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六百四十一章 不丑

    十一月二十八日,星期三,浦音建校八十周年庆典算是结束了,虽然之后还有一些活动,但是对浦音人来说,已经可以收拾心情放下歌舞升平普天同庆,努力在追求梦想的艰辛道路上继续前行了。或许百年校庆的时候,自己也是台上享受掌声的人呢。

    杨景行八点多到校,校园里的庆典装饰还没撤下,阴冷的天气或者昨夜的晚睡也没影响同学们的精神面貌,食堂里,大家热情地互相招呼。

    齐清诺的同班同学恭喜杨景行,说昨晚的演出很成功,挺期待接下来的进一步发展。可杨景行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发展,走一步算一步吧。

    跟还在睡懒觉的齐清诺问安后,杨景行再先用鲁林给的联∫∫∫吧,≦.≈○.←系方式打电话:“你好,你是小小吧?”

    一个类似小女孩的声音:“我是,你是四大师吧。”

    杨景行也不反抗:“对。是这样,我今天下午五点以后有时间,你方便吗?”

    两人商量了一阵,约定好。

    九点,有个小小的欢送仪式,欢送院校长们,但是人并不齐,都是大忙人,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浦音过节。

    参加了欢送仪式的原校长们还是挺客气的,纷纷肯定浦音的教学成绩,感谢浦音的热情,期待浦音的发展并彼此合作,比如邀请杨景行去交流什么……

    欢送之后就是编委会开会,前一次是大家互相认识,校长和贺宏垂用杨景行的初稿为例总体规划一下,让编委们心中有个大概蓝图。今天就是要详细讨论各抒己见了,目的是要激荡灵感,正副主编的意思是杨景行要发挥一下了,现在不是谦虚的时候。

    不光杨景行发挥,大家都发挥,都是肚子里有货的人。上午的两个小时结束后,学校请客一起去吃饭,饭桌上都要碰撞火花。

    午休是没有的,校长关心杨景行要不要参加下午日本人和民乐专业的研讨会,三零六会去而起有表演,作曲系也受邀参加了。杨景行还是以这边为重,就给齐清诺打了个电话而已。

    几乎一阵天的会开下来,成果收获是很多的,编委们的艺术心情也是愉悦的。而今天之后各位就要遍布全球各自开始努力工作了,以后都不一定还能这么围坐一桌激荡思想了,所以散会的时候还都依依不舍的,各种联系方式都互相留下。

    原本没计划一起吃晚饭的,可是校长好像来了热情,要自己做东,可杨景行居然不给面子,还好得到宽容。

    五点过了,齐清诺她们也刚刚结束送走了客人,可齐清诺不肯跟杨景行一起去接头了,说要陪年晴:“晚上给你打电话。”

    听语气,杨景行瞎猜:“怎么,和康有成有转机了?”

    齐清诺有点恼火:“不是,晚上再说。”

    杨景行也不敢提接头之后更重要的二人世界计划,只能表达随时恭候的态度。

    去接头的路上,杨景行又给喻昕婷打电话,知道这姑娘已经送走父母并且回校了,他笑问:“哭没?”

    喻昕婷说:“本来没有……我妈哭了……”好像有点后悔。

    杨景行安慰:“这种哭是幸福,不丑。”

    接头地点在公园大门,杨景行到之前再打电话:“……我快到了……我开的银白色奥迪,车牌……好的……”

    车子在路边缓缓前行,停下,杨景行探头问:“你好,你们是……”路肩广告牌下两个女孩子,都二十岁左右,已经审视车子和车内的人有一会了。两个女孩的长相都比较好看,但是打扮风格有差异,一个少女系一个运动系。少女系的真是娇小玲珑,估计一米五出头,运动系也没高出多少。

    再观察了一下,少女系的女孩点头:“对,是我……”语气表情感觉有点警惕,她旁边的运动系看上去客气一些。

    杨景行问:“咖啡厅在哪?你们要不要上车?”

    两个女孩互相看一眼,运动系的点点头:“上吧。”然后拉车门,进后座,说:“不远了,两三百米,前面。”

    杨景行起步,歉意:“不好意思,久等了吧?”

    两个女孩对陌生人都不算热情,运动系的说了一个字:“没。”

    杨景行又问:“你们俩都在玩?”

    运动系说:“她玩,我没玩。”

    杨景行又问:“你们吃饭没?风哥安排我请你们。”

    少女系的摇头:“不用。”

    顿了一下,运动系的问:“你女朋友没来?”

    杨景行说:“她临时有事。”

    挺不容易找地方停车后,两个女孩间隔杨景行一两米,默默走路一百米来到所谓的咖啡厅,应该是针对学生群体的,门口广告今日牛肉意面特价,只要十八。

    进店坐下后,少女系就从自己好看的名牌大背包里取出笔记本电脑:“你先看一下。”

    杨景行点头:“你们喝点东西吧。”

    两个女孩摇头。

    杨景行拿出电话,再打给鲁林:“风哥……”

    鲁林压低声音激动:“好不好看!?”

    杨景行说:“见面了,不过你安排的任务我完不成了,她们吃过饭了。”

    娇小少女系把视线从电脑屏幕移到杨景行这边一下,说明:“不是吃了,没饿……”

    电话里鲁林立刻确认:“是她!”声音确实很有辨识度。

    杨景行问:“要不你跟她说?”

    电话递给少女系,少女系接过,挺严肃的:“奔跑……嗯……知道……好的……没有……四大师说临时有事……”电话递回给杨景行。

    鲁林又质问杨景行:“你鸡毛没带诺言去?”他之前就交待过,说这个“小小”在游戏里虽然挺厉害,有诸多优点,比如活动积极,爱帮助人,但是沉默寡言又毫无血性。鲁林身为帮会老大,出于对优秀帮众的关心,就感觉猜测出这女孩多半胆小害羞。

    杨景行表现得也挺正经:“她有事就没来。我先看看视频,细节问小小就行了吧?”

    电脑开机了,摆在桌子中间,屏幕面向过道,杨景行和两个女孩都侧头看。视频开始,还有片头字幕呢,介绍是鲁林帮会的游戏信息和BOSS全服首杀的荣耀。

    杨景行问:“是你做的?”做得挺不错,比杨景行给三零六做视频的时候用心得多,或者是专业一些。

    小小点头:“嗯……大家商量的……好多建议是他们的。”

    游戏画面开始,游戏中,许多玩家聚集在副本门前,配合字幕,二零零七年七是月多少日,什么副本开放,无数人的热血征程开始什么的……

    杨景行认真看,小小玩家则边看边简要解释一下:“一共有六个BOSS,前面的,我们只拿到第四的首杀……”

    视频画面传递的意思,大概就是大家齐心协力,有过成功有过失败,但是不言放弃,敢打敢拼。

    然后,帮会在九月份屈居全服第三杀掉倒数第二个BOSS后,大家开始众志成城争夺最后也是最大的荣耀,然而,困难是超乎想象的。

    画面里,团队一次又一次的全部倒在BOSS脚下,从一开始的上场就整体死翘翘,到慢慢地一个一个阶段的进展,还有鲁林的大喊激励:我相信我们能做到,别人做得到的,我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我们也能做到!

    杨景行没笑,显得很严肃。

    运动系女生说:“我有时候看她玩,都有点小激动。”

    杨景行笑:“……视频剪得很好。”

    运动系说:“学这个的嘛,当练手。”

    小小不在意表扬,很专注:“片头是不是有点长?”

    杨景行摇头:“不,很好,需要烘托。”

    小小笑了一下:“那你觉得用什么音乐好?”

    杨景行说:“略带悲壮色彩的吧。”

    两个女孩都点头。

    视频中,一次又一次的倒下并没有打击团队的斗志,最后一次,好像是在BOSS还剩余百分之几的血量时,画面变成黑白,在玩家们一片的语音哀嚎或叹息中,风中奔跑大哥又慷慨激昂为大家打鸡血……

    画面变回彩色,又一次的战斗要开始了,风中奔跑大哥一声令下:“上了!”二三十号玩家冲上去……

    杨景行挺新奇:“怎么,那些图标没有了?”

    小小认真解释:“可以隐藏的,不影响操作,你不知道……我好有信心这一把要过,想录得漂亮点。”

    杨景行点头:“你这个角色很漂亮……是输出?”

    小小点头,有点状态了:“嗯,本来我是治疗,输出不够,我用一个月的时间转的……团队第三。”

    杨景行惊讶点头:“厉害厉害!”

    小小严肃谦虚:“他们说你原来玩的时候最厉害,不过我不喜欢打架……你要不要知道这个BOSS是怎么打的?”

    杨景行点头:“要,你解释一下……”

    解释起游戏来,小小挺专业,对BOSS的每一个阶段中,每一个职业要怎么应付,都知道得清清楚楚,感觉比在语音中大呼小叫的鲁林还头脑清晰。

    杨景行听得认真:“所以每一个人都要第一时间到位置?”

    小小点头:“嗯!只有两秒钟时间,而且跑位中还要输出治疗最大化,而且对坦克的要求特别高……你们都是朋友。”

    整个战斗视频有十五分钟左右,但是小小怕杨景行听不懂,就边暂停边说,然后就解释了半个钟头有余,不过杨景行始终很耐心。

    讲解回顾的过程中,小小自己也慢慢激动兴奋了起来:“第四阶段了,最后,也是最难的,我们在这里卡了一个月……”

    杨景行听得也兴致盎然:“怎么压榨?”

    小小那小小的五官齐动:“想尽一切办法,一切可能……我后面字幕说了,特别感谢后勤团队,他们也做了好多贡献……”

    视频里,鲁林都开始怒吼咆哮了,杨景行问:“你们的对话要保留吗?”

    小小犹豫:“你问他们吧……我建议把奔跑的有些话留着。”

    终于,视频中全体游戏玩角色身上金光亮起,语音中一片狂欢,各种叫喊,有点像摇滚演唱会的高潮,甚至超过。

    小小脸闪激动,看着杨景行的眼睛:“……是不是好难!?”

    杨景行很有感触地点头:“嗯……说累了吧,吃点东西。”

    然后还有片尾,大家在游戏中的庆祝、合影、活动什么的,字幕挺煽情的。

    小小说:“还要加上你的,就写音乐,四大师,可以吧?”

    杨景行现在能问了:“四大师这名字,谁告诉你的?”

    小小说:“奔跑啊……他们说不叫你四大师,你要生气。”

    杨景行无奈:“那是他们讽刺我的。”

    小小震惊了:“……真的?”

    运动系女孩笑:“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游戏名字呢。”

    小小问:“那我,怎么称呼你?”

    杨景行说:“我叫杨景行。”

    小小点头:“哦……我真名是李玥。”

    运动系也自我介绍……

    开吃东西之前,李玥先把视频拷贝给杨景行,并一再检查。而边聊边吃,李玥慢慢地表现出对风中奔跑大哥的兴趣。

    运动系女孩都敢开玩笑了,李玥就极其严肃地说对帮会领导人只是崇拜,而且也很喜欢他的女朋友。

    吃完东西,李玥坚持AA制,杨景行也没强求,但是被接受送两个女孩回学校。学校也不太远,下车前,李玥对杨景行表示了感谢,感谢他愿意配乐。

    杨景行直接回住处,路上和鲁林打电话,虽然鲁林不像李玥一样对配乐充满期待和要求,但是他对帮众想多一些了解。

    听了杨景行的描述,鲁林简直悔过,当初他们在游戏中要求别人发照片唱歌什么的要求,多过分啊。

    九点多,齐清诺才给杨景行打来电话:“……是美女不?”

    杨景行说:“一般……看来你那边没什么大事。”

    齐清诺长长叹气,类似无奈也像伤感:“就说人复杂吧……”

    年晴的父母瞒着她,早在两年前就购置了两套房产,一套全款两百多万的,一套首付两百万还要还贷两百多万的。年晴爸妈的意思,女儿现在工作了,成人了,也该学着操心家事了并参与决策了,是不是装修了迁新居,或者继续出租……

    年晴自己并没言明,但是齐清诺分析觉得,年晴气愤伤心的原因是她认为父母的做法欺骗了她的爱情吧。当然也可以认为,年晴对康有成是放不下的。

    齐清诺觉得年晴甚至在自责,她们一家人的行为是不是戏弄侮辱了康有成一家,为什么要拿一个不存在的房子问题去刁难根本没有买房能力的人呢?年晴可能在想或者担忧,如果康有成知道了年晴本来还有两套房子,他会怎么样?

    齐清诺问杨景行:“如果是你?”

    杨景行说:“他们本来都知道晴儿父母有这个能力。”

    齐清诺说:“有能力和已经买了是两码事,而且是两套,分开住都够了。”

    杨景行说:“对她爸妈来说不是房子和钱的问题……”

    齐清诺说:“我知道,他爸妈不是明显嫌贫爱富的人……但是,如果一开始就大大方方拿出来,事情就不一样,康有成父母的态度也不会那样。”

    杨景行觉得:“这个考验其实不算很苛刻。”

    齐清诺沉默了一下,声音变得很柔软:“我想帮帮晴儿,她好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