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六百三十四章 关注

    活动了一刻钟后,大家再互相请坐,还有几位院校长要作报告。¢£¢£,国内的院格不太一样,学术之外更客气一些,多少会吹捧一下蒲海院的教学成就,当然也借机会宣传一下自己的学校。

    侯城音乐学院的院长站在国情角度,说随着国家的发展壮大,人民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音乐的受众和从业人员必然发生变化。现在那么多家长热衷于让孩子从小就进行艺术培养,所以音乐教育必然面临改革……

    活动超时了,本来计划十一点四十五结束,可十二点时法国人还在啰嗦展望音乐形式的发展,因为音乐形式和音乐教育密切相关。不过幕后的翻译不错,法语译成普通话时,对“杨景行”的发音是字正腔圆。

    法国人之后还有一位国内院长,他并不急,别人也都不急,学术氛围一直保持。

    十二点一刻,话筒回到浦音校长手上,作为主人,杨志信很好地总结发言,几乎听取采纳了每一位客人的想法。

    十二点半,学术会议在全体人员的热烈掌声中圆满结束,大伙热闹寒暄着,转身进和昨晚的布置大变样的小礼堂,吃午饭。

    参加午宴的人除了学术会的,还有各路贵宾,几乎和昨晚酒会的人员一样。形式也西化,四人或者六人一桌,按照名牌入座,杨景行陪李迎珍、唐青和中井美纪。

    唐青和中井美纪似乎已经聊了一段时间,杨景行问候一声再去洗手。洗手间也人满为患地喜庆,不过杨景行在打电话,就没人搭理他。

    三零六已经准备就绪,计划下午四点由乐团的车送去浦海大剧院,现在是午饭后自由活动放松时间,女生们放松的方式是抢齐清诺的电话。

    齐清诺还好意思说她不好意思宣传,王蕊她们已经都知道了昨晚的事情,但又了解得不具体,然后女生的想象力发生了比较严重的偏离。杨景行得好好解释一下,仅仅是和秦蒙礼合作而已,应该没有丢人,没有炫技,除了齐清诺没有美女,没有帅哥,包括自己……

    好奇心是个无底洞,杨景行得去吃午饭了,不过答应等会就去民族乐团。

    回到厅里,杨景行又去跟连立新和秦蒙礼这桌打下招呼,还有路楷平和胡教授。秦蒙礼说自己上午排练的时候跟乐团提起了杨景行:“……看得出,同学关系很不错。”

    杨景行笑得没底气:“他们都早盼着跟您合作,没想到被我抢先了。”

    秦蒙礼呵呵微笑。

    路楷平说:“不管你还是乐团,秦先生都一样指导,没什么先后。”

    连立新证实,秦蒙礼上午确实对乐团进行了严格要求并卓效显著,秦蒙礼谦虚这都是指挥的功劳……

    大部分人都已经就坐,杨景行也回自己位置。菜单是为浦音校庆准备的,人人一样没得选择,虽然有中式菜肴,但没有猪肉,酒也只有三种。

    杨景行还是问问服务员:“有米饭吗?”

    除了李迎珍,中井美纪也更习惯米饭,所以干脆来一桶算了。然后等饭菜上桌,互相请,中井美纪也没入乡随俗,动筷之前还是要感谢食物。

    中井美纪吃起饭很优雅,小牛排切片后摆放整齐,然后手捧饭碗吃完一片再夹一片,温柔感叹食物美味,弄得杨景行都不好意思胡吃海塞了。

    不过杨景行还是最先吃完,然后就要提前告辞,而且急匆匆地,除了自己这桌,都没跟别人打个招呼。

    两点过,杨景行赶到民族乐团,三零六的小楼里挺安静,办公室里年晴、蔡菲旋和郭菱坐在电脑前上网。休息室的门半开着,何沛媛几人在沙发上东倒西歪睡觉,空调很暖和。

    蔡菲旋起身过来轻声:“老大和刘思蔓去那边了,正副一起出动,估计要一会,嘻……”

    杨景行点头:“今天就穿这套?”

    蔡菲旋无奈:“是不是一点不青春靓丽?”这套乐团的演出服是比较端庄,可能是场合考虑。

    杨景行说:“也好看。”

    郭菱也过来,敲休息室的门,尖声:“接客了,楼上楼下的姑娘们!”

    几个女生被吓得一蹦跶,何沛媛看清楚后就抱怨:“鬼叫吓死人啊!”闭眼继续。

    邵芳洁睡眼惺忪地过来:“好早呀……”

    王蕊紧随其后:“讨厌,偷看人家睡觉。”

    杨景行体贴:“小声点,别打扰她们。”

    迟了,都醒了,于菲菲还蹦蹦跳跳的:“怪叔……欢迎。”

    杨景行有点同情:“都这么累呀,过今天好好休息。”

    王蕊怨气:“这么累怪谁,还不是你那口子……唉,双八度呢?”

    蔡菲旋嘿:“你真不怕啊?”

    于菲菲回归音乐话题:“我都没听你弹过斯卡拉蒂,好可惜。”

    杨景行大方:“随时有机会,只要你们赏脸。”

    还在电脑前的年晴不耐烦了:“拜托你们换个地方肉麻好不好?”

    蔡菲旋笑:“就是嘛,快请怪叔屋里坐。”

    于菲菲急:“快说嘛,和老大讲的是不是一样!”

    柴丽甜嘻嘻笑:“对口供。”

    蔡菲旋也胆大:“老大还藏着掖着的,又没人抢她的。”自己哈哈笑。

    杨景行再次解释一下就那么回事,可能会点比较性质,但远没电影里那么戏剧性,交流娱乐是主要目的。

    于菲菲很不甘心:“肯定震惊全场!?”

    杨景行说:“我连你们这群小姑娘都没震惊过,昨天全是老油条。”

    高翩翩解释:“我们是慢慢熟悉的,有适应过程,而且有时候也会觉得很厉害。”

    王蕊着急表达不同看法:“不是!我们这种小姑娘都矜持,会害羞,不好意思搞个人崇拜。”

    郭菱摇头:“小姑娘,我还真没看出你的矜持。”

    王蕊跳到屋中央:“我要不矜持,就是这样的……啊,啊,啊!阿怪,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大家嘲笑王蕊的夸张表演,睡不成了的何沛媛也无奈乐一下,怂恿:“继续继续,唱完!”

    杨景行转移话题:“没看见你的车。”

    王蕊说:“今天没开,我妈他们晚上去剧院。”

    蔡菲旋嘿:“哎哟,好关注哟。”

    王蕊极力否认:“狗屁,我没开车,他就能送标杆回家了!”

    何沛媛瞪眼:“放屁……以后你们的车都不坐,行了吧?”

    王蕊立刻黏上何沛媛献殷勤:“好媛媛,我们是一条战线的。”

    柴丽甜立刻问:“敌人是谁?”然后掩嘴嘻嘻。

    王蕊搜寻一下,怒指杨景行,说:“就是这个,重色轻友的人!”

    杨景行点头支持:“对,女生要保护好自己。”

    柴丽甜差点嘻嘻成哈哈,王蕊也很快反应过来,连忙申明:“我是友,不是色。”

    蔡菲旋哈哈:“你明显是色,你们都是!”

    何沛媛淡然:“我什么都不是。”

    杨景行尴尬地笑:“这个,我们换个不伤自尊的话题。”

    女生们呵呵,蔡菲旋又高兴:“伤怪叔自尊了!”

    何沛媛不屑一笑:“才怪。”

    杨景行真换话题:“菲菲,后几天有时间没?”

    于菲菲立刻变谨慎:“怎么了?”

    杨景行又想拜师了,虽然“乐器法”已经学了不少的,但是要更多地理解一件乐器,光靠纸上谈兵还是远不够。

    半个多小时后,齐清诺和刘思蔓回来发现,杨景行居然在和女生们进行学术探讨,不过情况是女生们当老师,杨景行是学生。

    郭菱停下了对胡琴演奏技巧的说明,翻脸告状:“刚刚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都调戏大嫂。”

    齐清诺不屑:“被调戏吧……我就说不正常。”

    大家笑,纷纷表明自己还是清白身,年晴这时候才过来,问:“什么指示?”

    除了一些琐事,再就是新年音乐会和新春音乐会,按照事先大家商量的,三零六参加元旦的新年音乐会,春节后的新春音乐会就算了,毕竟柴丽甜她们要回家过年。

    新年音乐会,三零六也只有一个节目,还是当主团配角。齐清诺和杨景行的共识是三零六以后还是要单独表演,不能跟着主团混,风格不搭,不过这个想法得慢慢来,也不先给女生们画饼。

    送三零六去浦海大剧院的车已经准备好,杨景行帮忙搬东西后就告辞,再肉麻一下:“加油,演出成功。”

    刘思蔓开玩笑:“福利都没了,这种空话就算了。”

    岂止没福利,杨景行今晚都不能在后台作陪了,蔡菲旋提醒:“老大新作首演,上场前你不加油?”

    杨景行点头:“肯定去。”

    齐清诺没啥兴趣,女生们就替她高兴一下。

    杨景行先回学校,北楼二零四大门紧锁,不过楼上有鼓声,那收收藏藏的破技术……原来是孔晨荷在四零二玩,喻昕婷还当起老师了。

    被突然袭击的两个女生目目相觑,孔晨荷解释:“我们刚上来一会。”

    杨景行乐:“正好,我也来……玩会了去休息。”

    孔晨荷立刻让位:“你来。”

    喻昕婷提醒杨景行:“你去办公室没?安馨说有好多人。”

    杨景行说:“我讨厌人多……来段什么?”

    孔晨荷出主意:“即兴,你即兴……”

    既然要玩,就玩点激情的,又要让喻昕婷能跟得上,于是杨景行就订了几个稍简单的节奏型让鼓手有参与感,其余的就靠自己了。在喻昕婷的鼓技面前,杨景行对电吉他也算精通了。

    可就算是重复一种节奏,喻昕婷也是手忙脚乱打不到点上,还得杨景行这个吉他去配合她。

    孔晨荷倒是愿意欣赏:“这个好听,有点熟悉……”

    杨景行使坏,加快节奏,喻昕婷有节奏感,但是心到手难到,让这个姑娘咬紧牙关地奋斗起来,脸蛋都拼得发红了。

    杨景行点到即止,可别把今晚要上台的人给累着了。

    喻昕婷似乎还挺满意自己表现的,敲敲鼓槌,要孔晨荷:“你试试,很简单。”

    孔晨荷稍一犹豫,还是没客气,嘿:“慢点,我还不会踩。”

    杨景行说:“我更不会。”

    孔晨荷鼓励:“你一学就会了……”

    带孔晨荷更辛苦,喻昕婷可能是找到了自信,嘻嘻哈哈直乐。

    杨景行勉强结束:“不玩了,走。”

    孔晨荷说:“昕婷要去酒店洗澡换衣服,衣服在那边。”

    杨景行埋怨:“早不说,我送。”

    喻昕婷客气了:“不用……”

    杨景行说:“我要去接丁老,顺路。”

    然后孔晨荷还是想问问当事人,昨天晚上到底是什么现场状况,安馨的描述是不是准确。杨景行认为安馨实在是太夸张了。

    孔晨荷真是义气,还要陪着喻昕婷去酒店。杨景行从停车场出来,很快地开到两个女生身边,焦急:“快上来。”

    两个女生钻进后座,杨景行立刻起步,孔晨荷兴奋:“怎么了?”

    喻昕婷已经观察到了,后面五十米开外,李迎珍和路楷平正领着一群人刚出办公楼,果然是大队伍,十几二十个人,院校长编委,歌唱家和夫人什么的,一个个神采飞扬。

    孔晨荷想多仔细观察一下,可杨景行已经开出大门拐弯,孔晨荷就奇怪了:“两个小孩子有什么资格参加?懂吗?”中井美纪真是爱学生,试听会还带着。

    喻昕婷兴奋地担心:“没看到吧?”

    杨景行笑:“但愿没有。”

    孔晨荷又问:“他们听昕婷的录音没?”

    杨景行说:“肯定会听……不然作曲系不答应。”

    喻昕婷嘿嘿,孔晨荷则欣慰:“那就好……不过和你的一起听……不过是新曲子……不管怎么样肯定会有好印象。”

    车子开到半路,喻昕婷突然低呼:“惨了……”

    孔晨荷得一紧张:“怎么了?”

    喻昕婷摇头:“没什么,没事。”

    杨景行威胁:“学会撒谎了。”

    喻昕婷招了:“我演员牌忘记在寝室了。”

    孔晨荷当机立断:“我回去拿!”

    杨景行说:“算了,我打个电话……”

    孔晨荷坚持:“我去拿,不然不好,你们先去,我快,放心。”

    让孔晨荷在路边下车后,杨景行羡慕喻昕婷:“孔晨荷真是好朋友。”

    喻昕婷点头:“嗯……她说我们的性格有点像。”

    杨景行说:“朋友有很多种……”他这老师当上瘾了。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