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四千七百八十七章:大小

    李画容呵呵一笑,说道:“什么都瞒不过妘小友,不过,老身既然敢拿这来做交易,岂会是区区这么点情报?自然还有别的东西。”

    “那我就放心了,也不知道这别的东西,对我找到大剑法有多大的帮助?毕竟以太上掌门的实力,尚且不敢前往寻找,而我不过只有摩天境的修为,恐怕就算有这资料,也不能轻易的寻获吧?”我其实也知道大剑法注定很难找到,而且这老太也太过狮子大张口了,用资料换取九卷密集看一遍,那这神剑仙门的实力,肯定是会提升一大截的,这也不利于我以后掌控这一界面。

    “妘小友放心好了,虽然有了老身得到的种种资料,找到大剑法仍旧很难,不过,老身却有一种必定能够找到大剑法的办法,不知道小友可愿意一试?”李画容笑道。

    “什么?必定找到大剑法的方法?什么方法?”我脸色大变。

    “小友你看。”李画容傲然一笑,随后拿出了一方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而成的结晶,这里面居然有一只漆黑的断手,这断手上到处是裂纹和血痕,还有密密麻麻的脉络印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给封印在了结晶里。

    “这是什么?!看着像是人仙之手,但又有些区别,而且像是力量使用过度,就连肉体都要给摧毁的样子,而且给封印到这古怪的结晶之中,所以才保住了它不至于烟消云散……但这东西和大剑法有何联系?”我吃惊的问道。

    “呵呵,当然有联系,这是一部分当年剑神的手臂,你可知道么?当年剑神左手可用大剑法,右手可用小剑法,几乎是纵横天剑山无敌手,甚至他还打算离开天剑山,问鼎天下无双,而这只左手,就是剑神的左手,因为有着大剑法的脉络延伸,所以它可以指引并寻找到剑神的遗骸,并籍此获得藏在剑神身体里的大剑法残卷。”李画容笑道。

    我脸色瞬变,连忙说道:“你的意思是剑神吃下了大剑法的残卷,但却死在了魔域时空?那这只手怎么来的?”

    “小友也无需管它怎么来的,只要知道这就是剑神的左手,而且是能够使用大剑法的左手,那就够了,由它指引下,在魔域时空里,又焉能迷路?”李画容得意的说道。

    我脸色微变,这确实可以寻找到大剑法,可那是李剑神,剑神都扛不住得吃大剑法,还断了手,连躯体都没能离开魔域空间,那里面到底有多凶险?

    “这里面定然很凶险吧?所以连太上掌门都不敢尝试,但却让我这小子来,是不是过分了点?”我反问道。

    “自然是凶险,不过,里面传说有着数之不尽的上古大战遗留的异宝,还有各种难以想象的东西在其中,难道不值得小友去探取一番么?老身老了,踏破顶天境都未必有可能,更何况如今又留下了这个烂摊子让老身来收拾?小友是天城来客,小小年纪实力就如斯厉害,道运又好得出奇,何不尝试下是否能够从这魔域时空中寻到大剑法呢?”看我还在沉吟,李画容笑道:“要知道,大剑法乃是十二残篇里面,威力最为巨大的篇章,绝非是其他十一篇可比,而凭借着大小剑法,李剑神就可赢下天剑山,呵呵……遥想当年,群英荟萃,整个天剑山可谓是精锐百出,领悟两篇乃至于三篇,甚至连四篇大道法的皆有,但李剑神何以独胜?便是因为这大小剑法实在太过出色了!”

    “你说李剑神掌握大小剑法……那这小剑法为何太上掌门却不提它在何处?”我问道。

    “这小剑法,或许在李剑神的手中,亦或者,在李剑神的女儿手中,老身因为不确定,故而提及又有什么意义呢?”李画容笑道。

    “那就是说,小剑法也可能的给李剑神当年吞入腹中了?”我吃惊的猜测道,李古仙或许根本没有小剑法,因为她的剑法不仅仅是小剑法可比的,而根据李氏一族脉络传承来考量,子承父业简直是寻常之极,李古仙承继自己父亲的修炼方式,这修炼出的脉络,自然是十分适应修炼大小剑法的。

    而李古仙重来没有说过自己的剑法来自于天剑十二篇,反而说是全靠自己领悟而出,那这小剑法残篇,或许就真的不在她手中了。

    这就是说,九重天自从李剑神死了,就没有人再学会大小剑法了,这是两篇绝版的残卷!

    “是否给李剑神吞入腹中,老身不得而知,但若是小剑法不在李剑神的女儿手中,也并非没有可能。”李画容笑道。

    我深吸一口气,天剑十二篇的大小剑法,似乎冥冥中就是为了我的屠仙灭神准备的剑谱,我如果不找到它们,那岂不是暴殄天物?

    “好,我可以给你们借阅我手中的残卷,不过不是每个人,而是要限制一定的人数,一定的时间,毕竟我并没有太多时间留在这里。”我平静的说道。

    “呵呵,小友可能误会了,老身既然拿出剑神的手,那这借阅天剑十二篇,可并非是只看一次,而是要看世世代代的子民都有机会去看一眼,当然,老身也不会为难你,老身知晓你在天城颇有势力,这天剑十二篇找来了,也不过是上呈天城罢了,那小友便引荐我们去天城好了,老身也能接受附庸在天城治下,只要让我们这一界同样享受到天城便利就行,诚然,天城之事,便是我们之事,毕竟老身也不是什么光拿不出力的人。”李画容势利的笑起来。

    我看着李画容那双犀利的眼睛,就知道这老太很擅长谈条件,这附庸天城,就是摆明了要借势。

    “若是这一界可自由,附庸天城,天城当然欢迎之至,但为何太上掌门不去附庸天剑山?如今天剑山势大,可非比寻常,就是天城也有些啃不动呀。”我平淡一笑。

    “看来,小友是不知道我们天剑山李氏三脉的过往了,要不然焉能问出这种问题来?”李画容也寡淡的笑起来,这笑声中透着一股子的嘲讽,似乎觉得我年幼无知,但她也不跟我一般见识。

    触怒老太的可能看来只有一样了,就是她不屑与留在天剑山那一脉为伍!

    “太上掌门所言极是,也还请不要怪罪小子实在不懂这里面的关系,诚然,为了避免以后再发生这样的误会,还有说服天城方面接纳和解放这界面,小子觉得,太上掌门是不是应该把天剑山李氏的李氏细细详说一番?”我当然无意去冒犯她,但同样不会惧怕,但了解这天剑山李氏的历史,还是很有必要的。

    “不知者不怪,也好,老身确实有必要说上一说……毕竟经由这么多事情过来,传承老身记忆的两个孩子,都相继出事,老身现在既然选择了英雄来承继我这一脉李氏的一切,那不把这段历史告知他,也不合适……不过事情有些久远,老身得好好琢磨下该从何处说起。”李画容思索了一下,而李英雄则临危正襟,生怕有半点漏过的,这期间我和他老祖宗说话,他半个字都不敢从嘴边漏出来,也怪不得这么讨老太喜欢了。

    李英雄修为虽然精湛,也是这一代的翘楚,不过对我却异常小心翼翼,似乎对于某种危险的人事有着敏锐的观察力,这也是这几天我接触他后得到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