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全音阶狂潮) 灵宇

第六百四十五章 游戏

    歌来了,女生们似乎已经熟悉职场规则,纷纷请齐清诺先来,唱这一首“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看样子,应该是柴丽甜出的主意。

    齐清诺当仁不让上场,还很投入:“来个小妹抱啊,有感觉……”

    这个任务非杨景行莫属了,于是就看见齐清诺很大哥地搂着杨景行酝酿情绪,做足了势头。可惜齐清诺并不熟悉这首歌,得把注意力放在歌词上,还好杨景行挺入戏,都让高翩翩惊叹地看出了哀怨的滋味……

    等齐清诺唱完,杨小妹还仰慕地喝彩,不过他内心估计是不甘的,所以制造完笑料后就来掌控局势:“我有个提议,我们定一个主题,每个人都要唱一首贴近主题的,不能重复……”

    新玩法呀,女生们一时间不好判断,于菲菲问:“什么主题?”

    杨景行说:“诺诺带头了,第一个主题就长江湖吧。”

    女生和男人不一样:“江湖?什么歌?”

    喻昕婷聪明:“先唱的唱完了……”

    有骰子啊,摇。看来这个玩法应该还比较有意思,摇骰子决定唱歌顺序的时候气氛就上来了,三颗骰子,郭菱摇出来一个十七点,哈哈得意:“肯定我最先……江湖!”

    喻昕婷只摇出来八点,不过总比安馨的五点好,目前最低。

    杨景行让女生们放心,他记得很清楚,不会弄错顺序。柴丽甜和蔡菲旋第一次摇的点数一样,齐清诺说这是缘分,就合唱吧,三个人合唱也行。

    杨景行想作为组织者躲过,真是太天真了,而且他不用摇,就最后一个,让你压轴你还有意见?

    郭菱还真是最大的,可是第一个上去就为难了好一会,大家能想起来似乎就只有《沧海一声笑》了,不过郭菱最终靠自己的智慧选择了《铁血丹心》,大家热烈喝彩。既然江湖和武侠差不多,那就都简单了。

    杨景行的提议也不太好,女生们平时是不会点《刀剑如梦》、《雪情》这类古董歌来唱的,太不附和青春美少女的气质了,而且这些歌唱得也不熟练。

    不过看上去大家是开心的,还能或多或少回忆幼时童年时光,得到共同语言。邵芳洁唱《小李飞刀》,还真诚地向演员致敬,说当初自己好喜欢好喜欢。蔡菲旋也觉得女主演好漂亮,好有气质……

    刘思蔓的《男儿当自强》,还真是很有气势,唱完又责怪这里有个制作人,让她难免紧张了。

    孔晨荷耽误了点时间,艰难地选择了《笑红尘》,大家纷纷鼓励。等孔晨荷一开口,就多了好些惊喜意外。孔晨荷毕竟接受过专业训练,在唱歌方面,和其他女生比起来就是钢琴六级和自学几个月电子琴的区别,多少有点震慑力,能得到热烈喝彩。

    那怕有两对是一起唱的,这一轮下来也要个把小时。就剩下最后几位了,高翩翩还没敲定,排在她后面的喻昕婷还更着急,俩人都不听何沛媛深情款款的上海滩,只顾大海捞针找歌。安馨倒是有点不怕开水烫的意思,淡然听歌。

    给何沛媛鼓掌之后,高翩翩《爱江山更爱美人》登场,也丑话说前头,多半唱不完整,大家高抬贵手,只罚酒一口吧。

    就杨景行又意见:“把我想唱的抢了。”

    高翩翩好骗:“啊,那我……”

    都叫高翩翩快唱,还嫌这十几个人少了呢,人家可是制作人。而在孔晨荷和柴丽甜的帮助下,喻昕婷也搞定了,开始听歌了。

    高翩翩唱得也艰难,但是大家同样喜欢,也好看嘛。然后是喻昕婷来《追梦人》,还要说明这也是电视剧的主题曲呢。

    喻昕婷的表现比高翩翩稍微好点,但也是磕磕绊绊,导致这姑娘精神紧张,全神贯注浑身紧绷的状态努力跟上节奏对准旋律。

    杨景行问齐清诺:“下个什么主题?”

    齐清诺不在意:“随便。”

    大家纷纷为喻昕婷叫好,让这姑娘嘿嘿连忙回位。安馨已经选好歌了,而且没怎么纠结,一首勉强和主题搭得上的《虫儿飞》,真是狡猾狡猾地。

    轮到杨景行了,他还摆谱,不紧不慢地边给安馨鼓掌边去点歌:“最江湖最纯正的一首你们都没唱……”

    他来《好汉歌》,女生们先笑够几分钟,然后用几秒钟时间尽量真诚地表扬唱得好。

    “再来!换主题了,什么?”于菲菲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杨景行说:“既然效果这么好,我就继续怀旧,但是不准武侠了,唱老歌,《让我们荡起双桨》这种永不过时的不算。”

    柴丽甜笑:“四季歌,天涯歌女啊?”

    怀旧好啊,刚刚还没怀够呢,王蕊同意又提议:“阿怪你也摇……”

    刘思蔓哟:“还心疼啊?他就要最后一个!”

    王蕊没气愤,讪笑着提醒:“怪叔不摇,你们哪有机会和他合唱,是吧?”

    蔡菲旋不客气:“你自己想吧……”

    齐清诺哈哈:“来来来,拼手气……你先来!”

    杨景行握着骰盅一整猛摇,被十几双眼睛监督着揭开,五五四。

    于菲菲数学好:“十四点……六六二也算,只要点数一样就行!”

    柴丽甜补充:“四四六、五六三……”

    郭菱视死如归:“我来……”摇出来个七点,叹气好运不再。

    女生们一个一个来,只希望自己能大点,至于有没出现十四点,也没人期盼在意关心。王蕊得个四点,气得砸碗。

    轮到齐清诺摇了,杨景行就祈祷:“十四,十四……”

    齐清诺却想和喻昕婷合作:“我摇个十二。”

    喻昕婷嘻:“十四。”

    齐清诺装样子:“哟,你谁哪边的?”

    结果齐清诺也摇出来个四点,大家一片幸灾乐祸,王蕊倒是感动涕零。

    喻昕婷还蛮受欢迎的,何沛媛也想要个十二点:“……我给你当合音。”

    杨景行还没放弃:“十四,十四……”

    何沛媛不高兴:“别乌鸦嘴!开!”唉,十点,都落空了。

    就剩下对这个游戏不是很有热情的年晴了,杨景行简直乞求:“十四吧,十四……”

    年晴随便摇了一下揭开,都懒得自己看:“几?”

    齐清诺哈哈:“真是造化弄人,你要不喜欢我俩换。”

    愿意为年晴承担的人还有几个,可是年晴是讲义气的人,自己承受,问杨景行:“你点还是我点?”

    杨景行依然受宠若惊:“你点……”

    年晴点了一首《我听过你的歌》,这男女对唱怀旧得好几个姑娘都想不起来。杨景行很配合,让喜剧效果杰出,安馨都跟着大家嘿嘿笑。然后大家纷纷献艺,也出了几个精彩节目,比如喻昕婷的《我只在乎你》。

    明言作为报复,齐清诺压轴和王蕊合作了《知心爱人》,俩人手牵手好像都要亲上去了,杨景行十分气愤。

    王蕊还意犹未尽呢,想接着来个肉麻主题,年晴十分不屑,问什么时候结束这种小孩子游戏,开始真正的活动。

    柴丽甜提议来个友谊主题,年晴却说更肉麻,不过大家觉得肉麻一下之后再玩游戏也好。还是先摇顺序,杨景行这次的祈祷没起作用,单唱。

    因为一首歌是不是关于友谊的,刘思蔓和王蕊发生激烈争论,王蕊请流行音乐制作人作判决,杨景行说带着友谊的心情唱那就是友谊了,刘思蔓保证自己的友谊很纯洁……

    唱了这么久听了更久,终于可以玩游戏了,年晴一下来了精神头:“先热热身,好戏在后头……”

    真心话那种游戏已经过时了,年晴有新玩意,不过要先给大家讲解规则,齐清诺当助教,柴丽甜领会得快:“有扑克更方便。”

    蔡菲旋积极:“我去找他们要。”说着就跳去门边,开了门往外一探头,陡然啊一声尖叫,瞬间回身,把门紧闭。

    大家警觉:“干什么?”

    蔡菲旋震惊的表情好一会不说话,然后就开始嘿嘿平复:“……吓死我了!”

    杨景行起身开门看,没什么吓人的,就是两位保安和两个服务员分别站两边,也不知道站多久了。

    杨景行装熟悉和保安说话:“你们在这干什么?”

    见证过杨景行和老外过招的保安解释:“没什么,看着,良哥安排的……”

    杨景行不信:“借口,想和美女聊天吧?”

    一个服务员连忙辩解:“没聊天!”

    杨景行笑:“你们太不给面子了……麻烦拿一副扑克,还有其他什么玩具没?”

    服务员好像不明白:“……什么样的玩具?”

    杨景行说:“小孩子玩的……”

    已经过来围观的刘思蔓很气愤:“谁小孩子!?”

    可服务员已经点头答应着,去了。

    杨景行又劝两位保安离开:“……你们在这更引人注意。”

    两位保安对讲机跟秦良汇报后就离开了,郭菱后悔:“要什么豪包?小包多好,我去外面上卫生间,他们肯定跟着,太有面了……”

    王蕊点头:“帮你脱裤子呢……”

    没等多久,又是五个服务员被领班带进门,年晴顿时两眼发亮兴奋得客气了:“谢谢,谢谢!”

    郭菱也兴奋:“这么大……”

    喻昕婷也新奇:“上面没有。”

    转盘类玩具就两个,一个立式的差不多一人高,还有桌面的也很大。

    蔡菲旋拿起游戏扑克研究:“这个前面好像有卖的。”

    领班解释这也是送的,转盘这东西,也就是有什么公司聚会的时候用用,一般人不玩,不知道大家还喜欢不。

    年晴仔细看了看又不是很满意,就喝啊喝,全体男士喝一杯算什么?这哪有男士?

    于菲菲突然娇羞地咯咯咯:“……你们看这个,老大!”

    齐清诺惊喜:“这个好!”

    这哪是小孩子玩具,一个骰子摇动作,摸啊咬什么的,另一个骰子是身体部位,屁股咪咪等等。

    杨景行正气凛然:“这个拿走。”

    领班显得有点尴尬:“对不起……”

    年晴十分轻蔑的眼神:“谁说拿走?我要玩。”

    杨景行威胁:“先说好,要玩我也要参加。”

    齐清诺就怀疑年晴了:“你双面间谍吧?”

    ……

    年晴都放弃自己的热身游戏了,可现在东西一多,好像有点难以选择了,带先玩玩转盘吧,喝点酒了有氛围有感觉,虽然蔡菲旋读了游戏扑克的说明后说觉得挺有意思的。

    杨景行先来,按得一个自饮两杯,女生们哈哈大笑。接着是齐清诺,她乐呵呵期待:“亲一下,亲谁一下?”

    杨景行当机立断:“当然是上家!”

    好建议,齐清诺果然按得一个上家喝。

    刘思蔓觉得“大家干杯”这个项目的大家是不包含转的人,当然被集体反对,郭菱最义愤填膺,不过她很快就自作孽地后悔了。孔晨荷要找人干杯,找了喻昕婷,喻昕婷很受伤。

    年晴自己喝酒爽快,对别人的要求也高,这啤酒一杯一杯的,好些个女生就难以应付,比如喻昕婷脸蛋红彤彤,虽然她自己说没事。

    王蕊很会鼓励人:“谁吐了,阿怪为她作曲一首,量身定做!”

    高翩翩做呕吐状:“……我吐了。”大家纷纷呕吐。

    王蕊气愤威胁:“我说的算不算?说!”

    杨景行还是要问齐清诺:“算不算?”

    齐清诺咯咯:“算。”

    杨景行犹豫:“换个条件,喝酒不鼓励……”

    齐清诺耐心解释:“什么鼓励?惩罚,喝多了的惩罚!”

    杨景行在一片讥笑连连点头:“惩罚,好,等会这两瓶红酒平分,先喝完的就惩罚。”

    刘思蔓呵呵:“真的假的?”

    王蕊拍胸脯:“我说的!当然是真的。”

    柴丽甜嘻嘻:“我们一起喝完……”

    何沛媛怕:“算了,这么多!”

    邵芳洁觉得:“平分了也没多少。”

    蔡菲旋看不下去:“哎,怪叔叔是著名作曲家好不好?你们被这么儿媳。”

    年晴疑问:“今天是干什么来了!?”

    郭菱也觉得:“先玩,其他的事等会再说……以为光量身定做就红了!?”

    邵芳洁想起来:“该我了……”

    回到玩乐气氛,没一会高翩翩也去卫生间接电话,回来后惊呼不知不觉这这就要到十二点了。

    杨景行建议宵夜,得到了不少支持。:.feisuz.