我的同时,也在琢磨着什么,而好一会后,他忽然冷不丁的问道:“妘牧,你可知道洗尘山和天剑山的来历么?”

    “并不知道,难道洗尘山不只是天剑仙门入山洗尘之地?还请玄掌门明示。”我脸色微变,这洗尘山和天剑山听名字就是八竿子打不着北,可既然他同时问出来了,那绝对不会没有关联。

    “呵呵,话自然是那么说,但其实不然,这洗尘山和天剑山,本是一体的,只不过此事天下间知道的人不多。”玄洗尘平静一笑,随后看向了天花板的位置。

    而我却有些惊讶得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