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六千八百七十三章:赤仙

    我看着这头巨兽身上到处都是藤条一般的东西,就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守护灵兽落木兽了,这还是一头很年轻的落木兽,它此刻正拖着一个圆形的巨大阵眼乱窜,沿途树木和山石都给带得飞起,尘土飞扬,气势凶悍。

    但别看这落木兽拖着阵眼乱跑,能从它的表情中看出是在恐惧着什么,就连身上的锁链它都已经崩断了好几根,一些把它困住的荆棘刺还带出了绿色的血液,这头落木兽刚才就受了伤,然而也不能阻止它玩命狂奔,所以连苌桀都停了下来:“怎么回事?这落木兽为何会跑?”

    “不知道,难道这秘境中有什么?或者是那星魂宗的追星者,怒灵宫的怒灵追仙要杀它?”白藏惊讶的猜测。

    “或者是更加恐怖的东西,我们也不用管它,即便是拦住它,也是浪费时间,陷入狂暴或者害怕的灵兽根本不能降伏,所以先过去看看这秘境发生了什么吧。”我急忙说道。

    大家都同意我的观点,所以很快我们就继续朝着事发地点飞去。

    结果让我们惊讶的是,路上居然碰上了正在原地思量什么的风震,这风震一看到我们,简直比我们都惊讶:“你们怎么……”

    “怎么?好奇我们怎么跟来了?”我冷笑道,看向他那身体,此刻的灵脉节点居然突出了一块块土鸡蛋大小的瘤节,毫无疑问,这是树仙果的毒素生效了!

    风震那老头根本不敢回答,因为这样只会浪费时间让我们追上,所以一个掉头,嗖的就消失在了那头落木兽产生的浓烟当中了,我们立即追了上去,我也没少对老头一阵的打趣和挖苦:“疯老头儿,之前你不一直都跟抓小灵兽似的找我么?怎么现在见到我就逃呀?对了,你身上那些鼓包长得倒是好看,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结果呀?这东西卖不卖?若是品相好,我给买俩回去当纪念品?”

    “东壬,你这小畜生!竟隐藏实力!”风震顿时骂了起来,估计这段时间里没少诅咒我。

    “嘿嘿,这实力还要隐藏?你好歹一个具灵境,居然给我这丹道境打成了这样,简直是丢人丢大了,对了,那宝藏你们是不是找到了?要不然岂会放那落木兽逃了?”我问道。

    “你笑吧,一会我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我们已经到齐了,那么多人,难道还怕你们三个!?”风震咬牙说道。

    我和苌桀、白藏对视一眼,苌桀说道:“或者是那两个星魂宗船上的也来了。”

    “哼,你们以为就他们俩?就连怒灵宫的大长老都来了,我看你们怎么办!”风震冷冷说道,此刻他避于浓雾之中说话,我们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变化,这实在是有点真假难辨了。

    不过现在不好判断下,我们也只能是一条路走到黑,不一会,就看到了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到处都是倒塌的大树,而一处深邃的洞口就赫然出现在我们面前,至于风震早就不见了踪影。

    “风震那小子,应该是进入了洞口里了,我们也跟进去吧!”苌桀向来是一马当先,所以说罢就已经无数的树藤窜入了洞口,任凭对方怎么埋伏,遇上这么多的树藤,怕都要避开的。

    不过苌桀这次并没有把谁逼出来,看来对方已经一往无前进入了秘境深处了。

    我们很快也跟了进去,果不其然,阵眼是开启洞口的唯一障壁了,接下来我们只看到一条巨大的甬道出现在那儿,这通常是埋藏巨宝,亦或者布置空间大阵的地下过道,要不然也不用劳师动众建造得如此的完好。

    而这甬道也不是一马平川,而是到处都泄露出绿色的毒气,这些毒气对于非落木谷的仙家肯定有害,但对我们并没有什么用,包括吃了避毒丹的白藏也正在保护狐夏不受这毒气的影响。

    苌桀开路,我们安全的跟在了后面,这过道在行进到百丈左右的时候,到处都已经是镂空零碎的空间了,我们在甬道的尽头出来,一处恍若是足球场一般大小的空间让我们都停下了飞行。

    眼前,会动的浮空石正随着巨大的一个发光圆球旋转,

    这能量圆球似乎是一出能量场,正在中央发出能量让这些浮石围绕它移动。

    一群仙家此刻站在这圆球前面,目光冷峻的看着我们四人。

    这些人里,具灵境足有十来个,本来我以为星魂宗来的仙家会多一些,可现在一看,多数居然都是怒灵宫的人,这让我和苌桀都感到很意外。

    其中一位脸色阴郁,头发飘然却又赤红如血的中年男子发出了阴冷的笑容:“小宫主,小白藏,真是别来无恙呀。”

    “师父……”白藏脸色明显僵住了。

    “闭嘴,我无朽可没有你这样的弟子,当年我怜你们跟随宫主夫人而来我怒灵宫,受到了诸多的排挤,就不顾道友们的劝阻,破格收你们为徒,传授你们几个逆徒怒灵宫的心法和功法,最后你们却背叛了怒灵宫,带着这已经被罢拙的小宫主远走他处,现在累得我来此给你们收拾,你还有脸叫我师父?”无朽冷冷说道。

    狐夏脸上罕有出现了惊恐,所以拉住了白藏的袖子不放,白藏顿时凝眉拉开了架势,不再说什么了,看来她下定了决心。

    而苌桀呵呵笑了起来,说道:“无朽,不知道多少年不见你了,你还是那样喜欢耍这些小聪明呀,这么多年来一点都不曾变过,你收他们为弟子,报的何种目的,还需要由你来说?大家都知道,不过是想要提前布置自己的道途罢了,现在用不上这些弟子了,自然是要亲自除掉以正自己的名声吧?老身真是羞于你同为一派大长老。”

    “苌桀,你少在这里坏我的名声,何况你不过是个平日你见到我都绕道的散修,今日怎敢在这跟我摆大长老的架子?难道以为随意宣布一下落木谷重建,你就真是落木谷大长老了?”无朽阴险说道,而一旁的仙家们也都奉承一般赔笑讥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