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鬼为祸(劫天运) 浮梦流年

第六千九百六十二章:休书

    “是呀,你这一走,宗主和夫人可就孤单多了,不过你们俩都可以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陪伴沃霜的,断然不会让她感到孤单。”玉灵笑道。

    灵照颇为看不上这骚狐狸,她怎么一说,似乎还语带双关呢,至于沃霜,当然是宗主夫人的大名,所以这陪伴肯定不单纯,毕竟灵怒在这一瞬间明显眉心一挑。

    我深知这里面蕴含的意思,所以说道:“灵照,我们先走吧,之后可能到了奉仙城,还能见到你娘亲的,不急于此番道别。”

    给我这么一安慰,灵照哭戚戚的点头,但心中已经好受了许多,又说了几句告别的话,我们就出了大殿,而这时候,灵安和稻余沫玉都纷纷来送别,还别说,虽说是邪道,但彼此掏心掏底后,互相之间多少也有点情感的,也不仅仅是客气什么的。

    来的时候碰上了一些不愉快,不过离去之时倒有些满载而归的意思,不过这仅仅是短暂的轻松,接下来我们离开了星魂宗没多久,就因为宗主夫人的出现,让我们两人的轻松之旅变得没那么轻松了。

    “娘!你怎么会在这!”灵照吃惊的看着一脸委屈,看到自己女儿眼泪簌簌掉下来的宗主夫人,简直是惊讶得不能相信眼前事实。

    “灵照,小天!你们怎么会这么快出现在这星魂宗望星山?是不是灵怒也做了什么让你们生气的事了?你们放心,待我回了奉仙城,定然不会轻易饶了他和那骚媚婆娘!他可把咱们三欺负狠了,此番定与他们势不两立!”宗主夫人一把抱住了我和灵照,哭得是稀里哗啦的。

    我感受着宗主夫人身上的淡淡香气,还有那温柔的怀抱,心中虽然难免起一些波动,但也暗道这宗主夫人真是个好女人,因为灵怒也太不是东西了,让她吃醋跑出了星魂宗也不来追回去,而且自己不追就算了,居然也不派些仙家来找。

    这望星山据说也是一处地标,乃是落木谷和星魂宗交接的第一高山,因为常有星魂宗的弟子在周边进行安全巡逻,所以仙家路过这里的概率还是很高的,毕竟在星魂宗的地盘,只要是和星魂宗沾边的,谁会离开这安全航线?

    这也是我们会跟沃霜碰面的缘故。

    “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嘛?你先别哭,到底我爹和那女人把你怎么了!?”灵照急道。

    “他们……他们在大殿里苟且,被我撞上了,呜呜……我要打那骚媚婆娘,结果……结果你爹还扇了我一巴掌,呜呜……他既然选择保护那骚媚婆娘,我定不能与她再一起了,而且……而且娘掷下休书,他也很干脆就这么签了,娘气愤之余离开星魂宗,他也没来阻拦,也没让弟子追娘!看来他是铁了心跟那骚媚婆娘在一起了!”沃霜夫人哭戚戚的说出了让灵照都瞪目结舌的结果。

    “啊?不是该爹来写休书的么……”灵照本能的问道。

    结果这话顿时让沃霜懵了:“灵照……呜呜,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难道娘有什么对你不好的地方么?小天,连灵照都这么说我,也只有你对我好了……呜呜……”

    灵照直接给抛到了一旁,沃霜夫人直接抱住了我哭起来,头埋在了我胸前,毕竟她身材匀称,我个子还是比她高些的。

    “娘!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应该是男的写休书才是,你写休书给爹,爹岂会不觉得你羞辱他?”灵照急忙解释。

    但沃霜夫人根本不愿意听,气呼呼的说道:“凭什么?错的是他不是娘,而且娘好歹也是奉仙城的末秀千金,怎么能受他欺辱?我奉仙城之大,比之风魄城不知强大多少,我写休书难道还那没资格么?呜呜……”

    灵照是一脸无语,我也是尴尬得可以,给丈母娘就这么蹭着,难免也是觉得难为情。

    “娘!你到底要抱着天哥到什么时候嘛!你怎么老是那么任性呀!我都服了你了,怪不得爹签了这休书了,平时你没人的时候就喜欢欺负他,也怪不得玉灵那骚媚会趁虚而入了!”灵照一把将沃霜拉到了一边,这时候再看母女俩,我甚至有种恍惚错觉,她们的样貌简直不像是母女,而更像是姐妹,加之此刻丈母娘哭得是梨花带雨,就差没让灵照叫一声‘妹妹’了。

    “灵照!娘平时白疼你了!他们在大殿上苟且呢!还当着那骚媚婆娘的面扫娘的脸!呜呜……娘平时再怎么的,也不会当别人的面对他凶,甚至还百依百顺顾着他的颜面,若是他真一定要纳新人来,娘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可是你看看他嘛……呜……”沃霜夫人又哭了起来。

    我轻咳一声,劝导道:“咳,或者也是平时宗主暗里受迫,一时也没转换过来以至于为新人面前顾着颜面,伤了夫人的心,或者过一段……”

    “你看看,你看看,还是小天待我好……”沃霜夫人又要哭着抱过来,但这回灵照精明多了,直接拦在了我面前,才让她无从对我下手。

    其实沃霜夫人怕也是在奉仙城受尽宠爱于一身习惯了,一些娇气还是免不了的,不过这种夫妻之间的事,我还是少搀和为妙。

    “娘,你要么还是回去吧,爹指定已经后悔了吧,你好言语一阵,他肯定会改的嘛,难不成你还要离开星魂宗,闹得人尽皆知么?”灵照顾全大局道。

    我道灵照果然还是小姑娘,这么劝不得出事才怪,结果这话果然再次激怒了沃霜,她生气道:“他既如此不知羞耻,娘又何惧离去?你若是我女儿,便莫要再劝,你和灵安已长大成人,这分离之事,我既定下,便绝不回头的!”

    “娘!”灵照也毛了,正打算说点什么狠话逼一逼,我立即制止道:“好了,现在大家都冷静冷静也好,这样吧,夫人不出来也出来了,再回去以后哪里还有颜面?不如趁着出来散散心,若是宗主顾念旧情,自然来寻。”

    沃霜夫人眼泪汪汪满是感动的看着我:“呜呜,就知道小天最好了,只有他才真的想着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