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是一具尸体 杨云

第227章:离奇而残酷的真相

    当断水界主和左风域主同时惊呼的时候,我已经尴尬到了极点,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可以确定,他们两人的记忆被篡改的时候出现了差错,

    不,其实也不能说是出错了,因为他们被篡改的部分记忆对他们自身没有干扰,但是两个人的记忆结合起来,就产生了矛盾和冲突,

    再具体地描述,就是他们两人的记忆被篡改的时候,没有考虑到整个事情,或者说篡改的程序出现了差错,将他们的篡改结果变成了一样的,

    我猜测,如果在冥冥之中有某位无上的大能在操控着这一切的话,那么他在篡改断水界主和是左风域主的记忆时,肯定是把他们搞混了,

    只有两人被搞混了,才能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bu,

    不对啊,说到bu,似乎我是导致bu出现的根源,要不是我搅和进来,把左风域主的尸体复活了,估计左风域主还在尸体堆里躺着,

    “我怎么会死呢,”

    师徒两人隔空对视了一眼,又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

    “你为了救我而死,不是么,”

    两人沉默片刻,又同时说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么说来,你当年没死成,”

    “哈哈,太好了,”

    师徒两个隔着一段距离,脸色不断变换,每次开口都说出了同样的话,简直默契到爆炸,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先别说话了好吗,让我来帮你们理理清楚,你们再这么对话,估计能异口同声地说上几天几夜,”

    我一脸尴尬地站出来插嘴,打断了他们师徒的交流,

    不愧是师徒,这份默契没话说,我要是任由他们两个对质,那就没完了,

    这时候还是让我这个第三者来搞事情吧,

    “这位小兄弟,你给我一种亲切的感觉,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的,”

    断水界主从宫殿深处走了出来,温和地问我,

    “靠,”

    我捂着脑袋,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这尼玛的,我怎么总感觉自己在跟两个弱智在交流,

    我忍住想杀人的冲动,耐心地告诉断水界主,我叫杨云,来自于太阳星域,顺便也让左风域主听听,

    我简单地介绍过自己后,就把那次跟断水界主说的事情,又给他说了一遍,就是我跟他说记忆被刷新的那件事,

    当时我跟他说的时候,是在十年前了,过了这么长时间,断水界主的记忆肯定被刷新到姥姥家去了,

    所以我不得不再跟他说一遍,顺带着也能让左风域主了解一下,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我讲得口干舌燥才给他们解释完,

    “你的意思是,我和断水,还有洛天星上的所有修士,我们的记忆是每天刷新的,第二天一到,我们的记忆就会被重置,继续按照初始设定重复枯燥的生活,”

    左风域主沉默了片刻,郑重地说着,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我连连点头,

    “你这话说不通,如果我和断水每天会按照初始设定生活,那么今天发生的事情也会在明天发生,并且昨天也发生了,”

    “这么说来,我每天经历的事情就是遇到我那死去的徒儿,每天都循环着经历这么大的刺激,”

    左风域主稍微想了想,就否定了我的说法,

    “是啊,师尊说的对,”断水界主表示赞同,

    “呃,这个怎么说呢,在你们的设定中,甚至在整个星辰的设定里,我都是一个局外人,我的意外闯入改变了你们的生活,”

    “在我没有进来之前,你们可能每天过着相同的生活,但是在我闯入之后,破坏了稳定的局势,带来了变数,”

    说完,我看向他们,

    “如果事情像你说的那样,那么断水为什么会在我的宫殿中,”左风域主不解地看着断水界主,

    “师尊,这里一直是我的宫殿啊,殿名断水殿,”

    “不会吧,这不是叫做左风殿么,是为师的住所,之前我也没有见到过你啊,”左风域主纠结了,

    “你们看看,就连你们自己都发现矛盾的点了,这是因为你们两个的记忆被篡改时,出现了一点问题,”

    我捻着手指,思绪前所未有地活跃,仿佛越来越接近事情的真相了,

    “确实有问题,很多事情都解释不通,但是你的说法又太离奇了,没法让我们信服啊,”

    断水界主和左风域主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脸色都十分凝重,

    师徒相见,本该是值得高兴的事,但这件事中疑点重重,两人高兴不起来,

    “如果我说,你们两个都死了,你们信吗,”

    我古怪地看着他们,小声说道,

    “你说说看,”他们师徒两个看着我,

    “首先,我给你们看几个影像珠,这些影像都是我录制下来的真实影像,你们是站在修界顶端的存在,肯定能分辨出真假,”

    说话间,我翻手取出了一些影像珠,其中有关于断水界主的,也有关于左风域主的,

    “嗡,”

    我激活了影像珠,而后影像珠内部被封存的影像自动飘出,缓缓地放映起来,

    先是50颗关于断水界主的影像珠,这里面录制的是他在50天内的生活,

    我可以用“千篇一律”来形容50颗影像珠中的影像,从那些画面中能看出断水界主的记忆是每天被刷新的,

    因为其中有12颗影像珠里是有我的,断水界主每天都问我相同的问题,一连问了12天,这是正常人做出的事,

    断水界主看完也沉默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独有的一些小动作,这些小动作往往不为人所知,只有自己才知道,

    而断水界主也有属于自己的小动作,他从影像珠中看到了那些隐蔽的小动作,所以他并不怀疑影像珠的真假,

    在断水界主的记忆中,他和我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我要在这短短的一点时间内发现断水界主的所有小动作,并且捏造出50颗影像珠,这是不可能的,

    “现在到你了,左风域主,”

    断水界主沉默时,我激活了另一颗影像珠,顿时,一片尸体堆积的影像凭空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是你在跟断水说完记忆刷新的事情后,去录制的影像,”

    看着画面中无穷无尽的尸体,左风域主沉着脸问我,

    刚才那50颗影像珠里的最后一颗,内部封存的影像就是我跟断水界主揭露记忆真相的对话,

    我当时问断水界主,他心中的羁绊是谁,得到了回答后就立即离去了,所以左风域主才那么问我,

    “嗯,我是去找你的尸体的,”影像继续播放着,我缓缓说道,

    “你当时怎么知道,我的尸体可能会在那里,而画面中的地方又是哪里,”左风域主追问我,

    “我和你们的经历一样,也是在星空中飞行的时候,遇到了一对血色眼睛,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不过我没死,而且记忆也没有被篡改,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在那个地方,就躺在尸体堆上,所以我猜测你的尸体也会在那里,”

    我一边回答着,一边和他们观看影像珠中的画面,

    很快,画面中的我找到了左风域主的尸体,当尸体的全貌展露时,左风域主本人和断水界主都瞪大了双眼,

    而就在这时,那位和断水界主长得一模一样的神秘人出现了,开始收取尸体进行转化复活,

    而影像珠的画面也迅速聚焦到神秘人身上,神秘人猛地转过身,一张脸直接尽显无遗,当场把断水界主给看呆了,

    “那,那是我,不,不是我,”

    断水界主纠结地盯着影像中的神秘人,自己都不能确定那是不是自己,

    “那个不是你,他的气息跟你不同,你们继续往后看,马上有更加劲爆的,”我笑着说道,

    接下来,我取出左风域主的尸体,让神秘人复活,复活后的左风域主猛地冲出了尸体世界,

    左风域主和断水界主亲眼看着这一切,两人都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