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二百二十四章:交换

    我要只有这点本事,您老也不需要满世界追着我乱跑了吧?这不,我蹦跶开了,你也在医院呆不住了吧?这些日子没见着你。浑身都不舒服,很想你呀。我笑着说道。

    玄警们开始把血尸收集了起来,逐一抬上了后面稍大的车子,估计是运到外面转成大车。

    张栋梁脸色阴寒下来:小子,我虽然不能不顾法律拿你,但并不影响我收集你的证据,等到证据充分了,上面也就该保不住你了,到时候别说是抓你回去,连审问没准都免了,罪状爱招招,不招直接就地正法,哼。

    张老,何必跟我一个小子动气?要不咱们交换点情报怎样?比如上面谁在保我之类的。血云棺这事,你们官方抢了我的资料,研究得怎样了?跟张栋梁早就不可调和,这家伙敢用我母亲来威胁我,要不是他实力强,手下厉害,我早就和他翻脸了。

    一个是他师弟,一个是他朋友,都是入道期的高手。我不是樊虚问那种道门高人,轰了这么多次天雷都没死,还能一个打三个,我就打不过。

    血云棺的事你知道多少?你是进了引凤镇活着出来的人,之前发生过什么?谁摆弄过什么?张栋梁咳嗽了两声,认真的问我。

    进引凤镇活着出来的人应该不少吧?最近你们官方来回死镇这么勤快,消息应该比我来的多才对,至于谁摆弄过,我怎么知道,阎王打架,小鬼遭殃,我在引凤镇就是避难的,自身都难保。能干什么?要不你先回答我上面的,我好好想想再告诉你点别的?这老家伙狡猾得很,但我也不是笨蛋。都跟挤牙膏似的,想要从对方口中套出点什么来。 谢谢!

    谁保你我不知道,你来问我,这不搞笑么?最高级别的红头文件,谁发的也不清楚,一层层递下来的。张栋梁冷冷的看着我,又问道:夏家是神秘,但你也别高兴太早,搀和我们官方太多。早晚也会出事,你看过哪个朝代,影响过朝堂决策的世家能过得好的?嘿嘿,我暂时动不了你,可不代表上面不会有异动,我说的也只能到这里了,回到血云棺上吧,我们官方不断的有人去深入调查,结果比你厉害的都有去无回,你这么近的距离看到血云棺,还给它拍了照,这里面有什么道道能说说?

    我能有什么道道?大雾天的死镇里睡醒了,出门晃荡就遇到了,随手拍了两张,结果还弄坏了我的手机,就跑出了引凤镇了。我随口说道,其实也想知道他们官方到底查到了哪个地步。

    果然,黄道三和张栋梁师弟立即投来了鄙夷的神情,这两位对血云棺也知道不少。

    张栋梁摆摆手,让黄道三和自己师弟到一边去,随后冷笑起来:呵呵夏一天,你再这么忽悠老夫下去,咱们交易就没法进行了,那段买椟还珠的录音也在资料里面,这个还能骗人么?你外婆给关在了血云棺里,她想要救你,你也想要救她,你就趁机把血云棺拍了下来,当然,这东西对我们是很重要,我们也又这个责任去对血云棺进行解析,现在不如诚挚点,互相猜来猜去就没意思了。

    行,诚挚点对吧?我这有一本古籍,可惜只是上册,中下两册不见了,现在可以翻两页给你看看,我相信你们官方应该有那么一本吧,要不交换下内容?我听罢,就猜想到了官方对血云棺的了解,很有可能来自周善给的那本血云棺古籍的中下两册。

    张栋梁的兴趣立马给调到了制高点,两眼闪着光:有没有中下两册我不知道,你先拍两页给我,回头我给上头,没准有消息也不一定,到时候互相交换下岂不是能?头并进了?

    也好,给你们两页也没什么,把手机丢过来,拍两页给你们。我招招手,张栋梁就高兴的把手机丢给我。

    拍了开头一页,前面一页不重要的,就丢还了给他。

    很好,看来你还是有合作意向了,我回头就给你上报,这事情很快会有消息,等老夫电话吧。

    张栋梁这次来收获颇丰,抓了樊虚问,还得到了血云棺的资料,上头必然重视起他来。

    给他拍两页,那是放长线钓大鱼,可鱼饵也有被吃掉,却钓不到鱼的危险,毕竟看到张栋梁的兴奋劲,上面对血云棺的期望肯定非常大,他们目的肯定不是救外婆,而我手上有这本古籍,官方如果有中下册倒是好,还能互相交换,要是没有,恐怕就会来强索了,我自己这本都保不住。

    就这样?我阴沉着脸,明显我这里给的资料比较多,这老狐狸却得到了更多的资料,很不公平。

    你还想怎样?张栋梁有点不高兴起来,敢和官方交易胆子就够大了,还敢谈条件,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呀。

    看你们消灭血尸,甚至尸王的东西很厉害,我就想问问能不能弄一套给我?我看向了那把写满咒文的长管戳子,这东西能戳得尸王动弹不得,绝对的好东西,而且就黄道三和张栋梁师弟有。

    张栋梁冷笑一声:休想。

    不给?行,反正这本东西我背下来,一会立刻烧掉好了,血云棺咱们要不各凭本事好了。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要是烂大街的东西,我也不会伸手要。

    张栋梁顿时皱起眉,想了好一会,回头跟自己师弟说道:师弟,给他,回头写份失物报告。

    张栋梁师弟犹豫了下,很不情愿就把东西朝我丢过来,没准心里还想不通张栋梁为何答应这交易条件。

    我接过了这尖利的红色水管,好好的用阴阳眼扫了一遍,这东西咒文都发着亮光,也不知道谁弄出来的,还没等我高兴过,又是好几张符纸丢了过来,我笑得牙?都快掉了,这种封血尸的天师符孙重阳使用过,用处不小。

    多谢了,前辈。我也不吝啬道谢。

    我叫欧阳贺。张栋梁的师弟好像不怎么喜欢我。

    不过也没法子,尸王赵昱把张栋梁打得进医院这事,现在已经和我扯上关系了,赵昱现在成了我的手下,他们多少都会有内部消息,没准正盯梢着呢,现在不动,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吧,我有些警惕的想着。

    小的夏一天,见过欧阳叔。

    欧阳贺不说话,却一副早就认识你的表情。

    收队吧,师弟,不用和他过多的接触,这小子太滑头。张栋梁和他师弟讲完,又转过来对我说:夏一天,上面虽说暂时放过你,不过那应该也是看在你对血云棺有点贡献上,如果发现你没有了作用嘿嘿,说不定你就完了,而且最多三个月,我就能把你滥杀的罪名收集好,保准结实,一点漏洞都不会有,到时候可就不能像现在那么好说话了,樊虚问都给我拿住了,何况是你?

    张老,说得你很正直似地,你要是真能按规矩办事,拿我家人威胁我的时候咋说来着?找证据,嘿嘿,你能找到早不用这样了,不信咱们可以走着瞧。我毫不在乎的看向了别处。

    张栋梁没接我话茬,直接咳嗽几声就转身走人了,欧阳贺和黄道三对这事压根视而不见,我有些冒火,但也不能拿他怎样,这怪老头不知打什么鬼主意?

    吴家和一群玄门世家的都在给玄警盘问,吴正气和张栋梁合作过,不过张栋梁这老头并没有因此给吴正气开小灶,反倒是公事公办的样子,没我那样直接和玄警的领队闲聊的,还混了符箓和红色水管。

    夜色浓重,玄警都走了,观音山这头还下着雨,我开了阴阳眼四处的查找刚才帮助过我的神秘人,结果我没有找到,看来对方在我和张栋梁闲聊的时候离开了,要么就是张栋梁那边的人。

    原路返回,开回了越野车,往母亲的店铺赶去。

    店铺关门了,我拿了钥匙开进去,里面什么人都没有,抬头看向楼顶,母亲的房间还开着灯,不过里面听到动静,郁小雪就跑去出来了,在楼上叫我。

    我上了楼,正好有些事情要问问母亲。

    楼上,母亲正在那陪着郁小雪看电视,我有些好奇赵茜和苗小狸去了哪里,就问了郁小雪:赵茜和苗小狸去哪了?怎么没看到她们?

    茜姐姐和小狸晚饭后出门逛街去了,应该准备回来了吧。郁小雪说道。

    我有些担心,就打了电话给赵茜,好一会电话拨通:茜?你出去了?什么时候回来呢?

    对面却是苗小狸接的电话:茜姐姐马上就回来了,她去上了厕所,我们在吃甜品呢,电话放桌子上了。

    我皱了皱眉,事儿挺巧,苗小狸还解释得头头是道,这也不大像她呀。

    对面很快挂了电话,我觉得应该也没什么事,就把郁小雪支开,顺便问起了母亲夏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