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019、来势汹汹

    洞庭仙宫中,玄源问道:“虎娃,你注意到了吗?”

    虎娃:“我当然注意到了。这位阿青姑娘说的是实话,其母应是九尾灵狐,阿青应该是其母与凡人的子嗣,却继承了九尾灵狐的原身,而涂山氏的图腾也的确与九尾灵狐有关。若我看得不错,她的修为应在化境之上……”

    玄源摆手打断他道:“我说的可不是这些。你有没有注意到伯禹大人的手?他一直扶着阿青姑娘的胳膊没有松开呢!”

    虎娃不禁莞尔,原来两人注意到的不是同一回事。阿青下拜行礼、伯禹伸手相扶,若是寻常礼节,他伸手虚扶一下,阿青顺势直起身子即可。可是阿青并没有起身,于是伯禹就一直这么扶着,等于是握住人家的手臂了。

    两人中间放着毡毯,身体皆前倾离得很近,却一直在这样说话,感觉却好像没有什么不自然。至少他们自己没有意识到,反正山顶上也没别人,这么说也不对……有虎娃和玄源在洞庭仙宫中旁观呢。

    虎娃笑道:“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伯禹若不将她扶住,阿青这姿势岂不是趴到菜汤里去了?”

    玄源反问道:“你已看出这位青丘姑娘至少有化境修为,就算伯禹不扶她,她还能摔倒吗?她并没有顺势起身,伯禹也没有把手松开。”

    虎娃:“两人的话还没说完呢,他们自己也没意识到……不对呀,这位青丘姑娘虽是九尾灵狐出身,但并没有施展任何魅惑神通。”

    玄源似是提醒道:“虎娃,我有对你施展过魅惑神通吗?”

    虎娃很肯定地答道:“有啊,当然有!”

    玄源的脸突然红了,低下头声音也低若蚊吟:“那是后来……与你印证欲乐双修之道!……想当年,你我初遇时,我有过吗?”

    虎娃的神情也有些扭捏:“那倒没有。”

    玄源:“那你看出什么了吗?”

    虎娃突然站起身来,变色道:“我看见了!”

    ……

    不仅是虎娃变色,涂山脚下,中华治水之臣、司徒大人的营地中,那两匹枣红马也勃然变色,发出一声长吟化为两条赤色蛟龙飞上了天空。凡人看不见蛟龙的身形,只见两道长虹划破了夜色,盘旋间护住了涂山顶端。

    伯禹正半扶半握着阿青的手臂道:“姑娘且起身,我身为中华治水之臣,不必姑娘开口求助,这些就是我分内之事……”刚说到这里,他的脸色也变了,站起来顺势抓住阿青的手臂一转身,退后一步迈过地上的毡毯,将青丘护在了自己身后。

    阿青其实比伯禹更早察觉变故,但她没想到伯禹第一反应竟是如此,不禁微微一愣神,右臂已被伯禹的左手抓住背到后面,身子也差点靠在了伯禹的后背上。她赶紧站稳身形,伸左手一掐诀,涂山中忽然升起了九道光幕。

    这九道光幕如长虹、如飘带、如飞龙,更像九条巨大的尾巴在舞动,不仅护住了涂山,更在涂山两侧形成了一道保护涂山部领地的屏障。

    丙赤、丁赤已飞到了突然,而营地中还有一道身影越过涂山向着淮泽扑去。敖广已祭出夔角大喝道:“尔等妖孽,居然还敢上门找死!”

    敖广自己就是水族妖修,却骂别人妖孽,而且对方也是水族妖修,未免显得滑稽,但此时此刻谁都没有心情笑。只见远方平静的淮泽水面中突然升起一道巨大的浪涌,如一垛移动的墙向岸上涌来,带着万马奔腾之声越涌越高,到达岸边时浪头已超过百丈。

    敖广已化为一条蛟龙,在黑暗中鳞甲上的金光不显,祭出的夔角化为一首乌光狠狠的斩在浪墙上。敖广全力一斩竟然没有劈开浪涌,只发出雷鸣船的回音,浪头向后稍退随即卷得更高,水中传来一片怪喝之声。

    敖广一声怪叫,飞在空中的身形竟似受到无形巨力的撞击,翻着跟头向回倒飞而回,砸向了那九尾光幕。光幕一分把他让了进来,敖广已化为人形砸进了凃山的半山腰,激起一片碎石烟尘,显然是吃了个闷亏。

    敖广冲出去了,又被撞回来了,但丙赤、丁赤没有,它们只护住了山顶上伯禹所在的位置。那浪墙已上岸,朵朵浪头升腾,眼看就扑向了那九尾光幕。就在这时,悬在伯禹腰间的玉环中突然飞出一道光华,飞到涂山外竟化为一只擎天巨掌,朝着那堵浪墙狠狠拍了过去。

    仿佛没有声音,假如有人在远处,只能感受到耳膜中似有一股压力,然后便什么都听不见了,伴随一阵意识迷糊,等回过神来,只见淮泽岸边已风平浪静,假如不是低洼处还留有大片水渍,甚至会以为刚才的一切只是幻觉。

    敖广从碎石堆里爬起来,吐出一口血沫子,朝着远方的淮泽呸了一声道:“好嚣张的妖怪,仗着人多算什么本事,有种别跑啊!”

    山顶上伯禹的声音传来道:“敖广,你的伤势怎样?”

    敖广闷闷道:“没什么大碍,一点硬伤而已,非是他们比我厉害,只是我没有冲开法阵。”

    山顶上的伯禹将青丘护在身后,另一只手已取出神珍铁棒,但没有轮得着他动手。淮泽涌来的巨浪连九尾光幕都没碰着,就算冲破了九尾光幕,还有丙赤、丁赤护住山顶呢。

    青丘在其身后道:“伯禹大人,您刚才施展的是何等神通?”

    伯禹这才意识到自己还背着一只手抓着人家姑娘的手臂呢,而且握得有些紧,赶紧松手转身,解下腰间玉环道:“这是我父崇伯所留,殒落前交给了巴原奉仙君彭铿氏大人,虎君又将此物传给了我。你见到的是虎娃留于此神器中的仙家手段。……方才山中升起的九道光幕,就是此地的洞府禁制?”

    青丘:“此处有地仙洞府,禁制乃先人所留,几经消耗已日渐薄弱,却不得弥补恢复。此番淮泽水妖来势汹汹,青丘恐难以阻挡,幸亏有伯禹大人。”

    伯禹:“方才就是那淮神无支祁施展的神通吗?”

    青丘却摇头道:“无支祁并未亲至,方才来的是他的麾下妖王叉尾,率领众多水妖结阵卷浪上岸。”

    伯禹惊讶道:“来得还不是正主?你对淮泽水妖的情况,还了解多少?”

    青丘:“方才正准备向大人细述,不料水妖便已攻来。无支祁麾下的水妖究竟有多少,我亦不知究竟,号称十万浪将。虽然不可能有十万这么夸张,但数百上千应该是有的,且其中至少有三位妖王,分别名叫刀头、谗草、叉尾。

    谗草最为狡诈,据说是无支祁的军师,无支祁的很多阴谋诡计都出自于他。叉尾最为凶悍,常率水妖兴风作浪;刀头最为残忍、害生灵最多,也是无支祁的死士。至于其麾下还有没有更多的妖王,我便不知情了。”

    今夜来袭者就是叉尾,他还带了数百水妖,在淮泽中布成大阵卷巨浪上岸。敖广刚刚突破化境不久,而叉尾是指挥数百水妖一起布阵,敖广冲上去当然吃了个大亏。

    今夜来袭的水妖具体有多少?因为它们结阵隐藏在浪涌中,在场谁都没有看清楚。这时淮泽中有一个声音远远地传来道:“半年之期已到,你这小狐狸精还不从了我家大王,居然还勾搭上崇伯之子。自以为找到了靠山吗?淮神是不会放过你的!”

    伯禹的脸色很不好看,当他在转身望向青丘的时候,神情却温和了很多,语气中也带着怜惜之意:“阿青姑娘,你不必担忧,我既为治水而来,哪怕粉身碎骨,也要平此祸患。”

    阿青抬手似师想掩住伯禹的嘴:“切莫说这种话,当年崇伯大人也曾说过,可后来……”

    伯禹打断她道:“可后来有我,我继承崇伯之志。……这些年多亏你了,若不然涂山部早已遭难,我亦要多谢姑娘。其实以你的修为,就算不敌,也可以避走的。”

    青丘:“大人您会因妖孽横行而放弃治水吗?”

    伯禹:“当然不会,这是禹之责,我明白姑娘的意思了。……今日无支祁未至,我便先从斩除它的爪牙开始。”

    青丘:“叉尾妖王已退回淮泽深处。与这些水妖相斗最难办的就是,若是上岸斗法不力,它们便会退入水中。”

    伯禹:“治水便从治世起,先斩其在岸上的爪牙,就是那四位中华伯君。”

    ……

    洞庭仙宫中,虎娃的脸色也很好看,他之所以动用了留在神器玉环中的手段,就是已看出那九色光幕挡不住涌上岸的大浪。

    那九色光幕应该是涂山洞府的禁制,为青丘的祖先所留。类似的禁制,虎娃也曾在炎帝仙外见过。禁制之力是会被消耗的,弥补恢需要时间。可能在这几年中,涂山部遭遇了多次水妖袭击,禁制之力已越来越弱。

    偏偏青丘要护住不仅是一座涂山,而是要挡住涌上岸来的大浪,否则那海啸般的浪涌就会绕过涂山冲进山后的涂山部领地中,这样对洞府禁制的消耗更大。看来她当年对涂山部有承诺,亦不愿放弃祖先的洞府,否则确如伯禹所言,她可自行远避的。

    仙家分化形神之道玄妙非常,虎娃留在神器玉环中的手段,并不是如他本人般的分化形神之身,而是借助分化形神之道留下的真仙烙印,并且附有神通法力。在紧急时刻,神器玉环相当于可自行发动的秘宝,但不会损坏神器,消耗的只是虎娃曾斩出的修为法力。

    原本虎娃是通过神器玉环窥观涂山一带的动静,这玉环一发动,他和玄源面前的光影便被打碎消失了。虽击退了来犯的水妖,但对方来的并不是无支祁这位正主,只是淮神麾下的一位妖王带着众多妖兵。

    虎娃眯起眼睛道:“阿源,我亲去淮泽一趟。”

    玄源:“我与你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