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六百一十二章 精良

    甘凯呈来了后就跟杨景行合谋要易半上阵监棚,可易半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不是自己的职权范围绝不插手,而且也知道自己不善于沟通引导歌手。

    对于易半这种坚决不跟市场妥协的创作人,童伊纯也是有些佩服仰慕的,所以今天晚上聊天的中心就是他们两个。

    说起来,易半倒是觉得《躲不过的景色》这首歌挺不错的,而看过电力工程师卢胜杰的其他歌曲创作后,易半更是要赞赏一下,那也是一个追求艺术境界的人啊,作为业务的,差不多已经做到专业水平。

    工作开始后,易半就紧盯着杨景行对自己歌曲的理解深度,看起来似乎比较满意。因为是在专辑中比较特立独行的艺术歌曲嘛,唱起来的一些讲究就不一样。童伊纯的心已经到了,嗓子气息却落后不少,所以花了一晚上的时间,甘凯呈和杨景行是轮流上阵才搞定。

    易半是非常欣慰的,很欣赏童伊纯的艺术态度,也肯定一句杨景行。就剩下一首歌了,大家都忍不住开始总结回顾了,比如都没想到的是,杨景行能在这张专辑中贡献那么大。

    早上五点多才解散,今天晚上可能就是最后的战斗了,大家一定要休息好,争取来个速战速决。

    庞惜连杨景行昨天没换衣服这种事都发现了,不过给杨景行留了面子,悄悄问:“是不是没人帮你洗熨?住的地方没干洗店?”

    杨景行摇头:“不是,忘记换了……没臭吧?”

    庞惜笑着摇头:“没有……但愿今晚能收工,不然也太累了。”

    杨景行说:“今晚你可以不来,应该还会有庆功活动。”

    庞惜说:“我是说你,学校肯定很忙。”要不然要她准备东西为童伊纯庆祝呢。

    杨景行说:“还好,我年轻……”

    去学校之前,杨景行还是回家洗澡换了身衣裳,不过也就没什么时间睡觉了。他到学校后先去钢琴系开会,都怪李迎珍,上次开会带上了杨景行,现在系里都主动通知他了。

    会议主题当然还是桃李满天下,上次大师班那些钢琴家可能不是都很有名,但是上课不错,而二十四号晚上的名家们就是弹得厉害了。

    桃李满天下虽然没老外登场,但是票价不比大师班压轴音乐会便宜,而且早就一票难求,简直可以当成浦音的对外盈利项目。

    杨景行还是有参与接待和交流的任务,他可以自己选一下,路楷平推荐又要来观摩的日本音乐教育家中井美纪:“……最赏识你,说得我都分不清真假了!”

    杨景行是蹬鼻子上脸觉得有说话资格了:“这个可以交给喻昕婷和安馨。”

    李迎珍同意:“可以。”

    杨景行受到鼓励:“我想从学生角度给系里提个建议,每位教授选两个学生出来参与接待,这是个好的学习机会,大家肯定会珍惜……您觉得行吗?”

    路楷平看大家意见,教授们就表示可以考虑……

    钢琴系的会开完,杨景行又去见贺宏垂,不过是师生私下讨论,除了为丁桑鹏出书的事宜,还有田杰智是真的要和马平伟打官司了。

    贺宏垂说谁都看得出来田杰智是想把事情闹大,目的很可能是以收手作为什么交换条件,因为现在风传他的副校长位置保不住了。

    校长和书记现在都是力求把事情压住,别在这关键时刻出乱子,但是据说教委已经下决定了,学校当然再给不了田杰智什么条件。

    马平伟战斗能力强,老头虽不拉帮结派,但是支持者众多,或者说看不惯田杰智的人不少。而且田杰智拿实事告别人诽谤,根本没胜算。

    贺宏垂是想如果官司打起来,钢琴系和杨景行是不是应该为老主任出点力。可是别说还没请示的丁桑鹏和校长,第一关的李迎珍就完全不同意。但是杨景行不出面的话,贺宏垂又觉得对不住自己的老领导。

    贺宏垂有点恼火:“现在你身上牵扯得太多,我说的已经不算,你抽个时间,我们去看看老主任,也算一份心。”

    说走就走,杨景行还去买了些东西,贺宏垂给点建议。

    马平伟和老伴还住在老楼里,他老伴开门就问:“你就是杨景行?”

    杨景行点头:“您好,我是。”

    老婆婆精神很好,估计喜欢看样板戏:“我告诉你,小杨,浦音容不下败类渣滓,你放心吧,姓田的不敢把你怎么样,借他个胆他也不敢……”

    杨景行赔笑脸:“您别生气,犯不着,老主任呢?”

    老婆婆责怪:“还带什么东西啊?太客气了。”

    马平伟从里屋出来,戴着老花镜:“你们来看看,看看,变本加厉!”

    对于网络上对自己的诬蔑诽谤,马平伟现在气也气够了,开始从另一个角度思考:“……这说明什么,说明贼子心虚胆颤了,只敢用这种低级下流的方式来攻击正义,蚍蜉撼树螳臂当车……”

    公安局已经立案了,马平伟还希望那些低级的人更嚣张一些才好。

    杨景行仔细看了马平伟收集的种种证据:“太过分了……幸好您身正不怕影子歪百毒不侵,换成别人恐怕难免受影响。”

    马平伟就有经验了,人一辈子,只要行得正,就啥也不怕。他老伴不但是伴侣,也是战友,在一旁能把田杰智多少年来的种种恶行都梳理一遍。在这老两口面前,贺宏垂都没说话的分。

    马平伟叮嘱杨景行,因为这次的事,他得若干老友或者学生可都是听了他关于杨景行的海口,所以杨景行一定得继续加油给作曲系长脸。

    在留不留贺宏垂和杨景行吃午饭这件事上,马平伟和老伴起了争执,马平伟获胜,让学生们早点会学校忙该忙的。

    就是今天开始,各路豪杰都要来音乐学院集合了。

    今天晚上的民族声乐音乐会开始,二十四号晚上的桃李满天下,二十六号晚上的校友作曲家大型交响诗首演,二十七号的主庆典。每一场听音乐会不但台上表演的是名家,台下的受邀嘉宾也是好多重量级。

    回到学校,杨景行在校外找了点东西吃后就去车里睡觉了,睡到下午一点,就又和贺宏垂一起去见校长。

    杨景行关于丁桑鹏作曲分析中“旋律进行和修饰”这一部分的初稿已经让贺宏垂审核过了,没什么大问题,可是校长是今天才有时间。

    校长当然是最忙的,他为这次“国际音乐学院校长高峰论坛”可是拼搏了大半年了,论坛将有国外音乐院校的校长十几二十个,国内也有十来个,论坛上要商讨的当然是非常高端的命题音乐院校在二十一世纪的战略发展与合作。

    “丁桑鹏作曲技术理论分析”一书的编委会首次会议也将在二十六号举行,校长是编委会主任、贺宏垂是副主任,杨景行名列剩余六位编委之一,其他的都是唐青这样的高端。等日后书印刷出来,杨景行铁定排最后

    杨景行的初稿打印出来有五十多页,校长现在是没时间细看的,只能先问贺宏垂觉得怎么样。

    贺宏垂说:“没什么大问题,他很认真,内容比较全面透彻。”

    校长点头:“我这两天找时间看看,要找人帮忙翻译了……协奏曲排练好了吧?”

    杨景行点头:“很好了……”

    告别校长,杨景行又赶去民族乐团,今天不瞎闹了,听女生们来了一遍后,再絮絮叨叨一阵。

    齐清诺和刘思蔓几人今晚要去学校听民族声乐音乐会,因为民族乐团的一位歌唱家要上台,齐清诺希望杨景行今晚能有好消息。

    杨景行一路被甘凯呈催着赶到公司,进编辑部经理办公室一看,原来是段丽颖来了,这两人正在品酒呢。

    段丽颖笑杨景行:“再不来,我们都喝光了。”

    甘凯呈拿杯子倒酒:“你以为我害你啊。”

    杨景行还是礼貌:“段姐,好久不见。”

    段丽颖点头:“是呀,好久了,我也好久没见你丈母娘了,哈哈哈。”

    杨景行嘿,去接甘凯呈递过来的酒,说:“谢谢段姐。”

    段丽颖奇怪:“你怎么知道是我带来的?”

    杨景行说:“甘经理家里好酒多,就是没这么大方。”

    段丽颖哈哈哈:“你去了肯定能喝到……说起大方,《霞光》我记得给你包了个小红包,一万还是多少?”

    杨景行强调:“两万。”

    段丽颖站起来:“来,我们把这个干了,当姐姐赔礼了,真是不好意思,两万就把我们四零二买了。”

    杨景行惋惜:“可惜段姐急流勇退了,不然我早发财了。”

    段丽颖笑说:“当初真该添个零,我还可以落得个慧眼识珠的美名,这以后说起来,我们四零二当初一首歌卖给段丽颖才两万块,我成资本家了……”

    甘凯呈气愤:“我当时多少?两千吧?”

    杨景行说:“我永远不会忘记入行第一首歌就有段姐给那么大的鼓励,我敬段姐。”

    段丽颖豪爽:“干了!”

    喝了酒,段丽颖说:“坐吧……等会再去听歌,先聊聊。怎么样,跟着老干妈干得开心吗?”

    杨景行说:“还行吧,反正我不会忘记他当初介绍段姐的好。”

    段丽颖哈哈笑,甘凯呈则十分鄙夷:“两万块,卖亏了是吧?”

    杨景行说:“我多喝点……”

    聊了一会,甘凯呈似乎对段丽颖吹了不少杨景行的牛,让段丽颖真的觉得当初的两万块给少了,主要是现在杨景行和她的至交好友又是这么兄弟一般,杨景行也该是她好朋友才对,她不能没义气。

    段丽颖说:“钱我就不补了,请客吃饭吧……”自己去开门,问外面:“静月,那家做炸猪排的店还开着没?”

    兰静月拿了外卖单子进来给音乐人们点,段丽颖好大方,连楼上的都一块请了:“我真的好想吃,上次还是录霞光的时候……”

    甘凯呈说:“你命好,我天天吃。”

    段丽颖说:“你命不好?都要当老丈人了!”

    说起这个甘凯呈就是一肚子憋屈:“我辛辛苦苦半辈子,还是个不平等条约……”

    段丽颖有点同情:“没办法,两个女人你单打独斗都不是对手,还想一对二?”

    杨景行还不懂这些话题,段丽颖就关照一下:“诺诺妈妈很喜欢你……简雨看人眼光没得说。”

    甘凯呈说:“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就他,我还觉得配不上我女儿。”

    段丽颖笑:“我只能教我儿子哄丈母娘了……大卫对你也挺不错啊。”

    杨景行犹豫:“今时不同往日……立场不同了。”

    甘凯呈吹牛:“如果是我,大哥变叔叔,我打断狗腿!”

    段丽颖说:“女生外向,你有什么办法……”

    老一辈的故事很多,虽然甘凯呈和段丽颖都不是用八卦的语气来说,但是杨景行也能听到一点故事。段丽颖因为家庭原因,还能讲出一些和圈内无关的事实故事。

    不知不觉就到了吃饭的点,段丽颖要上楼和常一鸣他们一起吃,才有感觉。常一鸣这些天的日子不比杨景行好过,录音之后就要做后期,好明显的黑眼圈,但是胃口还好。

    段丽颖对庞惜也比较客气,招呼着一起吃,说人越多越有滋味。

    吃完饭六点多,常一鸣问甘凯呈:“老段来了你没给童伊纯说?”

    甘凯呈理直气壮:“没啊……她来看我的。”

    段丽颖说:“哎呀,女孩子多休息一下,我们边聊边等。”

    童伊纯可能还真没得到通知,七点多才到,一进门愣了一下:“颖姐,录音啊?”童真淑也问好,今天都没带大箱子,看来不准备睡觉了。

    段丽颖说:“没,没事来看看大家。嘿,气色不错。”

    童伊纯呵呵:“你也一样……我就差今晚了。”

    段丽颖笑:“我当然知道,不然来干什么,就等你来,我要听歌。”

    童伊纯有些意外地高兴:“谢谢颖姐,你多提点。”

    专辑一共十二首歌,录完的十一首虽然后期还没做好,但是也能听了,听完得四十多分钟,但是大家都陪段丽颖。

    段丽颖听着就是:“哎哟,真好……太好了……这编曲真棒……这几句忒有感觉,成熟了……感动,感动,走心了……”

    大家点头或者称是,童伊纯自己多介绍两句。

    听到《诗心》,段丽颖好像仔细品味了一下:“这就是那个?”

    甘凯呈点头。

    段丽颖笑:“我就说好熟悉,幸好看过两句,不然捅大篓子。”

    段丽颖虽然称赞连连,但是没热泪盈眶,听完十一首歌后警告所有人:“这张专辑不准送我啊,我要自己去买……太好了,绝对精良,好样的!”和童伊纯拥抱。

    童伊纯高兴:“谢谢颖姐。”

    段丽颖又抱一下杨景行:“我要早遇见你,早冲出亚洲了,这才华都喷出来了!”然后还捶了他肩膀两下。

    甘凯呈说:“老段,你的意思,伊纯也该冲出亚洲?”

    段丽颖说:“我们不一样,她图一乐,那花那么大力气,我养家糊口的。”

    童伊纯说:“我小家子气,不比颖姐……”

    段丽颖严肃否定:“一点都不小家子,我告诉你,这张肯定叫好叫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