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二百二十七章:悬棺

    养尸地用来养尸最恰当不过,这些腐烂的棺椁给吊起来,应该不是平时就挂在这里的,肯定是有人启动了机关。或者有些怪力乱神的东西把它们挂到了上面。

    正在我们惊讶之间,盗洞那边轰隆隆的传来巨响,整个山体都抖动起来,塌方了!

    我上次在竹林那头制作过人工塌方,挺熟悉这种感觉。

    盗洞塌方了!进不去了!这可怎么办啊!张玉忠惊呼一声,脸上露出恐惧来。

    地宫是不是就在我们脚底下?这么多棺椁从地宫升上来,肯定有进去的方法吧?早料到盗洞应该没那么容易进去,就算能进去,也不会是我的首选,张小飞他们熟悉盗墓,尚有去无回,我又能比他们好多少?

    况且之前除了张家,还加上了其他县的世家,甚至市里玄门中厉害的世家。都沦陷了其中,危险程度难以预料。

    不错,养尸地底下就是地宫,可以着手。张玉芳说道。

    听完我就往前走了两步,结果后面两位世家子弟就跟了上来,我有些不大高兴,谁知道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你们俩和我很熟么?跟着我干什么?

    呵呵,兄弟,我们哪有跟着你。只是同路而已,周围全都是棺材,我们合作点,也有些照应不是?修为最高的那位有些不好意思。 谢谢!

    你是夏家的远房亲戚吧?我们都是市里面世家的,大家都有门户瓜葛在,我们知道你底下也有人给困住了,可谁不是呢?不介意的话,倒不如相互合作怎样?寻道中期的人看到我有些排外,有些慌张起来。

    不好意思,我很介意,况且我也不喜欢和陌生人合作,你们去留与否,对我意义不大。我看了两人一眼。直接就不客气拒绝。

    有一个赵茜要保护,再来两个就成催命的了。

    夏兄弟,话别说得太死。你懂的盗墓机关么?懂的破机关玄秘么?如果不懂,地宫你一样走不通,不瞒你了,我这位兄弟陈小波,从小就对这些东西了如指掌,而我,玄门?家的?海兴,我名字你可以不知道,但市里玄门?家。你不会不知道吧?修为境界最高的?

    是呀,夏兄,我是陈小波,我爸陈志学,我们刚才觉得你面熟才过来的,你不能这么把我们丢下吧?陈小波已经很低声下气了,这种情况就是傻子都能看出凶险来。

    我震惊了下,怪不得面熟了,原来之前王元一朋友苏浩曾经给我指点过,这?海兴和是游江飞的两个喽啰左右手,而陈小波说起自己爹我就记得了,他爸陈志学之前跟我买了块金锭,家里倒卖古董,大商人,富得流油。

    原来是你们两个,游江飞没来么?谁给困在里面了?我听是市里玄门,心里也是一跳,两人都混在一起准备救人了,底下没准就是他们兄弟游江飞吧?这败家子可能觉得盗墓新鲜,跑地宫玩去了,要么就是和?海兴?名的唐治了,要不然他们这群人不会混在一起。

    ?海兴和陈小波一听我记起来了,顿时一阵的面面相觑,差点没高兴得哭出来。

    唉,说来话就长了,诸侯王墓的事情,其实我们本来不知道的,可那该死的唐治自己知道后,却不告诉我们几个兄弟,跟着自己家族的人偷偷来捞外水了,结果一窝进了地宫,都坏事了,外围没进去的就报信给我,我想着不是计,就说了出来,游江飞当场就气得没来,我们两个想着不能这么丢下唐治吧,就跑来了。?海兴捏着手指说着,趁机也走在了我身边,跟着进入林子。

    你又知道点什么?比如墓主人什么的。我觉得情报还不够,就看了眼想说话的陈小波。

    陈小波实力比?海兴差点,但脑子更灵活,立即就接上了话:墓主人有点来头,听说是一千几百年前的牧王,早年和皇帝南征北讨,又是玄门中人,后来功成名就,搜刮了足够的财宝后,就和皇帝辞退了差事,偷偷在这里兴建地宫,做自己的登仙梦,死后封了地宫的门,事情也就更消声觅迹了,好多人就没记得这曾经的诸侯王,不过夏哥你懂的,历史的尘埃嘛,就算是牛毛粗细,也有好事的人搜罗了出来。

    这不,当地的那户黄姓的风水世家就联合了大龙县专门盗墓的张家,一?开启了这个事情,但他们也知晓这地宫的危险,就发动各自的关系找强援,黄家找了本地的何家,何家对地宫漏出的风声也有些忌惮,转过头就给了唐治哥电话邀他前来,唐治哥嘛,做事情总想着干脆利落,才到这里他就说人够了,再多分不了几个钱,好像觉得现在刚好两组打手,另两组则是风水和盗墓做补助,因此也没等你来就把原来计划都打乱了,可这一勇闯地宫,出事了。

    我听完,看向了张玉忠,张玉忠赶紧的点头:没错,就是这么个回事,唉,我当时也阻止了,但人轻言微,哪能说动他们几位公子爷?

    现在不出问题都出了,我们不也死赶慢赶的来了?放心吧,后面还有市里孙家强援要来。?海兴看到张玉忠的表情是在怪他们这一方,就怕影响了双方的合作,就往自己这加了一块筹码。

    张玉芳这老太婆虽然凶悍,但对市里世家的公子还是有所忌惮的,毕竟市里的世俗玄门世家里和县里的玄门世家差距相当的大,所以只是听,却半句话都不说。

    想合作救人那就合作吧,不过我先警告你们,别打着其他小算盘,如果我发现你们有别的想法,就别怪我撕毁口头协议了。我和市里玄门都不熟,不过现在对事不对人,不把话说清楚,对方没准还有其他的想法。

    这个肯定的,我家也不缺钱,倒卖东西还可以,用命换就不值当了。陈小波马上就表明了自己立场。

    我也没其他要说的,共同出力,救人要紧。?海兴眼珠子一转就答应了。

    赵茜一直都没说话,捏着手指结,生涩的掐算什么,定星罗盘抖动得厉害,我看一时半会她也没什么近战,就先让惜君和黑毛犼在前面探路,江寒扛着盾牌护在我前面。

    至于宋婉仪就让她悬浮空中玩弄着狂风,准备试试劈棺椁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结果赵茜嘴里念念有词后,镇定的往一个方向指去:天哥,朝那里走,这个位置没那么凶险。

    好。我看那地方没什么特殊的,和树林里好几个方向的道路没有不同,不过基于互相信任,我还是带着众人朝着指向前进。

    张玉芳有些意外,张玉忠东张西望,而张家一位寻道后期的老者是来助阵的,应该是张玉芳那边的强援。

    ?海兴和陈小波觉得不需要保镖还是怎么的,这次都是独身前来,至于之前消失的两个,实力低微,应该是负责望风的。

    赵茜在后面指着路,我们就往前挪动步子。

    林子里阴风刮得厉害,电筒往上面扫去,身边的棺椁密密麻麻都是,吓得所有人噤若寒蝉。

    但在赵茜的指引下,这些棺椁除了给风吹得晃来晃去外,并没有出现什么异样,背靠背的挪动了十来米,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这么一来,唯一的一个女修赵茜立马得到了所有人的看重,连?海兴和陈小波都投来了炽热的目光,如果不是现在身处险地,怕是过来搭讪了。

    可刚刚得来不易的平静很快就给打破了,一群的人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或许是刚刚来驰援的人,见到我们也没问,着急的跑了过来。

    妈的!先别过来!?海兴气急败坏想要拦住这些人。

    结果一群人都看到我们几个没事人似的,在这恐怖的悬棺阵里移动,顿生鄙夷。

    吼啥呢?你们能走我们就不能了?装神弄鬼干嘛,谁都知道地宫宝物多,但凭着声音大就能吓住我们,是不是太简单了?领头的人冷笑起来,招招手就带了余下的七八个人朝着我们过来。

    我看向了赵茜,赵茜面色煞白了许多:天哥,这些人要是过来,我们只能逃了。

    众人都是脸色气得铁青,但似乎也没法子阻止对方。

    慢着,我们愿意给你们指路!张玉芳伸手要拦着对方。

    老太婆,知道你阴险,指给我们死路吧?一群人果然的闯了进来,根本不信张玉芳。

    鬼气更是浓烈了,引来了不少的厉鬼的同时,腐朽的棺椁给吹得动荡频繁,其中一座腐朽最厉害,因为撞击大树次数太多,顿时掉到了地上,四散瓦解开来。

    一个穿着血红童子衣服的小男孩,从棺椁里面竖立而起!我还以为和小侄子一样都是可爱的小娃娃模样,不过看到这男童抬起头,我骤然变色了。

    这尸体浑身长着毛,干瘪瘪的,瘦的可以,双眼还黑洞洞的,应该是具僵尸或者别的什么。

    而剩下的棺材都逐一掉落下来,一具具诡异无比的干尸也从里面钻出来,男男女女都有,全都没有目的的朝着我们看过来!

    飞飞尸!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我就看见那小男孩朝我飞了过来。 无图小说网(www.Wutu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