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六百一十九章 特色

    通过两块对向开起的琴上盖之间的空隙,安馨和杨景行对视一眼,杨景行一点微笑,安馨双臂轻轻一震,杨景行也不落后一丝一秒,四只手各司其职,奏响了b大调双钢琴奏鸣曲的第三乐章。

    对安馨和喻昕婷来说,这本来更像是一首练习曲,只是曲子的艺术性考虑比较多,也得到了老师们的认同。而且杨景行和安馨分别都和陈群冠合作过一次,从当初的反应来看,曲子也算通过了观众的检验。

    曲子第三乐章技巧上的要求要比前两个乐章高,应该能更佳调动听众的积极性。先声夺人后,安馨就开始展示手指速度,杨景行则悠哉乐哉当个第二声部衬托,然后两人的角色迅速互换,杨景行开始密密麻麻,安馨则欢快地重音跳跃着……

    没有前两个乐章的铺垫,台下听众们的反应和以前那些听全曲的状态有点不一样,因为不是渐入佳境,一些人可能会表现出一些好奇或者期待,毕竟这是一首新曲子,又是新演奏者。有人再次看节目单,可能是为了确认一下。

    安馨本就是偏重技巧的选手,面对一首并不是太难而且练习了不知道多少遍的曲子,她有趋于完美的表现。

    曲子也是讨巧的,用陈群冠的话说就是“技巧又能勾起听众兴致,旋律能唤醒听众情感,”所谓双管齐下,第三乐章尤其如此。

    五六分钟的曲子,进行到第二分钟,当两台琴开始一唱一和配合着一起抒情,楼上楼下的听众就都拿出了欣赏大师的态度,一个个全神贯注。可能相比起试图了解新曲新人的背@景资料,还是先关注音乐更划算吧。

    合作抒情后,又有十几个小节的此起彼伏,用旋律进行和节奏变化很坦白地预示着即将到来的重头戏。杨景行没什么变化,但是安馨的动作幅度是越来越大,好像是给打气加油来着。

    终于,曲子进入后半段,杨景行越来越重地按下几个和弦后戛然而止,安馨紧接着开始全曲最累人的两分钟,手指翻飞手臂舞动,脑袋微微倾斜似乎要咬紧牙关应付曲子的难度增加。

    在安馨的钢琴已经充分利用的前提下,杨景行又顺势而上,音符的密集程度和织体的复杂也不落下风。

    如果不考虑协奏曲,杨景行和安馨现在演绎的是今晚最恢宏的篇章了,在两分钟齐头并进的轻炫技时间里,两台琴之间有紧锣密鼓的多声部配合,也有大气磅礴的同声部合奏,时而紧密交融,时而极速分飞。

    要不学校论坛有人说旋律暴发户是流行音乐潜伏在严肃音乐中的卧底呢,看看杨景行,把抓耳煽情这一套用得多么娴熟。

    乐曲越来越激烈,炫技的成分越来越明显,今晚的听众应该都是见惯大场面的,但是在密集的音符轰炸之下,还是有一部分人表现出了新奇甚至惊讶的神色。

    幸好乐曲也不是一味狂飙,两分钟的**段落内有两个十分装艺术的起落转承,不然就真成了流行歌曲的三段式了。

    飙完最后一段慢慢进入尾声后,安馨目空一切的双眼才定焦了,看到对面的杨景行,两个人都笑了一下,一起用逐渐缓和的音符铺垫,让听众的情绪也平稳下来。

    最后十几个小节有点玩,杨景行和安馨一个人一只手,一个人旋律一个人和声地嬉闹,然后互换……还是应该两个女生弹更合适。

    弹完最后一个音符后,安馨胸口微微起伏定坐着,看着琴键,似乎没听见随着杨景行起身而爆发开的掌声。

    杨景行对台下的观众致以笑容,又仰望一下楼上,老师专家同学朋友们都跟给面子,但是其他听众也不落下风。

    可能是今晚的氛围不一样,或者是场地不一样,又或者是听众构成不一样,现在的掌声明显比杨景行和陈群冠合作时还热烈。

    安馨还没起身,杨景行绕着琴走过去,不过他走到一半后安馨又站起来了,面对观众席给出笑容。

    杨景行还是走到安馨身边,笑着提醒:“你看池文荣。”这位还在地下工作的男朋友,在第二排左边和孔晨荷坐在一起,但是鼓掌的的热情比孔晨荷还强烈得多。

    安馨的父母也是激动的,鼓掌之用劲几乎把旁边的喻昕婷父母比了下去。

    可能是到中场休息时间了,二楼有人站了起来,带头的好像是中井美纪师生,一楼也有人站了起来,不过大家还没停止鼓掌。

    杨景行和安馨保持笑容,看着起立的人越来越多。杨景行扶安馨的肩膀,一起鞠躬。

    亲友团都很积极,安馨小小挥了一下手。虽然开了空调,但是以安馨的穿着她应该觉得凉才是,可此时她的额头有汗水的光芒,胸口也还在起伏。

    杨景行和安馨站了差不多一分钟了,台下听众也基本全体起立了,可掌声还在继续,也没人急着去洗手间或者开始社交。

    终于,中场休息的铃声响起,再次鞠躬后,就不耽误大家的休息时间了,杨景行邀请安馨一起走下舞台。

    出现在后@台同学们视野里的时候,前面观众席的掌声还没完全停止,同学们又开始接力了。

    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一起苦苦奋斗的同龄人啊,杨景行和安馨又没那么趾高气扬,所以他们得到了今天目前为止最热烈的后@台掌声,而且看样子同学们都比较认真,不是戏谑。

    安馨点着头表示感谢,坐下后还两边点头致意:“谢谢……”

    喻昕婷也仰慕安馨:“比练习的时候好多了!”

    安馨呵呵:“还行。”

    齐清诺拍拍安馨后背:“好样的!”

    安馨呵呵一笑。

    同学们也走进来祝贺或者夸奖,不过基本都是给安馨,一个中提琴手还说:“比大师班那晚还好,那天我也听了,可惜今天时间太短。”

    另一个乐手恭喜:“也实至名归了,弹那么好……你们跟杨景行学多久了?”

    再一个说:“过了今晚,可比比赛有用得多!”

    安馨继续保持笑容:“还好吧,没那么夸张……你怎么样?”问喻昕婷。

    喻昕婷似乎才意识到下一个就是自己,一下不笑了:“我,还好……”

    同学们鼓励,说喻昕婷更没问题:“你都没信心,唉,那我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正说着,学校老师从贵宾休息室那边快步过来通知:“杨景行,路主任叫你和安馨去一下……”

    杨景行点头,建议喻昕婷:“别光坐着,活动一下。”然后和安馨去拜访前辈。

    今天这个场合,周于哲这几位钢琴家毫不吝啬对学生的欣赏鼓励,杨景行和安馨礼貌应付,并没受宠若惊。倒是路楷平,他明显很喜欢这种脸上有光的感觉,笑得满脸开花,可能这也是他愿意屈居后@台的原因。

    要用一首几分钟的曲子得到钢琴家真正的承认并不容易,不过有听过杨景行cd的人推波助澜就另当别论了。

    路楷平还介绍起钢琴系为了特殊重点培养人才,是如何打破常规勇于尝试并取得显著效果的。

    杨景行还是着重介绍一下安馨,要她多跟大师们请教,自己想逃脱,:“……我去看看昕婷。”

    安馨点点头,又反悔:“……我也去。”

    路楷平理解:“先去吧,记住前辈们的鼓励……”

    出了贵宾休息室,安馨长舒一口气,笑:“现在我轻松了。”

    杨景行说:“就这么点志向?”

    安馨呵呵:“……你看清教授没?”

    杨景行点头:“看见了,笑得很开心,你就等表扬吧。”

    安馨庆幸:“我真的比大师班比比赛都紧张,还好,不然对不起好多人。”

    杨景行点头:“最对不起自己。”

    看见杨景行和安馨回来,正陪喻昕婷罚站的齐清诺吃惊:“这么快?”

    安馨说:“就认识一下,没说什么。”

    乐团同学羡慕:“我就说吧,随便一个。”

    安馨笑,关心喻昕婷:“你冷不冷?”

    喻昕婷不确定,想了一下摇头。

    安馨积极:“我去拿相机。”

    安馨拿回相机后,杨景行她和喻昕婷拍合照,齐清诺又建议:“你们三个拍一张……来个左拥右抱!”

    杨景行笑:“你先示范一下。”

    齐清诺还真站在喻昕婷和安馨中间左拥右抱勾肩搭背,很享受的样子,喻昕婷和安馨也留下笑容。

    等相机到齐清诺手里,杨景行却不敢造词,他规规矩矩站着,真的保持师生礼仪。看看成果,喻昕婷和安馨还笑得没上一张好看。

    一转眼,主持人又来了:“准备了……”

    喻昕婷点头:“哦。”

    齐清诺猴急搂喻昕婷:“走,我也看看。”

    可能是一起练习协奏曲时间长了,喻昕婷收到很多乐团的鼓励,甚至是边鼓掌边喊加油。

    喻昕婷半低着头往前走,都不谢谢一下。

    安馨也陪喻昕婷上战场,杨景行就跟着看热闹,几个人在出口听着下半场开始的铃声,看着主持人大踏步上台。

    齐清诺从后面扶着喻昕婷的双肩,继续开玩笑:“昂首……挺胸!”

    喻昕婷没心思。

    观众席上各就各位了,主持人就开始串联一下上半场的成功,然后引出接下来的节目:“……杨景行作曲《升c小调奏鸣曲》第三乐章,演奏,浦音大二钢琴系喻昕婷同学,喻昕婷和安馨一样,她也是师从李迎珍教授,并接受杨景行的指导……”

    观众席上有明显的一阵议论声。

    主持人似乎早有准备:“是的,接下来请大家继续欣赏师从钢琴家作曲家杨景行本人的喻昕婷同学演奏升c小调奏鸣曲第三乐章,欢迎喻昕婷!”

    喻昕婷抬腿迈步,她没安馨那么意气风发,走上台的样子就像参加考试。舞台的偏暖灯光照射下,喻昕婷身上的米白色连衣裙似乎显得更好看了,而从上身往下逐渐稀释的墨绿色花边点缀还能闪出一丝丝光芒。

    出口处只能看见喻昕婷的背影,她一步一步走过去,马尾辫轻轻摆动着,直到她站到了琴和凳子之间,坐下。可能因为演奏者没有获奖资历,欢迎的掌声本就不热烈,消失则更快。

    安馨放下抓喻昕婷背影的相机,深呼吸一下。齐清诺看看杨景行,杨景行对她笑。

    喻昕婷双臂抬起落下,琴声响起,音乐厅前后立刻安静了。

    和上半场的最后一曲很不一样,喻昕婷这一个乐章,八分钟左右时间里基本没有炫技一说,也没有那么辉煌大气声势夺人,但是旋律精致得多,和声讲究得多,情感丰富得多……用老师的话说,就是艺术价值高得多。

    杨景行这首奏鸣曲,也是被钢琴系和李迎珍仔细剖析了的,但是在喻昕婷的练习中,杨景行却抛弃了那些观点看法,尽量让喻昕婷自己理解尝试,后来也得到了李迎珍的允许甚至一点肯定。

    陈群冠的音乐会上,喻昕婷也靠着这一首奏鸣曲得到了那么多观众甚至钢琴家专家的肯定,甚至惊艳了不少人。

    可是今天的喻昕婷,并没保守在那一晚的成功之上。最熟悉喻昕婷的安馨和杨景行,很快就听出来了,安馨惊讶之余似乎还有点担心的神情,但是杨景行却吊儿郎当搂齐清诺去了,可惜齐清诺现在的心思在音乐上。

    不知道是因为喻昕婷今天有更充足的准备,还是受到了茅天池的鼓励,甚至不知道她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插柳,总之结果就是演绎出来的曲子比上一次灵动得更加细致,更加恰到好处。

    有些地方,喻昕婷收敛了一些,有些地方,她又稍微大胆了一点,但是基本都无刺可挑,而个人特色又更加明显。

    当然,如果是一首传统知名曲目,喻昕婷这么处理的结果肯定是毁誉参半,甚至可能反对者更多,可是今天大部分听众的记忆中,是没有稳重版的杨景行升c小调奏鸣曲拿来和喻昕婷对比的。

    李迎珍愿意看好喻昕婷,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她作为学生听杨景行自己弹了那多么,却依然还保留有自己的一套,个人特点甚至比杨景行的还浓郁,而换成别的学生,几乎都是要作朝杨景行靠拢的努力。

    长时间以来,李迎珍都说喻昕婷不成熟,其实没准她已经成熟了,只是成熟的结果是“不成熟”。

    杨景行几个人都没说话,就那么听着,看着喻昕婷的背影上身手臂的动作。不知不觉,乐曲就进入尾声了,杨景行和齐清诺身后多了王宇晨陆鸿羽等十来个乐团成员。

    最后两个小节,喻昕婷坐在凳子上的背影几乎是纹丝不动的,直到最后一个音符飘飞出去,她的双手垂放下。

    可能是经过上半场的练习,一千多名听众已经有鼓掌的默契了,几乎是在喻昕婷双手垂下的一瞬间,掌声在穹顶的浦海音乐厅里瞬间爆发开来,如深夜的瓢泼大雨打在成片芭蕉林上,密密麻麻已经成了整体。

    王宇晨这些人也无声地拍拍巴掌,一个还说漏嘴了:“天呐,上次他们说我还不信,真练到这样了……”

    杨景行对安馨笑:“我们开的好头。”

    安馨呵呵笑得灿烂,也鼓掌。

    成片的掌声似乎有一浪一浪的感觉,比杨景行和安馨得的还热烈,简直是目前之最,不过偷瞄一下,却没人站起来。

    喻昕婷杨景行站起来,面对观众,从杨景行这边的侧面看上去,这姑娘似乎有点笑容,但是那种“不成熟”则更加明显。

    喻昕婷很不矜持,才享受了不到半分钟掌声她就鞠躬了,然后再留恋几秒钟,像是视线一一经过了听众席上关心自己的人,然后就转过身要下台来。

    齐清诺挥手驱赶,让喻昕婷愣了一下,然后她在半路上停下,又去面对似乎变得更热烈的掌声。

    杨景行从有点发愣的安馨手中拿过相机,偷拍了几张,喻昕婷那副越来越维持不住演奏家应有气质的样子。

    面对着观众和如潮的掌声,喻昕婷的圆眼睛开始眨得有点快,睫毛天然长。她的手抓了一下裙摆后又松开,侧头慌忙看一样躲在幕后的朋友们又赶快把视线回到观众席上,脖子有点小动作,似乎在斟酌酝酿下一次鞠躬的时机。

    齐清诺对杨景行好笑,杨景行也呵呵,齐清诺对外面喊:“鞠躬,回来吧。”要大点声。

    喻昕婷像是接到命令,立刻九十度深鞠躬,直起身后就往这边走,可是边走又似乎又要留念观众席两眼。

    主持人边上台边夸奖了喻昕婷一句,喻昕婷还没站稳,就被齐清诺抱住了,齐清诺还哈哈:“抢个先……给你。”推给杨景行。

    喻昕婷侧身一躲,杨景行也不好意思强求,就搂齐清诺:“我蹭一蹭算了。”

    开始大力鼓掌的同学们哈哈笑,然后开始夸奖喻昕婷:“太棒了,我告诉你,他自己的偶不一定比你的好听多少……”

    杨景行虚伪:“那我就欣慰了。”

    下一个节目准备了,喻昕婷被簇拥着回到休息区,迎接她的还有乐团更热烈的掌声和称赞,而且比较持久,不输给杨景行和安馨合力得到的。

    首席大提琴摆资格:“真心的,特别特别好,关键是我听了他的cd那么多遍,还能有惊喜!”

    喻昕婷就嘻嘻,也不说声谢谢,但是被夸久了,就有点泪光闪闪的,不过维持住了笑容。

    王宇晨也抱一下喻昕婷:“孔晨荷没说错吧,所以说嘛,一定要自信。”

    杨景行说:“让我蹭蹭。”

    齐清诺隔空给杨景行一耳光,王宇晨吓得退避三舍。

    傅舒鹏简直不输杨景行的脸皮,找喻昕婷:“我也要,太激动了……”

    杨景行吓一跳:“你就免了。”

    幸好张家霍不在,不然没准会被学生的歪风邪气气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