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五千一百四十六章:石猴

    我当然不会傻傻的启动星子大阵,等到让这石棺活过来折腾,我缓缓的靠近了石棺,开始检查起这石棺的情况来。

    这口石棺确实用上了更加强悍的碳化的材料,坚固程度惊人,毕竟开天之剑都很难把它斩开,当然,这不代表石棺真正做到密封,只要我撬出那么一线空间,让雷池之水灌入其中,这硫月仙宗的祖师爷就算是能够诈尸,估计也来不及冲出来就给雷浆电死了吧?

    所以想到这,我立即用开天之泪扎入了棺材的盖子和棺身的夹缝中,然而比我想想的要紧密得多,这里居然用上了榫卯结构,在我扎入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剑尖就刺到了凸起的榫头无法前进了,看来设计这口棺材的人也是相当的精明了。

    开个洞的想法败退后,我当然不会善罢甘休,长剑往上一挑,打算把它直接翘起一个口子,然而让我郁闷的是,这榫卯结构紧密程度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因为接力的位置不多,开天之泪咔嚓一声就弹了出来。

    我暗道这棺材确实滴水不漏,不过我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以不启动星子大阵为前提,我仍旧有好些办法来对付这棺材!

    我开始引雷法轰击这口棺材,甚至各种各样的攻击都直接用上,然而大大出乎我的预料,这口石棺似乎拥有对法术和能量起到阻隔的作用,这应该是种避法金属。

    我之前对碳猴确实忽略了,这东西如果拿来干点别的收集起来,也是不错的,所以我棺材没开出来,又跑上去把石猴残留的金石回收了。

    而看着这口棺材,我一时之间也有些为难了,在雷浆之中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无论什么程度的道劫,遇上雷浆都会瞬间消亡,但坏处就是我手脚同样放不开,譬如各种大威力的攻击都无法发挥全力,以我只有混沌境的修为,想要打开这和大阵相连相通的石棺,无异于暴力破解星子大阵。

    我也想要使用星子来攻击这大阵,不过这有些不靠谱,因为震动石棺的时候,同样会震动我自己,雷浆之中产生冲击波,也会震伤我的脉络,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所以最后我还是回到了源头,准备开启大阵。

    但大阵当然不能随便开,我拿出了碳猴的铠甲,直接穿在了身上,让自己果断变成碳猴的模样,然后躲到了不起眼的角落,一副已经完蛋后的摆置,这样一来对方肯定无法发现我。

    顺手念动了硫月仙宗的灭道诀后,我立即不敢再动弹了。

    大阵果然启动了,而下方的星子盘飘上来的时候,石棺的锁链也噼啪噼啪的从石棺处断开,而棺盖也瞬间轰飞了!

    虽然躲在阴暗的角落中,但我为了看清楚眼前一切,视线却选择了异常好的位置,所以一道光影以快得离谱的速度冲了出来,也让我轻松捕捉到了,我当然知道这东西就是硫月仙宗的祖师爷!

    只不过因为我的气息在雷池中是无法探知的,而故意伪装起来的我,对方也很难发现我的存在!

    似乎感受到了雷电正不断的攻击自己,硫月仙宗的祖师爷在雷浆中承受巨大痛苦的同时,也疯狂如同受惊的鱼一样乱窜,此刻我当然不在念动灭道诀,因为星子会自己凝聚起来。

    硫月仙宗的祖师爷疯了似的到处乱窜,可惜外面给我更改了符文列阵,她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出不去,所以她现在在努力的找我,并且在消耗光所有能量之前,一边努力的无差别乱轰!

    一阵阵的冲击波自上而下,这硫月仙宗祖师爷确实够厉害的,居然在这个时候还知道用震动波来逼我出来,但身穿碳化猴甲,这些声波当然不能拿我如何。

    而且在雷浆中不能传音,她也气愤得想要咆哮起来了,只可惜无法出声而已,毕竟谁出来就遇雷会爽?这简直是火焰熔炉,如今还不断的灼烧她的道体,如果再找不到办法,湮灭是必然的结果。

    硫月仙宗的掌门皮囊还是不错的,不过在雷池的恐怖作用下,它皮囊很快就兵解了,变成了道劫的模样,一堆堆的脉络不断的张牙舞爪,疯狂的朝着周围到处乱甩!

    我躲在角落当然也不可能躲一辈子,而且它找了几圈后,终于找来了我所在的位置。

    其实她并非没看到我,只不过每次掠过的时候,都没有觉得我有什么异常,但这一次,她应该是找遍所有区域,实在找不到地方了,所以似乎觉得我这碳猴有什么异常,这才停了下来。

    我虽然躺在墙壁上,但手却是早就伸向了前方,它方才一怀疑,我当然就毫不犹豫给它打出了一道超级大道法!

    嗤!

    硫月仙宗祖师爷给定住后,道劫之躯顿时在雷浆的侵蚀下给电得七荤八素,我趁机一边搅浑这里的水,一边到处找地方移动,而且这次我已经不碳猴的衣甲了,毕竟她什么地方都找过了,再躲我也躲不过她找一圈的,所以只有不断趁机移动,避免给撞上才是最好的躲避方法。

    当然,运气不好的时候,也有可能会撞上,不过只要这时候我躲得越久,它受创也会越严重,所以我开始到处的换地方,并且搅动这里的雷池。

    这一次硫月仙宗的祖师爷从超级大道法中恢复过来后,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居然瞬间就捕捉到了我的位置,并且无数的脉络疯狂的朝我躲藏的地方扎过来!

    我不禁心里感慨这年头干什么都不容易,这躲来躲去也躲不过对方的追击,不过现在这道劫已经非常弱了,我恐怕再坚持一会,它肯定也一命呜呼了。

    所以我选择借用星子的力量,使用了北夜仙门的北夜冰,强行想要封印它的脉络!随后又逃往了别处,攻击证道境的道劫当然不现实,再弱对方也比我强太多了,加上我也没有能力打灭它的脉络。

    可让我感到难以置信的是,对方找我一次后,再找我似乎轻松无比,无数的脉络跟着我追过来,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我也一边承受攻击,一边用开天之泪反击!

    这道劫折腾半天才找到我,实力早就下降了不知道几个档次,虽然攻击迅捷,脉络轻易能够突破我的防护罩,并且给我带来伤害,但我死死地护住了脉络核心,它无论是对我如何残暴,也无法给我带来致命伤害。

    甚至因为过度的疯狂报复,还给我找到了好几次攻击机会,开天之泪有八条证道境的脉络,要斩伤证道境的存在简直是太轻松了,利剑在手,这硫月仙宗的祖师爷也是悲剧了,给我连续砍中好几次,脉络断的断,给雷浆打坏的打坏,受伤不可谓不重。

    其实如果是道劫级别的存在,电浆之下瞬间就能把它湮灭,所以这硫月仙宗的祖师爷支撑得也算非常耐久了,不过即便再挣扎,也难逃身死道消的下场,这专业对付道劫的雷浆终究要比它厉害太多了。

    我浑身是伤的同时,祖龙虹气也在不断的复原我的身体,此消彼长之下,最后硫月仙宗的祖师爷还是完蛋了,而我则依旧精神百倍的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